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汽车频道 > 正文

朱敏:大数据下的智能出行将消灭停车场

2016-03-16 17:32:11 来源: 网易汽车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嘀嗒拼车联合创始人朱敏表示,车辆只应该出现在路上或者是修理厂,所有的车都应该被极大使用,未来或许将没有停车场。拼车出行应该能解决至少三成以上的运输问题,所以市场是巨大的,而私家车只是作为消费者的玩具。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为网易汽车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网易汽车3月16日报道 随着科技的发展,社会的进步,人类对生活品质的追求不断提高。“出行”作为生活中极其重要的一部分,未来必将朝着便捷、智能的方向发展,不论是目前盛行的约车软件还是未来将普及的自动驾驶,其发展的动力都是为了解放我们的时间和精力。一个城市的出行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反映一个城市的智慧程度。

在“互联网+”的时代,出行作为城市正常运转的保障,越来越需要通过互联网思维来改进其运行方式,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大数据智能出行应运而生。3月16日,由网易汽车独创的“互联网+汽车创新工场”第五期活动正式举办,本期活动围绕大数据时代下的智能出行之“战”目前遇到的问题及创新模式遇到的阻碍进行讨论。

核心提示:网易互联网+汽车创新工场第五期活动开讲,在圆桌讨论的环节中,嘀嗒拼车联合创始人朱敏表示,车辆只应该出现在路上或者是修理厂,所有的车都应该被极大使用,未来或许将没有停车场。拼车出行应该能解决至少三成以上的运输问题,所以市场是巨大的,而私家车只是作为消费者的玩具。嘀嗒拼车未来的目标,是通过大数据,达到一起拼车的人“志同道合”,也就是与兴趣爱好相投的人一起拼车出行。在大数据方面,嘀嗒拼车同意共享,但前提是有第三方机构的介入。

嘀嗒拼车联合创始人朱敏
嘀嗒拼车联合创始人朱敏

以下是嘀嗒拼车联合创始人朱敏在圆桌论坛上的发言实录:

主持人鲍家翔:今天请到了三位来自智能出行的企业,有老朋友也有新朋友,刚才齐总从政治的角度高屋建瓴地给我们讲了讲,但我们还有一个很好的想法,现在我们所处的时间正好是春节这个特别好的场景刚刚过去一个月,一个月之后,春节期间产生的大数据各家应该都准备好了、分析好了,所以这时候我们想请诸位给我们交流交流,首先我想就未来出行场景请三位回答一下,在各位的眼中未来智能出行的场景具体是什么样的?能不能描述一下?

朱敏:两位说得我都非常同意,我们所想像的未来的智能场景其实就两句话:第一,我觉得车不在路上,就在修理厂,它不应该停在任何地方,所有车应该被极大的使用,包括无人驾驶也完全可以实现;第二,我觉得座位上也不应该是空的,如果车上有五个座位,我想能坐五个人。

现在我们解决的是,无论你是租车、买车还是其它车,我都希望你的座位上能够共享更多人,所以没有停车场、车上有更多人,这就是未来的场景。

但车上有更多人就要联系到大数据了,很多人不希望有更多人,觉得很烦,觉得需要私密空间,这就是我们做的事情,我们做拼车,车上有很多人是遇到很多困难的,大家带陌生人在车上,有巨大的心理负担,我们过往一年半时间基本可以做到70%的运达率,基本上你可以找到同行的人,无论车主还是乘客,但你不一定能找到你喜欢的人。所以我们希望在这个大数据之下让更多人愿意乘坐在一起,那就叫做志同和道合,每个人都有你喜欢的人,只是看我们能不能帮你找到,所以我们的梦想在我们的拼车里是希望“志同道合一起走”。

【圆桌讨论】朱敏:未来或许不需要停车场

主持人鲍家翔:三位刚才讲得非常精彩,我捕捉到了一些比较精华的点,今天为什么请三位嘉宾,朱敏总是拼车、余涛总是分时租赁,朱旭总这边是租车,这三位构成了现在智能出行完美的图形,当然今后肯定还会有新的品类,但目前覆盖率很高。

刚才三位简单介绍我们未来出行场景的时候,朱总说,我们都租车就好了;余总说可以有一部分买车,但大部分还是分时租赁或使用,所以朱敏总我得问问您,两位都把私家车排除出去了,您这块是一定要有私家车的,先从您开始,我们未来在智能出行里会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我们的市场份额能有多大?

