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军红先生,二十年持续创业者,毕业于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计算机专业,为神州租车创始团队成员之一,曾出任公司执行副总裁;2012年12月,创立汽车交易服务平台大搜车,后获晨兴资本、红杉资本、神州租车、蚂蚁金服、华平投资等机构投资。

大搜车姚军红:

创业要清楚什么是资源,什么是产品,资源获取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从默默无闻到频频亮相,从‘濒临倒闭’到估值10亿美金,从职业经理人到互联网创业者,大搜车创始人兼CEO姚军红以华丽转身的姿态出现在公众视野,成为汽车圈近日的聚焦点。

姚军红说:“这十年二十年,一方面看事物更深了,另一方面心态开始往后退,掌舵与不掌舵之间的差距很大。”

2012年,在神州租车刚刚获得美国华平投资集团2亿美元投资之时,姚军红身为神州租车执行副总裁选择转战C2C零售连锁模式,创建大搜车;2014年,当二手车电商C2C风头正劲之时,他力主大搜车转战2B服务;2016年,当大搜车2B业务为5000多家中大型车商和20多万中小型车商提供服务时,他高调推出‘弹个车’产品,创新汽车新零售模式。

‘弹个车’是大搜车基于蚂蚁金服开放平台赋能的【1成首付 先用后买】弹性购车方案,根据用户的信用等级评定,消费者提车首付最低可为整车价格的10%,用户可在租赁期满一年后决定是否购买。

以20万的车为例,首付比例为10%,2万元提车,包含购置税和首年保险,第一年每月支付2098元,1年后,用户可再决定是否购车,不想买就继续组,或者直接退还,也可一次性付清尾款购车或者3年分期付款方式支付尾款,这样就把汽车拥有进行碎片化,甚至可以每年玩儿一辆自己喜欢的新车。

那么,创业这些年姚军红都经历了什么?又是如何一步步走到现在?带着这些问题,我们展开了与姚军红的对话。

业最重要的是获取资源

回顾2012年,姚军红刚刚创办大搜车,当时的他依然以传统商人的眼光来看待自己的事业。

“我们第一个联合创始人是互联网人,他画的组织结构图,我没看懂,产品经理是干什么的我不知道。”姚军红回忆道。

作为第一批入局的二手车玩家,大搜车一直选择低调潜伏,当其他二手车电商平台广告铺天盖地的时候,大搜车的隐忍换来公众眼中的‘倒闭’二字,直到2016年宣布高调‘复出’,推出业内首家创新式汽车零售产品‘弹个车’,再一次将大众视线聚集到大搜车。

5年创业之路,他感悟,资源获取对于创业来讲,是一件重中之重的事情,是自身不能被取代被复制的最关键之处。

因为当获得一个独占资源的基础之上做产品,产品的创新性容易被复制,想复制资源却是很难的事情。

2017年,姚军红说:“时机到了,我必须要站出来。”因为他确信,自己已经掌握了汽车行业无可替代的深度资源,这也是他多年选择‘潜伏’最重要的原因。

易场景在汽车领域起决定性作用

再一次见到姚军红,他已经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人,一改以往的西装革履,以一身休闲装平易近人的装束世面,聊起自己的事业,劲头十足。

“交易场景是一个在汽车领域决定性的事物。”他说。

比如,阿里巴巴本质上是一个场景服务商,它依托自身平台搭建的交易场景来形成大量交易,然后在上面叠加自己的服务,例如支付宝、直通车、阿里云和菜鸟裹裹。

大搜车按照相同的思路,从底层起步一层一层的做价值创造。这其中包括领域的底层、店铺的底层、交易的底层、场景服务的底层,如今意义上的大搜车,已经不是一个二手车公司,是一个汽车交易服务公司,交易的底层是大数据匹配。

依托数据匹配能力,通过系统帮助车商搭建各种能力,形成大搜车产品架构的同时也能帮助车商培养营销推广能力,最后双方合力卖想卖的产品,实现这一目标的关键就在于:以数据驱动促成车辆交易。

所以姚军红说:“我们的本质其实是科技,之所以能有蚂蚁金服的投资,是因为我们是一个生态伙伴。”

那么,作为大搜车重点推出的产品‘弹个车’,一方面是新车交易场景的入口,另一方面,意在强化汽车的社交属性,在姚军红眼里,即便有一天自动驾驶真的来了,对于消费者来讲汽车工具属性会消失,但汽车的社交属性永远不会消失。

姚军红解释道:“弹个车产品把汽车拥有开始切片,甚至未来可以切得更碎,人们可以玩一百、两百辆车,这个就是在强化社交用途。”

做价值创造再考虑盈利

在搭建完成完整的交易场景之后,盈利点落脚在哪?

