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汽车频道 > 行业 > 正文

北京打响“交通防疫战” 百万人即将返程

2020-02-07 08:19:49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 北京打响“交通防疫战”:百万人即将返程 铁路空多点“狙击” )

 北京打响“交通防疫战” 百万人即将返程

图片来源:摄图网

从与家人分别,到坐在北京居所的沙发上,向洋(化名)的返京之旅仅用了6个小时。

2月2日12点20分,从成都起飞的川航3U8883航班准时抵达北京首都国际机场,但在没有进家门之前,向洋的心里仍有些忐忑不安。

忐忑不安的不止是向洋。这一天准备从山东自驾回京的刘刚(化名)和坐高铁从太原出发回京的刘钰(化名)同样担心能否顺利返京。

 北京打响“交通防疫战” 百万人即将返程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赵成 摄

新肺确诊病例数不断攀升,作为首都,北京流动人口众多,疫情防控工作压力巨大。为应对返京大客流,北京在铁、路、空多个环节对进京人员采取“远端测温,到京复测”措施,检出体温超标者,严格按程序移交,一些小区甚至对外地返京租客们亮出“红牌”。

在2月2日举行的北京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北京市交通委副主任容军透露,春运开始14天来,通过铁路民航出京的人数超过1000万,目前还有800多万人没有回京。2月2日至2月18日已有200多万人订票返京,但仍有593万潜在回京旅客会逐步订票返京。

一场对新冠肺炎疫情的“交通防疫战”已经在北京打响。

信息登记笔传来传去 车厢内无人攀谈

今年春节期间,家在辽宁锦州的许宁(化名)一直担心,返程高峰期乘高铁回北京到底安不安全。

事实上,许宁在回锦州前就抢到了1月29日(正月初五)从锦州到北京的高铁票,当时他没有想到,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会蔓延至全国。

1月28日,许宁看到公司群里发布的春节假期延长至2月3日的通知,考虑几分钟后,决定按原计划返京,不改签高铁票,希望错过返程高峰。“其实我有些担心。在疫情蔓延的非常时期,大家都建议不要出门,何况是途径火车站这种人员密集的场所,但无论如何总得回去。”许宁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

1月29日,许宁带着行李箱前往火车站,哥哥开车送他。一路上,许宁看到前往火车站的车辆并不多。

“进火车站时,有一个专门测体温的必经通道,5个‘全副武装’的工作人员给进站旅客测体温,体温正常的旅客可进行行李安检。” 许宁说,整个安检流程很快,进站旅客也很少,没有出现排队安检的现象。

进入候车厅后,许宁的担忧少了很多。“候车厅内的旅客很少,很多座位都是空的,几乎所有人都戴着口罩。”最令许宁印象深刻的是,在排队准备上高铁时,所有旅客之间都隔了一两米远,大家的防护意识很强。

从锦州站到北京站大约3个半小时,据许宁回忆,自己所在的车厢中,一半多的座位是空的,旅客放好行李后没有走动,也没有人说话,一点也不像往年春运返程时的景象。

列车开动后,列车员像往常一样检查了旅客的车票和身份证,并叮嘱大家全程戴好口罩。随后,又有列车员向所有旅客发放纸质的旅客信息登记表,并告知旅客,填完登记表后保存好,出站时放进收集箱里。

 北京打响“交通防疫战” 百万人即将返程

图片来源:由受访者提供

“登记表上需要填写姓名、身份证号、车次、联系电话、抵京后住所等信息。”据许宁回忆,填写信息表时大多数旅客没有带笔,只好向周围的旅客借笔,如果信息表可以用手机扫码填写,会减少旅客之间的接触。

到达北京站后,许宁拖着行李下了高铁。“在过出站闸机时,有工作人员提醒,把信息表放进桶里。”许宁说,出站时很顺畅,由于旅客不多,过闸机口时没有聚集大量的人。

和许宁有着类似经历的还有老家在山西太原的刘钰(化名),她比许宁晚三天到北京。2月2日上午,刘钰从太原站出发,终点是北京西站。“上了高铁之后,我觉得早点返程是明智的选择,整个车厢陆续有人上车下车,但到北京西站,我所在的车厢里才不到20个人。”刘钰回忆道。

在高铁上,刘钰也填写了旅客登记信息表,也遇到了车厢里大多数旅客没有带笔的情况。“一支笔传来传去,后来大家就陆续填完了。”刘钰说。

到达北京西站后,刘钰发现,出站通道里没有拥挤太多的人,出口处也不用排队,每个出口都有站岗人员,他们在提醒旅客,把登记表放进收集桶里。从闸机口出来后,刘钰没有在火车站多停留,就匆匆赶回了北京的家。