朱敏:我先说市场份额有多大,我们过往一直跟投资人沟通的数据以及我们自己分析的数据,中国基于轿车出行的出行量大概是在6000万次,最近我刚刚拿到一个数据,这个数量接近1亿次(加上黑车等),数量是非常大的。

但我也不认为拼车出行在目前我们能够看到的短期解决所有的运输问题,事实上我们还在解决上下班、跨城、周边游等有高密度而专业服务提供能力不够的地方,就我们自己来看,拼车出行应该能解决中间至少三成以上的问题,所以市场是巨大的,即使是这三成,哪怕是滴滴,曾总也在,所有各种服务方式加起来,占到中间的比例也比较小,我看到的市场空间是巨大的。

大家还买车干什么?我觉得买车就是玩具,你愿意买玛莎拉蒂或野马,我认为只是玩具的爱好,这是这两个部分。

第三个你刚刚提到的问题,扮演的角色,事实上我们并不是那么介意车的归属是谁,私家车归属一个人,可能这辆车你是租的,临时拥有,也可能你自己开着公司的车,在顺路的路程上,只要你在路上开,我们希望连接人和人,连接人和车,这就是我们的空间。

坦白说,我们并不是那么介意未来私家车拥有的数量是多少,而是只要有出行的存在,我们就希望把能够顺路的人拉到一块儿,他们之间可以共享、他们之间可以交流、他们之间能产生比出行更大的快乐,这就是我的回答吧。

主持人鲍家翔:今天开场之前我们和底下的嘉宾聊天,探讨大数据,为什么要有大数据,大家看中数据之中专门需要的一小部分精确数据,这些数据能让我们的工作、生活、出行更加精准、更加便利,我想请三位给我们讲一讲大数据在各自工作中的应用,春节时提到的数据能不能跟我们分享分享。

朱敏:首先我想接着朱旭说的,至少我们是非常欢迎的,如果你要出去玩,去天津,能够带上一两个人,但数据最好打通,因为我们是允许任何车辆接单的,第一,需要从业者之间更多的数据联盟。

提到大数据的部分,总体来说我们这个业务就是跟数据相关,因为没有匹配情况的话是不会有车主接单的,因为他只会接跟他顺路的,绕路公里不超过3公里,所以我们本身就需要巨大的数据管理用户的出发时间,我们不得不做一些妥协,通过用户选择时间可以商量等方式来做,所以未来我们在数据挖掘上本身就是有很大的合作空间。

第二,我们一直在说用“道合”的方式解决问题,但“志同”也面临很大的问题,有可能你会接到你不喜欢的人,或者你不愿意这样,所以我们希望在个人兴趣爱好层面找到更愿意接单的部分,更精准推送。不仅找到顺路的人,还能找到相对合适的人,这是目前我们数据使用上最大的部分。

第三,我们平台监管对违规的、有不好口碑、不好行为数据的共享,我们事实上已经加入了很多信用联盟,包括芝麻信用,腾讯信用,我们愿意共享信用信息,让每个人在中间出现的违规违约行为,有可能大家遇到车主在我们这儿接了一单,又跑到滴滴上接了一单,这都是有悖于我们的原则的,我们希望能够打通数据上的合作,未来提供市场上用户更加方便的使用。

简单分享一下春运的数据,在节前和节后2月16号的数据我们完成了204万单,顺道乘客是307万左右,他们去的地方完全超出我们想像,我们也是第一年做这件事,我们看到有很多去到乡村的,最长的公里数应该是在2000公里左右,我们采访了三个拼车的,他们都有驾照,轮流驾驶,他们中间居然还分担了一次房费,大家整体都是完成共享出行,大概旅行了20多小时就到达了各自的目的地,然后一起回来,他们也没有通过拼车下单,但我觉得这是很好的事情,整体来说,春运这件事情上可以展望来年,还会有更大的机会。

主持人鲍家翔:春运期间的运行数据和平时的运行数据最大的区别、或者我们认为存在的机会有哪些?

