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广州车展 > 正文

华晨祁玉民:中华今年一定会扭亏为盈

2012-04-25 11:24:29 来源: 网易汽车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北京车展期间,华晨汽车董事长祁玉民在接受网易汽车专访时表示,“中华车今年一定会扭亏为盈的,并有两千万的利润。”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为网易汽车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网易汽车4月25日北京车展报道 北京车展期间,华晨汽车董事长祁玉民在接受网易汽车专访时表示,“中华车今年一定会扭亏为盈的,并有两千万的利润。”

祁玉民说,“中华车今年出现了一个好的转机,我们车型丰富了,丰富的这些车型一个是水平高,第二个质量好,第三个在成本预控上按照计划来走,现在中华量上去了,结构优化了,效益提高了,我们做了一个两千万的盈利计划。”

华晨祁玉民:中华车今年一定会扭亏为盈
华晨汽车董事长祁玉民

他还补充说,“(盈利)这个晚了一年,我向社会承诺去年扭亏为盈,没有做到,因为我对汽车的形势估计得乐观了一些,但是今年一定扭亏为盈,还是靠品质,靠服务。”

以下为访谈实录

网易汽车:这两天有一个消息称,华晨汽车聘用了一个意大利的设计师,我们也发现这几年你们在花大力气推进全球化的人才战略,华晨这样做的最大意义何在?

祁玉民:人家讲“四化”,我讲“三化”。最近一段我又反思了一下,觉得我们华晨在市场化、国际化、现代化上都有问题,最近一段时间我在华晨内部讲市场化、国际化和现代化。

这个词从哪来的,我们现在的宝马和麦肯锡和麦格纳组成了一个华晨的团队,对我们在进行一个技术和经营管理上的支持,已经差不多进行了快一年的时间了。在这个项目的运作过程中,我亲身的体会到我们自主品牌市场化程度还不高,对市场的理解,对市场的意识,运作市场的娴熟的一种方法我们还有很多问题。他们毕竟搞了一百多年了,外国的市场化程度很高,同时,这三家都是世界500强跨国公司。我们虽然和宝马有合资,和丰田有合作,但是自主品牌发展的过程中,国际化的程度不高,国际人才、国际技术、国际市场、国际资源有很多欠缺。

我们也在构筑一个开发平台,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又发现企业内部的经营模式、管理的方式。包括我们人才队伍还不能适应市场化的要求。所以我想做几个事。今天我再次跟大家明确我的观点:中国汽车自主品牌要想有快速的发展,有好的发展,一定要通过国际合作来实现。

当然对这个的理解各个企业未必都一样。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的购买品牌,有的在合资企业搞自主,各有各的招儿。我认为进行国际合作是一个非常好的方式。在这个国际合作的过程中引发了一个引进国际人才的问题。这三年华晨引进了差不多好几十个人,有三个项目团队,有7个领军型专家。刚才讲的是意大利宾法的首席设计师,36岁,便已经是一个大师级的。我们还聘了一个刚从宝马退休的鲍曼先生,在宝马工作了37年,一生在很多工厂和宝马的高层待过。他主要搞品质管理,也是个大师级的。这段时间我还秘密的谈了几个人才,都是大师级的。我认为他们的理念、经历、经验、水平比我们高,应该向他们学习。

他们问我说我们来干什么,我说你们来我们中国有一句话叫“传帮带”,是很早的老词。我年龄大了怀旧了,但我认为“传帮带”这个词非常好。“传”是传授知识、技术、经验,人家比我们强,给我们传授知识、经验、技术;“帮”帮助我们提高两个东西,一个是提高技术水平,第二个是提高经济管理水平;第三个“带”是带我们的队伍,他毕竟是来帮我们的,最终还要靠我们自己,所以,带出一个队伍才是我们发展的根本所在。我给他们定了三个方向的内容,“传帮带”,华晨一定会在更大的范围,更高的层次去招聘跨国公司的世界级的人才。

我还想了一种模式,今天我也是首次提出来。这不是哗众取宠作秀,而是我在思考这个问题:合资企业目前的控股比例是50:50,中方和外方共同组建一个团队在管理工厂。以后我们的项目合作过程中是不是也有类似的问题,一个平台、一个大项目的合作怎么组织这个团队?把这个平台交给外国就等于咱们拿钱买一个平台,买个技术,不行;要全是咱们自己干,和他们没有关系,我们自己发展,那么也不合适。

跟他们合作以什么方式?我在构思。合资企业50:50的合作方式对我有启发,我们在以后的平台的合作过程中可能会打造一个中外融合在一起的团队,来实行平台和平台上的平行合作,来实行经营管理上的合作,在这个前边我尝试过一次,我们在中华工厂有一个阿茨勒当总经理,我给他配了一个王涛,我说他虽然是我们的常务副总裁,相当于是我们的中方总经理,他两个搭配做,给我很大的启发。所以您刚提出的问题不是简单的引进几个人才的问题,其实是我们以后合作方式的一个拓展,或者是一个新的方式一种模式的探讨的问题。

