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中国制造之汽车 > 正文

朱柏山讲述战地“英雄”——EQ240

2009-07-30 10:24:02 来源: 网易汽车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朱柏山:1965年毕业于清华大学汽车工程专业,1967年从一汽调至二汽(东风汽车公司)工作,成为二汽的第一批建设者之一。

朱柏山参加了二汽EQ240的整个设计工作,并在1972-1975年,从事了4年道路试验。1979年以后,先后在东风总工程师办公室、东风汽车进出口公司、中国纽约贸易中心东风汽车部担任要职。1985年任中国汽车工业进出口公司总经理。1998年开始开发枭龙系列越野车,现任武汉枭龙汽车技术有限公司总工程师、武汉枭龙常福汽车设计研究院院长。

从20Y到EQ240

网易汽车:朱总你好,非常感谢您接受网易汽车的专访,您参加了EQ240这款车的设计工作,当时为什么会有这个设计任务呢?

朱柏山:建立第二汽车厂是1964年开始的,当时筹建时它的产品是一个两吨军用越野车叫20Y,主要是为了作战需要,因为当时我们和苏联关系不好,就是要在这里建一个汽车厂,抵御苏修的进攻。

20Y这个车是一汽搞的设计,除了一汽,其中有一部分是南汽来的。20Y吨位很小,因为这是准备在越南打仗用的,越南有山林不容许车型太大。做了一段时间以后,苏联的危胁大了,军方经过论证以后,把20Y的设计任务修改了,因为他们有两个高炮,牵引重量提高了,所以要求变成两吨半越野,不是两吨越野了,就又搞出了个25Y,25Y就是EQ240。

网易汽车:20Y有没有投产?

朱柏山:20Y算得上是二汽第一个没有投产的主产品。因为军方需要更大吨位的25Y,我们就把这套图纸给了广东红卫牌汽车,红卫汽车把它推向市场生产了,但是量不大,二汽并没有投产。

网易汽车:那EQ240实际上是从20Y发展而来的?

朱柏山:二款车吨位不一样,所以还是有区别,EQ240基本上是把20Y推倒重来搞出来的。

现在找不到20Y的照片,你看电影里解放战争的时候,国民党军队除了吉普车,后面跟一个警卫班坐的那种,那个叫道奇T214,是4×4的车子,那个车子如果后面再加一个桥,6×6的,平头车,那就是相当于二汽的第一个产品,两吨越野20Y。20Y是直列六缸发动机,非独立悬挂,后桥平衡悬挂的钢板弹簧。然后与它相同系列的一个民用卡车,是平头的载重3吨半的一个卡车。


(道奇T214)

从长春到十堰

网易汽车:您是怎么进入到EQ240的研发队伍当中的?

朱柏山:我是1965年毕业的,分配到一汽做了一年的卡车实验。1967年上半年,(国家要求)加快建设二汽。这个时候,一汽在长春有两个设计单位,一个是一汽设计处,一个是长春汽车研究所,当时长春汽车研究所不属于一汽,它是独立的,隶属于北京汽车局。(由这两家)每家出70个人,一共140个人,组成了二汽的产品设计队伍,来做两吨越野车和一个3吨半卡车投产前的生产准备图的工作。

这个工作我参加了,后来从20Y改到25Y,也是这个队伍来进行完全设计,那个时候所有的东西都是自己设计的。

当时在文革的背景下,140个人里只留了17个人在长春,和一汽的部分技术人员结合在一起,设计EQ240。大部分技术人员都送到十堰来办学习班,清理阶级队伍的学习班。我是属于17人里面的,留在长春搞设计。

网易汽车:具体是做哪些部分的设计?

朱柏山:我开始是做中央充放气系统设计,后来因为设计前桥的人身体不好,我又把前桥盯下来了。就是在第一轮,样车出图,非常快,因为是战备任务嘛。

真正出图67年底68年初的春节前后。春节期间我在铸造厂配合木模工做木模,春节以后车子就试制出来了,很快,前后共3个月时间。2辆样车跑可靠性试验,跑里程,这就到了1968年了。

1968年下半年,出正式车,我们在长春的设计人员就都到十堰来了。我做整车总布置。

网易汽车:您作为清华大学毕业的大学生,从长春调到十堰这个地方,当时心里有没有不平衡?