朱敏:准确来说我们平时拼车和春运还是有很大的不一样,城际拼车大部分停留在一对一,很多车主接一单,春运期间存在大量密度匹配的问题,城际拼车时比较偏目前的打车、类打车或介于公交卡之间的人群,但春运时面对大量普通工薪层,他们之前在拼车中并不多,他们对价格更敏感,最后我们达到的每个价格是4毛钱一公里,所以价格进入到更加低廉的环节。

第三是对安全的标准更高,我们看到大量用户过往在类似58这样的平台上形成撮合,效率其实是很低的,通常需要一到两天,还要见面,而在我们这个平台上他们对于保险的需求、对于最终实现长距离的用户保障要求更高一些。我们提供的是50万的车险,覆盖车主和乘客,覆盖从你上车到你下车48小时之内所有的人身意外部分,我们在春节期间也能够处理到到报险出行的方面,作为用户需求,运营时间更长,需求就更为复杂,也需要我们做更多事情。

主持人鲍家翔:我下一个问题想问问各位,我们在大数据方面是否存在着合作的可能。

朱敏:当然会同意共享。

事实上各自的公司都有信息,我们的数据可能比这两位多一些,我们对比滴滴会小得多,所以这部分还是应该有产业间的联合,或者第三方的介入。

我们看到的是,大量用户千人千面,他在不同的公司形成的特质,每个人对他的划分都不一样,所以如果信息能够联合起来,会更高效。

我们有大量车主接完两单以后,大量车就停在路上,停在停车场,所以也许我们之间的合作会更紧密一些,当然门槛是很大的问题,比如目前在认证环节我们面临大量的问题,我们和数据对接的问题成本很高、效率不高,我们存在大量认证过程中的证照更新,所以我们对于运营成本方面有大量需求,我们也很呼唤通过第三方的形式,大家彼此保留(一定的数据),竞争对手之间的数据联合,在中国互联网我还没看到过,所以我想需要第三方以自己的业务形式,包括大家一定的加密,形成更好的用户画像,让整个产业受益,我觉得这也是一个方向。

主持人鲍家翔:我还想问问,数据一定是在不断精进、不断优化的,未来在各自领域当中未来大数据发展的方向是什么?

朱敏:其实你说的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总体来说,我觉得我们自己在研究大数据的部分目前阶段其实主要是在收集大数据、获取大数据能力的问题。坦白说,我们的大量数据也不得不在服务器上直接丢掉,所以最主要的是在收集数据环节和标准性上来说,这是我们第一步来做的。

第二步还是基于挖掘和学习的能力,我觉得在整个数据使用的技术能力上还是有进一步的空间。

如果在更大的层面,目前来说,我们还没有进入实质性的挖掘,所以对下一步我自己是给不出很前瞻性的看法。

戴克標:大家都是同行,关于后面整个产业链大数据的需求,想听听各位的想法,我想这很容易让大家有共识,对大数据的应用应该很有帮助。

朱敏:我斗胆回答一下戴总的问题,后续产业链,如果从车商的角度,其实我们合作是比较多的,我们已经陆续跟至少八个品牌(有合作),今天线上的有雪铁龙、福克斯,还有通用汽车都达成了合作,事实上我们感觉,车商对我们的需求给我们的压力是比较大的,他们对数据的获取量,包括现有车主的使用习惯,共享车的行为方式,常用出入点、路径,整个一系列的部分,车厂对我们都有很高的要求。

