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车企新闻 > 正文

大众中国苏伟铭:新疆工厂布局未来

2012-04-25 10:40:09 来源: 网易汽车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北京车展期间,大众汽车集团(中国)执行副总裁苏伟铭在接受网易汽车专访时感叹,如今全球汽车市场增速确实是“缓下来了”。他指出,中国在今年一季度整个乘用车市场的增长率仅有在5%,而且5%这样的增长率不仅来自新车采购,也来自旧车替换。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为网易汽车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网易汽车4月25日北京车展报道 北京车展期间,大众汽车集团(中国)执行副总裁苏伟铭在接受网易汽车专访时表示,在新疆建厂是为了提前布局发展中的西部市场,就像大众当年在长春所做的一样;而与一汽续约合作,因为战略情况发生了变化,双方自然会有谈判,目前还在沟通、交流和讨论细节的阶段。

于此同时,苏伟铭感叹,如今全球汽车市场增速确实是“缓下来了”。他指出,中国在今年一季度整个乘用车市场的增长率仅有在5%,而且5%这样的增长率不仅来自新车采购,也来自旧车替换。

大众苏伟铭:全球汽车市场增速趋缓
大众汽车集团(中国)执行副总裁苏伟铭

他说,“有很多经销商也跟我反馈,订单绝对量是减少的,尤其是进口车,这是很正常的,一旦经济和市场放缓的时候,第一个受到影响的肯定是进口车。但是总体来看还可以,在整个市场相对放缓的情况下,我们的表现相对稳定。”

以下为访谈实录:

网易汽车:请你介绍下近期大众全球的市场情况。

苏伟铭:看了一下今年一季度的全球市场情况,今年在6600万左右,比去年6200万基本上增加6.8%,其中西欧降了3%,这是总的市场,东欧增加了5%,北美增加了超过8%,南美也在增加,大概在5%。4%. 中国加上东南亚增长率是12%,接近13%。这是好消息。

坏消息就是全球的经济还是有比较大的挑战,汽车市场还是有比较大的挑战,好消息是即使在情况不太好的情况之下,汽车的总的市场一季度还是属于比较低的增长率,我觉得这一点也是好事儿。5%这样的增长率不仅来自新车采购,也来自旧车替换。中国在今年一季度整个乘用车市场的增长率在5%,大众汽车集团增长是15.6%,大众汽车品牌的增长率在12.5% 12.6,所以虽然市场的的确确缓下来了,当然不同品牌不同情况,但是有很多经销商也跟我反馈,订单绝对量是减少的,尤其是进口车,这是很正常的,一旦经济和市场放缓的时候,第一个受到影响的肯定是进口车。但是总体来看还可以,在整个市场相对放缓的情况下,我们的表现相对稳定。

所以开个头,就是把目前的市场情况和销售情况跟大家先说一下,各个品牌的发展都不同。我们今天在这里讨论的是集团,不只是品牌,所以你们都可以问,不止是大众汽车品牌。

网易汽车: 接着您刚才说的进口车的情况,因为今年进口车整合的力度加大了,很多品牌都重新整合到集团里来,我想知道在进口车渠道的整合方面,后面三个季度会有什么样的进展?目前还没有整合进来的包括像保时捷品牌以后会是个什么样的情况?另外,在营销方面我们知道一季度我们集中调整了八位高管,基本上都是来自于营销方面的高管,我想知道这是不是意味着以后集团,包括公司在营销方面有什么样的变化?

苏伟铭:整合从去年就已经开始了沟通,其实是个全球的战略,全球化我们基本上形成一个集团的优势,我们会把全部的品牌纳入到这个模式中。当然,在国内也会有这样的情况,如果是合资公司的话,销售管理是在合资公司的,所以一汽大众和上海大众当然就要除外。进口车这块是没有合作伙伴的,所以肯定一定是要把它划在这个框架里。当然,因为各自品牌在以往多年的运营方式不太一样,所以要做到公平,不能以一个很快的速度就确定,如果管理不好的话,最终最糟糕的情况就是消费者受到影响,还有经销商受到影响。