朱柏山:我当时唯一的想法就是要干活,因为我对汽车是非常热爱的。十堰是农村,什么都没有,晚上干活,到后半夜困了,外边下雨脚下全是泥巴,到土房子里睡觉,没有水洗脚,就找块破布把脚包起来,然后上床睡觉。

我大学毕业月薪42.5元,一直拿到文革结束。工人是38元,但我们没有加班费,工人有加班费。毕业早的高,我们这批人一毕业就赶上文革,所以不高。

网易汽车:那时您结婚了吗?爱人有没有一起来十堰?

朱柏山:我是1968年结婚,当时我爱人在上海汽车厂,她进到二汽已经是1971年了。中间这段时间,我们一直是相隔两地。


(支援二汽建设的员工从汉江邓湾码头上岩,奔赴施工现场)

主要技术基础来自一汽老解放

网易汽车:当时我们做这个车的时候,技术基础主要来源于哪?

朱柏山:EQ240设计最主要的基础实际上是一汽的解放,解放牌生产到60年代末做了一款改进型卡车,做到什么程度呢,投产前批量试制了二十几辆,拿到在云南、东北、襄樊三个点做使用试验。这个车比老解放钢板、悬架好一些,发动机功率也高一些,成为我们做EQ240的基础。

另外一汽有个2吨半越野车叫CA30,也是一个基础。其次就是二汽自己开发的20Y,这些技术加在一起,才有了EQ240这个车型。


(解放CA30成为EQ240的重要技术基础)

网易汽车:第一辆EQ240是什么时候生产出来的?

朱柏山:这个项目从1967年开始上马,在1970年试制过一批,当时全厂的厂房还处在土建施工阶段,设备还没有开始安装调试,武汉军区的政委刘丰就要求出车,而且当年就要500辆,1971年要3000辆,说这是政治任务,要出政治车。

没有办法,我们只好组织人用手工单件加工,到1970年9月拼拼凑凑造出了21辆EQ240。当时是边设计、边绘图、边施工、边生产,没有经过严格的产品试验,质量很差,经常开在半路会熄火,要人下车推着走,参加正规活动需要修理工一路跟着才行。当时还有个外号叫“25歪”。

(EQ240又称25Y)

网易汽车:那通过相关的验收了吗?

朱柏山:第一轮设计出来之外,总体性能上都能够达到军方要求,但是在可靠性方面就有很多问题。车身设计系统有一个毛病,就是把车头、翼子板、车身分别放在车架上,这样车架在扭转过程中,零件之间就会互相拉扯,容易坏,噪音也比较大,这个问题在后来的民用车EQ140身上才彻底改进,把车头、驾驶室做成一个整体。

另外还有排气歧管断裂之类的,当时的问题很多,最主要的是发动机上有一些不可靠。比如正时齿轮被打了,材料的问题、设计本身的问题,各种各样都有。有的是属于没有用老的有经验的技术人员,有的是因为国内信息封闭,找不到可参考的数据和资料,所有的东西都要你二汽自己造出来,从头开始,甚至是制模具要用的沙子都要自己选择。

八年艰难攻关 终成战地“英雄”

网易汽车:车型开发中的难关是怎么攻克的呢?

朱柏山:当时的总工程师陈祖涛恢复了在文化大革命中被破坏的20个台架试验室的所有产品试验室。与孟少农一起组建了二汽职工大学、技术中心,从机构、人员、资金等方面保证产品开发的试验手段和产品质量的检验手段。比如说发动机要求台架满负荷试验300小时,通过了才能交付总装。

网易汽车:在当时的条件下,产品开发和检验手段与现在有什么不同?

朱柏山:今天我们有规范的道路试验场,有模拟道路试验台,但是那个时候,这些都没有,只好用最笨的办法,让试车队全国到处跑。试车队要在不同气候的12个省的各种不同道路上进行试验。按试验要求每跑若干公里,就要对全车的每一个部位进行一次检验,记录一次数据,这些数据就是我们将来改进的依据。

网易汽车:这种道路试验主要有哪几种类型,测试是针对车辆哪方面的性能?