网易汽车:你刚才说宝马对华晨的支持成立了一个项目组,也运行了一年多,有哪些阶段性的成果分享一下。

祁玉民:我们项目支持组其实三个内容,一个是我们现在的老车型,从中华到金杯进行了技术提升。第二个我们在探讨是不是开发新的平台,联合团队开发新的平台。第三个麦肯锡主要给我做从经营到管理到人事一个优化,我们发现,除了我们老产品需要提升还要开发新的平台和车型以外,我们在经营方面、管理方面,我们在规划上,战略上,品牌建设上,还有品质流程上,包括对成品的控制上。一些零部件供应商的控制我们还有许多需要向500强公司学习的,因为麦肯锡咨询公司是世界上第一的,这段时间给我很大的一个启发,使我下决心按照他们的先进的理念和东西,对华晨一方面技术进行改进和开发,另外一方面从经营管理再来一次大的优化,包括人事的一些调整,人事调整主要从全球市场要聘用一些国际级的大师。

辽宁今年会有两个企业进入千亿级航母,其中一个就是华晨,一个是本钢,本钢大概是1016亿元,我们是1060亿。

中华V5和中华H530在市场当中引起很大讨论,大家认为过于神似宝马。他们问我对这件事情怎么看。第一,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第二句话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向你学习,你又长期支持我。大家别反应过度,不用炒作这事。

其实一个东西关键不在形式而在内容,第一发动机是我们自己的,而且马上我们就要推出两款车的1.5T车型,第二个是推出中华V5四驱版,第三个是底盘是我们的。如果说像哪款车,真正的还要看底盘技术,动力总程。所以大家有时候反应过度,使得我有时候也挺被动的。

网易汽车:祁总,问一下,您刚才提到了合作伙伴的项目组支持,我们也听说一些老车型的提升,新的技术平台,包括车型的换代,现在的压力很大,之前也在做专用车,专用车在资源的未来的投入上对现在的金杯中华这两个品牌有分心,因为资源毕竟是有限的,未来的重点会投入到哪个领域,专用车这边盈利的预期是什么?

祁玉民:第一个我潜心研究了两年半,是我对华晨未来“十二五”和“十三五”的一个布局。我认为一个企业的发展一定要看到未来五年或者十年。这个是战略和规划的问题。

我布了三条线,一个是宝马。沈阳36万辆,老线从3万到16万,新工厂20万,发动机40万台,而且研发拿过来全球销售,宝马这条线非常清楚。

第二条线是中华和金杯。我们做了十年的规划,一定要发展。我们的目的是要发展中华、金杯,两个自主品牌,这是我们作为汽车最核心的业务,但是必须要长期的规划。自主品牌的树立说实在不是我的问题,是全中国所有自主品牌的问题。一个自主品牌要好第一个要有过硬、可靠的技术,第二个有优良的品质,第三个有很好的服务,这打造是很漫长的过程。玩儿汽车就是玩儿品牌。

第三条线是专用车。我试图把专用车赚的钱和华晨宝马赚的钱来发展我们的中华和金杯,中华和金杯是我们核心业务。我采取两翼赚钱来保证主线的发展的战略和策略,我认为是合适的。大连专用车产业基地是全世界唯一的一个“6+1”产业集群的重大项目,实际利润率至少能够保证在35以上。我现在不缺钱,不存在把金杯和中华的钱挪到专用车来用的问题,这个项目贷款没问题,很可能这个项目的钱会挪到中华和金杯上。

你们千万不要说我们不务正业,完全不是,我们一定是第一条线,也就是用宝马线赚的钱来保证中华和金杯。

专用车这个项目非常好。你们一定去看我们的车展,一个6千万的超级豪华的房车。 10月还将在大连出消防车,美国第一救援公司合作的项目。

我们把这个车摆在那儿是为了要发展高端专用车,因为中国社会发展需要,这个市场将来大的了不得。外国有技术,中国没有技术但是有市场,我要整合全球资源先把中国市场占领了,然后打到欧洲、美国去。三年以后你们看效果,所以我们现在布局的第一个是消防车,前天我还在谈校车。美国一家公司在芝加哥有103年历史,大部分是校车,我们正在与它谈。

未来,大连专用车产业基地还将做高级校车,高级医疗救护车,高级房车,高级商务车,高级环保车,高级残障车,还有高空作业车等等。我从巴塞罗那飞法兰克福的飞机上,我想到了“BSV”。双重意思,第一个是华晨专用车,第二个就是构筑社会价值。

中国这么大的国家,在社会发展中,需要各种各样的专用车。我还没讲军用车,警用车。例如有一个奔驰G系列,在奥地利的格拉斯生产,在麦格纳下边一个9千人的工厂,全年只做五千台,便有一千台卖给中国市场。这个车我也看好,但是要做一些改进。还有防弹车我也看了,这个市场了不得,社会进步需要,非常好的项目。

但是再好我也是用它赚的钱来发展中华、金杯,我决不会把中华、金杯一分钱来拿来发展专用车去。

袁桂远 本文来源:网易汽车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 降价榜
  • 热车榜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