所以对我来说过去几个月的运转还是很成功的.首先我们用了大众汽车进口车的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我们继续地扩大。大众汽车品牌还分大众轿车和大众商用车,以前是把他们放在大众汽车进口车这块。但实际上这块里面有两个,如果你们参加了昨天晚上我们的活动可以看得到,它是两个不同的LOGO,也是两个不同的东西。

以宾利为例,宾利是我们跟原来的进口商,香港大昌行达成了一致的意见,我们现在一步一步地开始从大昌行这边把管理过渡过来,管理做好了之后我们还要把流程做好,还要培训,所以这个交接至少六个月到两年的时间,但是我希望越快越好。在过去的三周里,我大概花了一半的时间在宾利,所以宾利现在可以说比较完整地纳入到大众汽车旗下这块。布加迪我认为还要继续探讨销售的感觉,当然布加迪也不是量太大的品牌,只有几辆车,但是它是一个品牌的领导,尤其是对大众汽车集团来说。

以往你们没听说过的,可能大家也在尝试谈到这个问题,网络上大家也在探讨,就是斯柯达进口车这块,今天我跟你们说,斯柯达进口车会在大众集团里面。当然,原则上是讨论的,但是接下来我们的工作是把这个产品和战略拟定出来,这个需要一定的时间。我们实际上在上周才达成一致的意见。

网易汽车:据我所知,奥迪进口车和一汽大众签的是营销合同,而不是很多年都归一车大众销售,好像是代销协议。

苏伟铭:具体签什么我还不太清楚,但是我们和奥迪和一汽集团的合作,实际上进口车是跟一汽进出口公司的合作,由一汽大众来分管。奥迪这块我们目前没有其他的想法,因为我们跟一汽大众已经合作了很多年,他们也是我们两个最大的合作伙伴之一。所以,从这点上我们目前还没有对奥迪进口车有更改战略的初步想法。斯柯达由于它还没开始,所以我们要讨论的话必须在这个时候做出决定,否则一旦开始的时候又要讨论如何回归,那会更复杂。所以,斯柯达我们最终经双方同意,把斯柯达进口车放在大众汽车进口车这块。

保时捷大家都知道,我们目前是他们最大的股东,保时捷分成两大块,一块是保时捷集团,百分之百纳入大众汽车集团,所以理论上集团这块我们讨论和参与的比较多。在保时捷整车这块,我们目前跟他们的合作手续还没完成,所以我们还是属于巨大的股东,但是还需要一定的时间。所以,只要这个讨论没结束,保时捷法律上还是要分开。当然,你们看到昨天晚上的活动或者国际上的活动,而且保时捷的高层都是大众汽车品牌过去的。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原来保时捷的总裁现在是大众汽车集团负责生产的董事,还有宾利的一把手,也是原来保时捷负责技术这块的。所以很多管理层都是交叉的,所以理论上我也希望进行这个讨论,因为它是个法律的程序。但我们目前也没有对保时捷进口车有任何的计划。

总结一下,奥迪和保时捷目前都没有在这个框架里面。

八位高管整合是我计划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或者超过一年的时间,理由很简单,现在直接向我汇报的高管基本上已经超过30人,人数过多。举个例子,我经常在电梯上有同事说是我的部门的,但是大多数人我都不知道,不认识,连花红都没办法帮他们分,所以这是不对的。由于规模的增长,有更多的部门要计划出来。但是的的确确这八位他们在大众汽车全球的职位也是高级别的,他们都可以直接向我汇报。所谓这八位高管是不是以后会有巨大的调整,不是这个目的。

这八位高管,我已经给他们一个任务,他们来的时候如果能够说服我,要对组织架构做一个相对的调整,我也愿意听,市场在改变,任务在改变,组织架构肯定要变。如果组织架构不变的话,怎么能够去迎合市场呢?不太可能。所以我对这八位高管的期望值很大,既然是高管,必须要更多地去管理。