无论是从营销的角度到汽车引导制造的角度,到最后用户使用车,或进入门槛的部分,我们车辆也会从融资租赁、自己选择购买、租赁之后再使用拼车形式进行贷款还款,这就有赖于对信用等各方面的要求,事实上我们也展开了合作,但给我们的压力确实比较大,从目前我们获取数据的能力角度还是有不足的地方,所以对我们自己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压力,我们希望我们的产品对整个汽车产业链能产生正向补充的帮助,总体来说这是用户使用的行为,应该影响到车辆往后置换和往前购买的整个环节。

您说的是一个很好的点,我们也正在努力地和更多产业链同行合作。

徐杨:首先我听了三位对自己业务模式的介绍,其实我觉得这都是对中国出行很有益的产品和补充,刚才很高兴地看到在座各位可能有人已经对这三种出行方式都有体验了,其实现在我有一个核心的问题,说实话,在这个年代,中国消费者可能有两极化趋势,有一些人有钱,开车,可能是身份的象征,当然,有钱的人有闲的时候可能会参加各种各样的平台,跟人聊天、拼车或旅游。

还有一些由于城市的拥堵或拥有车的成本,大家也有出行需求,所以就有各种各样的业务模式满足其它更广泛的客户的需求,我想问问三位,核心在这个时点,三位要做的工作不光光是打开客户的需求,而且是在于教育中国消费者有这样一个业务模式可以很好满足你的需求,这个过程中有一个核心的观点,包括滴滴等其它平台,实际上又通过价格的手段掠夺了很大一部分客户群体,对这个情况我想问一问,三位觉得在这样一个比较激烈的市场竞争,客户又需要被启发耕耘的市场情况下,怎样保证客户的黏性是真正在你自己的平台的。

朱敏:对我们来说是最大的挑战,我们今天“大数据智能出行之战”,我就是为这一战准备的。

坦白说用户教育,以拼车为例,这个行业不算烧了太多钱,真正进入这个行业在烧钱的就那么四五家,当然到最后只有滴滴顺风车和我们嘀嗒拼车两家保持了较大规模。坦白说我们教育用户还是用烧钱的方式,过往一年里烧了至少上亿美金,好在用户对这个产品表现出很强的活力,大家知道,我们第一天上线北京的时候,认证车辆只有170辆,我们简直不能想像这怎么就能顺路、就能拼上,这是一个极大的挑战,怎么做呢?我们每单的补贴成本大概40块钱左右,所以你可以想像这是一个多么艰难的过程。

走到现在不妨透露数据,我们完全不需要补贴就能够正常运营,并且达到比较好的,坦白来说,钱是最好的加速器,迅速走到这一步,关键你得回答一个问题,没钱,这事儿还行不行。我们也是冒着巨大压力,每天睡不着觉,钱下来以后定单量会怎么样,但坦白来说我们是非常满意的,大概50%以上的正常定单都留下来,对我们来说是很值得欣慰的一件事。

第二就是这个平台的黏性非常重要,如果大家是投资人,几乎每个月我们都会在沟通我们留存的数据,我们自己是怎么做的,其实我们最希望挖掘我们出行的一个特色,拼车出行特色是有社交性的,代表我还会更加希望我的出行比较有意思,可能是我喜欢的人,是我很熟悉的一个人,他跟我上班很顺路,他对路线很熟悉,这个他们两人之间形成了一个高于陌陌的所谓完全陌生人的关系,也不在微信这样一个纯熟人关系,之间一个“半熟人”关系,这个黏性是很强的,我分享几个数据。

上周五我们上线了“拼车+好友”我们叫“嘀嗒好友”,每天产生十万对成功的好友,我们已经上线四个月左右的“关注”功能,车主可以关注你愿意接的乘客,可能接过还没接到想接的,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积累了将近600万关注的关系,我就是希望接他,还有“特别收听”,只收听我愿意关注的拼友。