朱柏山:大概有几种,一种是可靠性试验,当时二汽没有试车场,全国去跑,哪有坏路,就去跑,跑几千公里。哪里路特别好,比如当时在河南濮阳有一段未完成的很好的公路,我们就跑高速,跑90公里/小时,在那个时候已经很高了。跑山路就在宝丰那边有一条路,一直上山大概是23公里吧,上山下山掉头回来再上山下山。

还有一种叫功况试验,当时东风发动机是一个135马力,相当于100千瓦的汽油机。开始的时候排气歧管裂,改形状,改材料,后来改成蠕墨铸铁,改了以后在发动机厂台架上做实验,最后交给我们道路试验室做实验。我们就爬一座山,一个班就一个人。还带个挂车,爬上去掉个头再爬。什么状况呢,如果你连续爬山,晚上打开发动机盖看,那排气歧管是红的。为什么排气歧管会断呢?就是说你连续最大功率上山的话,下坡冷风吹得排气歧管收缩,这样膨胀又收缩,膨胀又收缩,一定次数之后他就断了。最后通过加入一些其他金属材料,解决了。像这样的实验最后都要经过我们道路试验室实验。

最大规模的一次叫适应性试验,气候和地域适应性实验,一共做了西双版纳,西藏,新疆,黑龙江等一些地方,第一轮25000公里,在1973年年底跑完的,共查出EQ240共104项关键质量问题,修改了全车四分之一的设计,涉及900多个零部件。改进后的总成装车后马上进行第二轮25000公里道路试验。

从1973年下半年开始出发到1974年上半年,我们用一年多的时间,跑完了5万多公里,共进行了两轮试验,实验报告要好大一本书。

网易汽车:那当初做的试验还是很艰苦扎实的,像你之前提到的那些问题最后都解决了吗?

朱柏山:经过这样两轮道路试验,汽车存在的质量问题基本上解决了。但发动机过热的问题解决不了,我们是第一次设计整车,技术储备太少。事情反映到了刚刚复出的邓小平同志那里,他对二汽的质量问题非常重视,一槌定音:“我们自己解决不了,可以向国外有经验的公司咨询,请他们帮忙解决嘛。”

我们马上和国际上很著名的英国里卡多公司联系。这是一个老牌公司,我们带着发动机到英国,改进后的发动机在那里做了两轮试验,很快解决了问题。

这样经过两年多脱胎换骨的攻关,全车所有的总成、产品的技术问题基本解决。为后面的生产准备工作打下了基础,为我们自己设计制造汽车提供了重要的技术储备。

网易汽车:后来这个车最终定型之后,部队在使用过程中有没有给二汽一些反馈?

朱柏山:可以说初期部队很抱怨,说这个车可靠性差,开起来摇头摆尾。到1978年越南自卫反击战是转折点,部队在越南战场上发现这车越野性真好,比老一代的要好得多,被称为“英雄车”、“功臣车”,马上东风的形象和声誉就不一样了。但是这个评价是来之不易,是我们在70年代通过很艰苦的多次攻关得到的。从1967年开始研发到1975年定型投产,可以说历经8年时间。

网易汽车:EQ240可以算是东风第一款批量生产的车型,您对这款车如何评价?

朱柏山:应该说东风二吨半越野,就是240这款车,我是从白纸画零件图开始,做整车设计,到试验完成,最后生产出来。后来,第一列火车装满EQ240送到了青海的总后九团运输团去,我也是跟着一起去送的,还给驾驶员培训,陪着他们去走车,走到果洛等地方。我是从头到尾全程参与的。

我觉得240是中国越野车史上的一个里程碑,可以独立算作一代。中国越野汽车史上我们把这一代叫做第一代军车,还包括北京212。第二代就是南京依维柯,2046,斯太尔,这些算第二代。现代的东风猛士,北汽勇士,是进入第三代。

240投产以后,当时二汽提出口号“以军带民”。意思是以军为主,建在山沟里就是为了打仗,产品又是为军车服务,生产线按年产2万辆设计的,实际上从投产到现在哪一年也没有卖出去过两万辆,也就2千辆左右,造成赔本赔得厉害,最后二汽被迫主动上了5吨民用车(EQ140)的生产线,使二汽一下子扭亏为盈,140也是在240的基础上改的,可以说,如果没有240打下的基础,就没有后来140的成功。

赵晶 本文来源:网易汽车 作者:Kino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 降价榜
  • 热车榜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