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游戏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酒香

一汽大众原副总石涛被判无期 拥14套房产

2015-04-08 22:36:58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广州)
0

一汽集团“惊人”的腐败案正在陆续进入司法程序。近日,一汽—大众销售公司原执行副总经理石涛被吉林省白山市中院一审判处无期徒刑,其被认定受贿3303万元,另有2674万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

21世纪经济报道4月8日报道 一汽集团“惊人”的腐败案正在陆续进入司法程序。近日,一汽—大众销售公司原执行副总经理石涛被吉林省白山市中院一审判处无期徒刑,其被认定受贿3303万元,另有2674万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

一汽大众原副总石涛被判无期 拥14套房产一汽—大众销售公司原执行副总经理石涛

司法文件显示,一汽集团系列腐败案发可溯源至2011年国家审计署的审计, 从2012年一汽—大众销售公司副总经理静国松被双规起,一汽—大众销售公司一直是一汽集团案的“重灾区”,到今年3月15日,一汽集团原董事长徐建一被调查,一汽集团腐败案烧到了“最高层”。

判决书显示,石涛与静国松(据新京报报道,静国松也被判无期)、一汽—大众销售公司原总经理周勇江(被判15年)均存在交集。

石涛被认定48笔受贿,其中最多的一笔高达486万。其行贿对象分为两类:广告公司和汽车贸易公司,其中,石涛在多家行业关联公司拥有股份和干股。

判决书显示,石涛的家庭财产被认定为7823万多元,包括位于长春、北京等地的14套房产,其中包括至少3套别墅,在长春市一处房产中还存放了约2000万元现金。

石涛的巨额腐败滋生自市场寻租,其利用职务之便,通过为相关公司承揽一汽—大众销售公司广告、产品推广、咨询等业务,以及帮助相关公司加入一汽大众品牌特许经销商网络、新建4S店、调配紧俏车型等形式谋取私利。

因审计案发

46岁的石涛1992年进入一汽—大众销售公司,先后担任过客户服务中心科长、销售部副部长、副总经理,2007年7月开始担任执行副总经理,主管战略计划部,直接主管大众品牌的市场与战略、网络与培训、售后服务。

2012年9月,石涛调任长春第一汽车服务贸易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但就在石涛履新之前的4月,一汽集团公司纪委收到国资委纪委二室一封公函,要求对石涛等“32人收受商业贿赂问题进行查处并报告结果”。

这始于2011年10月国家审计署对一汽大众公司的审计,一汽大众公司是一汽集团下属中外合资企业,而一汽—大众销售公司则是一汽大众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石涛担心在这次审计中留下痕迹,因为就在2010年12月,他通过转账,收受了北京东方仁德广告有限公司(下称东方仁德公司)50万元行贿款。

判决书显示,2011年10月31日,石涛将50万退回了东方仁德公司,并多退了5000元利息。这笔钱又被石涛此后以现金形式要了回去。

同样的手法还包括2011年6月,石涛要求东方仁德公司一名出资人,向他表弟的账户内打入999999元,但2012年12月,一汽—大众销售公司被审计,因此退回了“本息”1061499元,不久后,石涛让他妹妹又要回了现金。

不过,一汽集团公司纪委还是查实了那笔50万元,但司法文件显示,集团公司纪委认为根据当时的证据材料不能认定石涛为受贿,因此建议给予石涛开除党籍、行政开除处分。

但2012年6月,一汽—大众销售公司副总经理静国松被带走调查,改变了事态走向,2013年4月,一汽—大众销售公司原总经理、一汽集团原副总工程师周勇江被调查。2013年10月,石涛被双规。

巨额广告费腐败

东方仁德公司网页显示,从2003年至今,其全面代理捷达的品牌传播业务。其行贿石涛的动机很简单,证言显示,东方仁德公司“和一汽—大众销售公司的广告业务必须经石涛签字同意才能进行”。

东方仁德公司是行贿石涛的14家广告、咨询公司之一,这些公司均为承揽一汽—大众销售公司广告和产品推广业务而来。最少的行贿额为航美传媒集团一名华北区副总经理的15万,而四川分时广告传媒有限公司则行贿了385万。