我的工作以前都是在前线,现在我基本上是股东的性质和战略的性质比较多一点,当然市场如果不好的话最终责任都是我的,如果车子卖不出去的话也不行。所以我最近也花很多时间跟经销商在一起,他们说苏总我们两年没和你在一起了,因为过去两年市场比较好。一旦市场下来之后,我们跟经销商之间必须要有一些直接的沟通,批发管理与零售管理要融合在一起。市场肯定是这样的,过去两年如果增长过高,接下来就会下降,这是一个自然的规律。但是从全球的角度来看,我们的增长率还是很好的。所以很多经销商说我们不赚钱,我说你们不是不赚钱,是过去两年赚了太多钱了,所以你就认为应该是这样子的。实际上可以看到我们的经销商的销售回报率,中国是全世界最高的。一般在国外比较成熟的市场都是在0.5%-1%,但在中国是没有人能够接受的,但是也是一个一步一步的过程。

网易汽车:经销商是指进口汽车经销商这块的还是?您刚才提到中国经销商的回报率是全球最高的,这里的经销商包括合资企业这部分吗?

苏伟铭:进口车的回报率是比较高的,大众汽车我就不说了。市场的话我可以说,市场的话平均进口车在过去两年的回报率应该是在4%左右,这是整个行业。但是国产车没有这么高,因为国产车有量,国产车好的话一般是在2%-2.5%左右。

还有另外一个概念,就是销售利润的组合,经销商已经进步了很多,如果15年前的时候我到展厅去,经销商能够和我沟通的语言就是单车利润,我拿这个车有多少个点,我经常开玩笑,我说可以给你10个点也好,7个点也好,6个点也好,最后都会只剩下2-3个点,为什么呢?投资这么多钱我要回报这么多,每一辆车最低的百分比能够做到,如果再低我就不干了,就赔钱,所以如果你给他7%、10%,他在竞争的过程中就会给退出去。但是这个道理是全世界的道理。我的意思是,总的来看中国的投资回报还是比较健康的。

第二是组合很重要,大家现在已经开始意识到售后的重要性,这也挺好的,但是我觉得还不够,因为我经常都说,教科书教我们在成熟市场的利润组合是三分之一是卖新车,三分之一是售后,三分之一是增值服务,包括二手车,但是在国内还没有做到这点,国内首先是销售,在过去这么多年里售后开始一点点上来了,但是二手车这块最近也刚开始,但是整个组合还没有三分之一这样的概念。

网易汽车:斯柯达这个车要在进口车里,但是网上大家都说进口车只要进口达到一定的量就会国产,因为在一套系统里比较好决定,那以后斯柯达的进口车和国产车之间是怎么样的定位?

苏伟铭:逻辑上没错,进口的车如果量大到一定程度就国产了,但是实际上如果讲得复杂一点可能更有意义。首先国产的话一定要从材料(零部件)方面来看,什么意思呢?就是必须要看平台,因为如果国产的话肯定要考虑到国产化率,国产化率提高跟我们现在已在国产的车的关系是什么,如果是同样品牌的话,肯定是最好的,所以考虑的因素还有更多,不止是量的概念。

第二,以前我们在中国进口车的战略,更直接的说,以大众进口汽车为例,以前那些我们不打算生产的产品就放在大众进口汽车。但是这个时代已经过去。今年如果市场增长率在5%的话,总市场是1300万左右,进口车是100万左右,有100万的市场,进口车就必须要有产品战略,产品战略就不止是材料的概念,还有品牌的概念。所以,这也是个比较大的概念,我最近花了很多时间在讨论宾利。宾利去年的数字是1600多台,今年一季度中国就已经是全球最大的市场,今年年底的销售数量绝对会非常好。我讲这句话是有压力的,现在市场不好。市场不好,宾利还会卖得这么好,为什么呢?我花了很多心思在这里。我觉得宾利的品牌价值的渗透还是有很大的潜力的。

网易汽车:大众汽车在高端车市场会有什么更具吸引力的做法吗?比如说宾利有SUV,就连兰博基尼也要推出SUV,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更亮的点吗?说得比较通俗一点就是有什么更有吸引力、更能吸引眼球的?