许宁和刘钰的返程经历是很多人今年乘坐火车返京的缩影。以北京西站为例,从1月24日(大年三十)到2月1日(正月初八),北京西站共计到达旅客68.7万人,比去年同期下降六成。北京西站工作人员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这主要是受假期延长,部分列车停运等多方面因素影响,预计2月1日后的几天内到达客流不会出现大幅度增长。

来自北京市交通委的数据显示,从订票数据看,2月2日至2月18日(春运最后一天),铁路进京旅客总人数将为206.02万人次,同比下降74.27%。火车站返京客流大概率不会出现拥堵。

 北京打响“交通防疫战” 百万人即将返程

图片来源:由受访者提供

随着返京旅客的增多,北京各火车站疫情防控措施也有所升级。上述北京西站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北京西站正对进、出站旅客测温和站内消毒等方面采取措施,其中,进、出站口均配备了红外测温仪和手持测温枪,对进出站旅客进行体温检测。若有多次测量体温都高于37.3℃的旅客,工作人员会联系防疫部门进行专业处置。在候车室,火车站将加强候车室的通风换气,并增加候车区域的保洁消毒频次,对候车区域进行全面消毒。

据了解,北京南站当前每4小时对进出站验票设备、安检区域、自助售取票机等部位消毒,每2小时对卫生间消毒,每天不少于3次对综合服务台、润秋服务区、售票处外玻璃面、发热隔离区等部位消毒,如发热隔离区有发烧旅客停留,在旅客离开后立即消毒。

对于旅客较为关心的登记信息表,上述北京西站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这是列车上一旦发现有确诊病例,方便溯源,联系同一车厢的旅客,及时采取措施。站内工作人员会将旅客信息表进行整理,按照车次封存。”

乘机返京时间缩短 机内设“湖北籍”专座

“如果不是公司要求在2月3日复工,我也不愿意这个时候跑回来。”向洋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在北京工作的向洋,老婆、孩子及父母长期生活在成都,但由于祖籍是湖北省,他的身份证号是“42”开头,这也成为这次返京最让他“头疼”的事。

“我住的小区有2个入口,南门已经封闭,所有人员和车辆只能从北门进入,每个进入小区的人,保安都会用手持体温检测仪对其进行体温检测,即便是出门买菜后返回小区的居民也要进行体温检测。”向洋长出一口气说,如果看到像他这样背着书包,拉着行李箱的返京人员,门卫就要求登记,包括姓名、电话、居住门牌号、返京出发地等,最后进行体温检测。

 北京打响“交通防疫战” 百万人即将返程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赵成 摄

在登机之前,向洋的心情可以用焦虑来形容。“从要返京的前一天晚上开始,一想到要坐将近3个小时的飞机,我便开始焦虑,毕竟是封闭空间,生怕飞机上会有发热乘客。”向洋笑着说,登机后,自己心里一下踏实了很多。

据向洋回忆,他这次乘坐的飞机是一排有8个座位的宽体飞机,整架飞机上座率大约有七八成。登机后,乘务员会提醒旅客佩戴口罩,乘客们也都很自觉,有的人还带了两层口罩。随后,乘务员要求每位旅客填写一张登记表,包括姓名、电话、在京住址等信息。

在向洋乘坐的这趟航班上,为湖北籍旅客提供了单独乘坐区域。“我虽然是从成都回来的,但我的身份证上写的是湖北。在通过手机值机后,便接到航空公司的电话,询问我是否愿意到后排就座。”向洋说,“飞机最后三排是为我这样的旅客专门预留的,我们这个区域与其他旅客之间还会再空出两排座位。”

受新型肺炎疫情影响,国内很多机场客流量出现明显下降。北京市交通委公布的数据显示,2月2日至2月18日,民航进京旅客总人数71.42万人次,同比下降73.83%。

虽然客流量较往年明显减少,但机场的防控措施却一样都没少。“机场大厅内的各个入口均设置了电子体温监测站,旅客在进入机场进行常规安检的同时,便可测量体温,不用停留。”向洋说。

客流量的大幅降低,也提高了返京人员的出行效率。“以前,在机场排队打车,到家至少要花一个半小时,这次在机场打车竟然不需要排队,从机场回到南四环的小区,只用了30分钟。”向洋说。