第三个数据,我们自己每天的搭乘里有不下于20%的,嘀嗒拼车每天几十万单,不下于20%是第二次以上搭车,所以你可以看到,这是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体验,如果你用滴滴打车或优步,遇到完全同样司机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你们在中间产生更多的沟通、交流或其它的,更多还是存在一个出行需求,而对于我们这样一个很有特色的产品里面,我们希望打造这个来形成更好的黏性,事实上我们已经在三个场景里体现出了,我们每天都在回答我们跟易到、优步、滴滴有什么不一样,我们在三个产品里形成了很独特的优势,第一个场景就是上下班场景,大家彼此相熟,见过或曾经见过,或一个月前见过的人在不断沟通,他们可以延续以前的话题,非常开心。

第二个场景是在从北京到天津这样一个城际交通的场景里面,专车很难进入,我们几乎是在和高铁作战,事实上也不需要作战,因为是完全不一样的体验。

第三是周边游,春节前上线,现在已经迸发出很大的活力,这个周边游远远超出我们自己想的我想去一趟八达岭产生的拼车,大量用户是“我看看你想去哪儿”,要不我就加入你,所以有个很强的社交黏性。在所有产品里用户选择拼车,他们的感觉,我们选择往返程大概会占到70%,在往返程里同游比例也能占到40%,所以完全是一种社交性的需求,这是作为简单出行里并没有的,所以应当说我们认为拼车有独特的存在场景,事实上也表现出很好的黏性,我们希望通过这样一个比较好的关系链,我们称之为“生活圈关系链”,更好地把关系锁住。

回到最终的问题,大家经常说我们的车主为什么不开优步或滴滴快车?其实很重要的一个是基于顺路关系的选择,才有充分自主的选择权,它更在意跟乘客的交流,双方形成更好的默契关系,形成很大的需求,我们很多车主同路的人,每个用户不是每天都走,我们的频率一个月大概拼车八次左右,每个车主较为熟悉的大概有20到30个乘客,对他来说他已经能够形成很好的顺路,每次都能找到,今天我接到你、你在哪个小区,整个旅程越来越顺畅,大家以前担心在哪儿碰头、找不找得到、这个人态度怎么样,已经没有了,都是朋友式的,现在我们通过好友关系把他留在这个平台。

说了这么多,总得来说我认为在出行这么巨大的市场绝不会只有一个模式来解决,我们相信拼车领域,包括政策的开放和对于路上车辆有效的管控,拼车还会迸发出巨大的生命力,我希望徐总能满意我的回答。

鲍家翔:我最后请咱们在场的每位嘉宾回答一个问题,从戴总开始,对于未来智能出行您最大的愿景是什么?

朱敏:一句话,我希望未来的智能出行让出行不再是一种负担,而是一种快乐体验,无论是财务上的负担,找不到路的负担等等,我希望出行能够更开心一点,现在出行好象是一个头疼的问题,希望以后大家想到出行就很开心,这是最大的愿望。

任天辉 本文来源:网易汽车 责任编辑:任天辉_NA5921
分享到:

热门车型推荐

1

奔驰E级 (合资)

  • 厂商指导价(万):42.58~61.68万
  • 级别: 中大型车
  • 上市时间:2004年
  • 在产车型:10款
  • 排量(L):1.5~2.0 AT
  • 油耗(L):6.8~7.5(官方)
2

雅阁 (合资)

  • 厂商指导价(万):16.98~25.98万
  • 级别: 中型车
  • 上市时间:2008年
  • 在产车型:10款
  • 排量(L):1.5~2.0 CVT
  • 油耗(L):4.0~6.6(官方)
3

别克GL8 (合资)

  • 厂商指导价(万):25.29~44.99万
  • 级别: MPV
  • 上市时间:2000年
  • 在产车型:7款
  • 排量(L):2.0 AT
  • 油耗(L):8.5~9.0(官方)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 降价榜
  • 热车榜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汽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