石涛案牵连面甚广,判决书显示,48个行贿人中,有10名单位行贿人被另案处理。

2006年开始,北京雪润广告有限公司(下称雪润广告公司)开始与一汽—大众销售公司发生业务往来。其官网信息显示,那一年,雪润广告公司成为一汽—大众服务费制供应商。

2011年8月在贵阳市参加汽车销售首脑峰会期间,雪润公司总经理主动提出送给石涛公司15%的股份。

判决书显示,2013年6月,石涛询问雪润广告公司的营业额和业务量,在“明白是石涛在向我要当年公司的盈利款”后,石涛收到了120万现金。

对于“自己的公司”,证人证言显示,“帮助主要体现在我们公司提交的公关项目立项石涛都会同意,并在第一时间签批。提交的立项单不规范时,石涛也会默许并给予签批”。

石涛还曾持有北京麦威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下称麦威公司)干股,尽管未有分红,石涛还是让麦威公司为他支付了北京市顺义区一幢别墅的486万元房款。

而作为回报,判决书显示,2008年至2013年,一汽—大众销售公司的业务量占到麦威公司全部业务量的46%,销售总额为5110万元。

2014年12月,麦威公司被吉林省梅河口市法院以单位行贿罪判处486万罚金。

“投资”总能换来回报。作为一汽—大众销售公司的全案代理公司,DMG娱乐传媒(北京)有限公司行贿石涛100万元,2011年签署了高尔夫、速腾、CC车型广告业务项目代理合同,费用为1950万元。

北京大关展创展览展示有限公司主要业务为“一汽奥迪、一汽大众等品牌汽车展的展台制作和搭建”。相关证人证言显示,“2010年下半年,我们在一汽大众品牌展台制作和搭建方面的份额减少50%”,行贿石涛60万后,“虽然有其他公司介入,但份额再没有减少”。

行贿50万的深圳市华语传媒营运管理有限公司提供的业务数据统计表则显示,该公司2008年至2013年与一汽—大众销售公司存在大量广告业务往来,签约额达1327.6万。

据《新京报》报道,去年11月4日,一汽大众内部下发文件,即日起取消北京海辰恒业传媒广告公司等19家广告、公关类公司的一汽大众供应商资格,停止一切尚未启动的业务。

海辰恒业公司是一汽—大众销售公司产品宣传、危机公关业务提供商,被认定行贿石涛50万元。

销售许可寻租

2014年9月,一汽—大众销售公司原总经理周勇江被吉林省高院判刑15年,其判决书显示,周勇江为河南大行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大行集团)获取大众品牌和奥迪品牌的销售权提供帮助,收受了7万元。

大行集团同样在2011年行贿石涛8万元,只为与手握销售大权的石涛维护好关系。

2005年周勇江曾从大行集团“借走”140万,但其判决书显示,2012年5月一汽—大众销售公司副总经理静国松案发后,周勇江担心此事暴露,退回了这140万。

石涛与静国松曾同为周勇江部下,两人案情亦有交集。2007年时,北京捷亚泰汽贸有限公司(下称捷亚泰公司)的老板感到“石涛在车辆优质资源方面刁难我们公司”,在静国松的建议和亲自操作下,静国松从捷亚泰公司给他的钱中送给了石涛18.5万元。

为什么是18.5万?静国松证言称,“因为当时石涛暗示我喜欢一款手表,手表的价格在18.5万元左右”。

而捷亚泰公司老板所说的受刁难,是其申购一批高尔夫轿车,当时石涛分管计划订单,不同意向捷亚泰公司发车。

调配紧俏车资源,成为销售公司相关负责人寻租的重要渠道,此外,一些特殊车辆也成为牟利手段。判决书显示,2008年后,石涛曾给大连捷仕达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下称捷仕达公司)批过一些“奥运车”。

所谓“奥运车”,是指在奥运会期间,一汽大众生产的部分老式迈腾车成为全国各地火炬传递专用车辆,火炬传递后,这些车辆成为“奥运车”,分散到一汽大众4S店销售,进货价比正常车辆便宜一些。

2014年11月,捷仕达公司因单位行贿罪被判罚金50万。其判决书显示,该公司向石涛在公司购车、售车授权、紧俏车型审批等方面寻求照顾。

销售公司相关负责人最重要的寻租渠道,仍是进入一汽大众销售网、新建4S店的“资质”交易。判决书显示,共有16家汽贸公司因此行贿石涛。

其分别在宝鸡、桐乡、苍南、西双版纳等地新设一汽大众4S店的审批过程中受贿,甚至多次索取干股。

相关证言称,石涛不仅是一汽—大众销售公司领导,而且是一汽—大众销售公司网络管理委员会的主要成员,对网络建设有一票否决权。

龙翠萍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王峰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0人参与
美女直播
约会所
  • 降价榜
  • 热车榜

态度原创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热门推荐

品牌

微型车

小型车

紧凑型车

中型车

中大型车

豪华车

MPV

SUV

跑车

面包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