自驾返京路排队时间长 逐车测体温

与坐飞机、高铁等公共交通相比,自驾返京的时间反而较长。

从河北沧州返京的王丽(化名)告诉记者,沧州到北京的距离接近210公里,正常行驶大约需要两小时30分,但她这次自驾返京却用了将近8个小时。

“在临近北京之前,一路都很顺利,车很少没有拥堵的情况。”王丽向记者回忆,在出沧高速路口虽有检查人员,但排队的车辆并不多。“检查人员全副武装,身穿防护服,戴护目镜和口罩,对进入高速的每个车辆进行检查,要求车内所有人下车测体温。体温正常者便可驾车离开。”

 北京打响“交通防疫战” 百万人即将返程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范文清 摄

王丽只用了不到两个小时便到了距离北京礼贤收费站的两公里处。礼贤收费站位于北京大兴区,是京台高速的进京入口。往常,外来车辆自京台高速进京,需在礼贤收费站处进行尾气检测、办理进京证等,京牌车辆的驾驶员需要向检查人员出示身份证和驾驶证,所以车辆也经常在此排队,进京大概等待半个小时左右。

但这一天,王丽明显感觉到了排队车辆前行的速度慢于往常。“从距离礼贤800米到400米,我们一家在车内等了两个多小时。但和往常不同的是,尽管等待的时间很长,却很少有人下车像往常那样与别人询问缘由。没有人按喇叭,也没有人下车攀谈,多数人都坐在车里静静等待,偶尔将车窗下拉一条小缝。道路两旁只有几位戴着口罩的老年人在来回行走,活动身体。大家仿佛都对此情形已有预感,等待的心情并不焦急。”王丽说。

经过4个多小时的“龟速”前行后,王丽终于看到了距离礼贤检查站50米的指示牌,检查人员的身影也隐约可见。王丽原以为检查人员会让她下车登记、测体温,但没想到,检查人员只是让王丽将车窗摇下,散一散车内的热气,测量车内人员体温合格后便放行。整个检查过程没有超过两分钟。且与沧州高速路口“全副武装”的检查人员相比,进京口的检查人员只戴了一个口罩。

测量体温后,又有两名工作人员像往常一样,让王丽和车内人员出示身份证和驾驶证,检查没有异常后便迅速放行。进京后,道路一马平川,车辆很少,王丽只用了半个小时便从大兴开到了通州的家。

与王丽长时间等待检查的经历相比,回山东老家过年的刘刚(化名)返京之路则顺利得多。

在朋友圈看到返京等待检查时间较长的消息后,刘刚决定沿京沪线自驾进京。在临近进京检查口时,他并没有在小客车通道排队前行,而是悄悄驶入货车通道,这里的车辆比小客车通道少得多,前行速度也较快。在接近检查口后,刘刚见空插到了小客车的队伍中,直接绕过了测体温的环节,驾驶证、身份证检查合格后便顺利进京,整个等待过程在1小时左右。

“检查并没有网上说得那么严格,比如像我这样抄近路进京的人,就绕过了测体温的环节,虽然时间上节省了,但如果我感染了新冠肺炎就很危险。”刘刚对记者说。

据记者了解,由于北京的复工时间推迟到2月10日,这让返京的客流高峰并未集中到来。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往年春节假期返京高峰期时,每天将近有50万辆车涌入北京,但据河北高速交警总队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同期进京车流量比去年下降了46%。

据北京交通委方面介绍,目前各条进京高速公路运行正常,服务区室内公共区域全面实施通风、消毒。为保障重点物资和鲜活农产品快速通行,各高速公路主线站已增设货运绿通专用通道。以京开高速西红门收费站为例,进京方向在原有2条绿通专用通道的基础上,采取弹性增加绿通专用通道的措施,优化现场车道设置。白天设置4条绿通专用通道,夜间结合交通量情况增至8条。

在北京市内地面公交方面,北京公交集团现在每天指定专人对所有车辆和场站进行消毒不少于两次,重点线路适度加密。在车辆运营过程中,要求相关人员结合实际增加开窗通风次数,每车次运行结束后打开全部车窗进行通风。

“我们将牢牢把握‘进京通道防输入、市内交通防扩散、从业人员防感染’三个重点,坚决防止疫情通过交通场站和工具传播扩散。”容军称,疫情防控是当前北京交通管理最重要的任务。

马洪超 本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责任编辑:马洪超_NA2888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 降价榜
  • 热车榜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汽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