苏伟铭:宾利和兰博基尼这两家的SUV还是概念车。我觉得整个战略的方向今天可以告诉你的是肯定是一个明确的方向,就是以往概念是比较大的,但是今年我们谈到了环保,所以这些豪华高档车也会从战略上往发动机小型化发展。发动机小并不代表动力差,从目前发动机的技术来看,已经能够达到非常好的阶段。所以对我来说,一件事接着一件事,如果产品战略和技术是往这个方向走的话,价格也会有一定的关联性,价格有关联性的话,就代表市场也有一定的关联性,客户也有一定的关联性,所以这一套都是连接的。最后的销量也是有关联性的。当然,我刚接手宾利,还需要一段时间的策划,我认为保时捷和宾利的潜力都非常大,尤其是宾利。

什么亮点?如果我把这套东西都定了之后,战略性都很清晰的话,我们的工程师就能够朝着哪一个方向设计这个车。比如宾利和辉腾,中国是辉腾全球最大的市场,宾利现在刚开始中国也已经是全球最大的市场,所以你想想看潜能有多大。宾利的设计师曾跟我讨论说,宾利的设计外形也好,内饰也好,一定要和中国有一定的关联,这是对的,包括定位,全球的定位和中国的定位是什么样。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我也在告诉他,我不能丧失宾利的特性,德国车就是德国车,英国车就是英国车,有一些东西可以国产化,有一些东西不能国产化,DNA是不能国产的。所以这些讨论很有意义,当然可能今年年底的时候我们聊宾利的时候我会更加激动,当然如果卖不好的话我也会很激动。

网易汽车:技术和价格和销量是细微关联的,但是您前面提到环保是发动机变小,但是动力不减,但是价格是上升还是下降呢?

苏伟铭:我觉得不是价格下降的概念,我觉得是价格定位的概念。我的客户群体如果是在这边,我的价格就定在这边,如果我的客户群体在那儿的话,价格也会定在那儿。当然,宾利也有不同类型的车,所以战略也不同。

网易汽车: 我现在很关心昨天刚刚发布的关于新疆工厂的信息,能否透露一些?

苏伟铭:细节我们有,但是没办法公布,因为我们还没做最后的总结,所以我如果告诉你这些东西不太好。但是的确我们在新疆乌鲁木齐有建厂的计划,理由很简单,我们觉得投资厂必须要看远景,不能只看现在。

首先我觉得你以后访问我也好,访问其他人也好,你要知道规模有多大,你要知道的目的是什么。大众汽车集团是德国企业,德国企业对远景是比较战略性的,你可以看到当时我们在长春投资,把奥迪放在长春,当时我不在大众集团,但是我们内部讨论的时候就想为什么把奥迪放在长春?事实证明这个决定是对的,我们现在和一汽大众合作非常好,车也非常好。所以,对我们来说有了这些成功的先例,管理层的信心就更大了。

所以对乌鲁木齐的投资,首先我们要看眼前,一定要把哪些产品规模化,这个规模我们要什么样的规模、什么样的产品带进去,这是很快的一个决定。但是除此以外更重要的是第二步,新疆现在的资源能源在全国这块占比是非常高的,所以你可以很自然地想到,如果西部继续发展的话,这个地方肯定会战略聚集,所以我们也做了自己的分析,我们觉得这块从战略性的角度来讲是很重要的,但是很抱歉不能告诉你具体的规模和投资。

网易汽车:我们注意到大众汽车和一汽续签了一个协议,请问在下一轮合作中,一汽大众双方的合作会有什么更深层次的意义吗?

苏伟铭:首先官方的回答你,我们双方都很有意愿继续把合作延续下去,这是官方的回答。但是我觉得这是很简单的,在中国合作这个连续性是个很自然的连续性,但是接下来要签的肯定是20多年的东西,所以我们一定要把这些游戏规则讨论好,因为战略的概念是不一样的,前二十年的战略和接下来二十五年的战略情况不太一样,大家的侧重点不一样。当时我们刚刚来中国的时候,从德国企业来讲我们参与的并不是太多,所以那个时候我们合作的角度和观点,和将来25年的观点相比,会有些不同和调整,因为环境不一样了。

但是我官方的回答还是很有用的,首先双方都必须要有这个意愿,下面一定要做一个很自然的谈判。但是如果双方没有这个意愿的话,那这个谈判就属于另外一种谈判了。我觉得我们目前是属于双方还在沟通、交流和讨论细节的阶段,就是怎么深化,但是双方的意愿都在里面。而且这么多年了,双方管理层都认识,所以我们经常在吃饭的时候讨论,感觉会比较好一些。

袁桂远 本文来源:网易汽车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 降价榜
  • 热车榜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