大搜车作为前端零售体背后大平台,作为平台就可以连接线上生态,来支撑前端零售,于是就演变成了如今的‘新零售’。

换句话说,就是在交易场景中为各个服务商提供服务型产品应用,来提升交易效率,以此为大方向切入点进行盈利,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的产品都要收费,在哪些服务中实现盈利是可以奠定公司发展规模的。

“我们一直希望去做价值创造,而不是跟其他友商去抢夺共有资源。”姚军红表示。

比如平台给车商提供免费软件,以此提高交易效率,是一种价值创造。但是如果软件收费,那么公司本质为软件公司,5亿美金估值到头了,显然姚军红的野心不止于此。

“如果我们是一个自己做交易的公司,那不可能做成阿里巴巴。”姚军红说。

姚现在依然在努力扩张自己的平台规模,尽可能使其中的交易商大而全。

因为建立在交易场景中的交易足够庞大,而每一个场景服务又能帮助每一个交易商提高效率,那么大搜车就可以在庞大的交易场景中叠加自己的服务,以此作为盈利落脚点。

轻化意味着随社会迭代而迭代

当平台中的‘玩家’数量涉及面多而广时,就会形成自身的‘生态’属性,所谓生态型公司,就是会随着社会的迭代而迭代,在姚军红眼中,这种迭代性便意味着‘年轻化’。

在如何理解公司年轻化方面,他举例,现在的公司是以90后为主的公司,如果十年之后,不能变成以00后为主的公司,那它就不是一个生态型的年轻化公司。

姚军红感慨道:“在2014年去中欧创意营,跟马佳佳等90后创业新贵同窗时经常被震撼到,一是现象,二是思维方式。”同时他也认为虽然角度不一样、现象不一样,但底层是一样的。

也就是说,首先自己本身要能够跟得上年轻人的节奏,同时公司产品也要能跟得上年轻人的节奏。

说到弹个车名称的由来,姚军红讲述道:“这个名称我本人很喜欢,有一天一个副总裁,在吃鹅肠,弹性十足,就说叫‘弹购’吧,想了想不够90后,开始加个‘一’字,‘弹一车’,不行不顺口,然后叫‘弹个车’,‘弹个车’就出来了。”

当然,名称仅仅只是其中一方面,这当中还包括产品整体设计的年轻化等等。

做三样 找人找钱找方向

另外,自身团队的成长能不能跟上商业的成长,是很重要的。大搜车目前包括线上和庞大的线下团队总共有1000多人,是否可以保持一致的队形成长,是比较难的一件事。

比如阿里巴巴,起初定位为小企业服务,在众多小企业组成的大生态中,每项业务相互扶持相互促进,这是团队内部最重要的核心竞争力,它可以保障公司内部的主动式成长,在一个大生态当中,相互提升。

那么,大搜车发展的目标,就是建立自身的汽车生态。

“首先我自己要快速成长,若不能保持自身的成长就麻烦了,或者到一定程度形成巨大的内耗,停顿了。”姚说。

所以,如果大搜车可以发展成一个生态型公司,意味着他完全可以做甩手掌柜。

姚说:“我得管住自己往后退,要给每个人以舞台,从联合创始人、副总裁到基础员工,他们要有舞台,要有自我。”

这是一个公司可以良性发展的核心因素,也就形成了所谓的生态。

姚继续强调:“我是管什么的?找人找钱找方向,我只做这三样,找人找钱找方向。”

那么,在公司发展形成一定规模之后,上市对于姚军红来说,是必经的一个阶段,对于他来讲,两年时间可以是一个合理的预估。

《网易会客厅》是网易汽车精心打造的汽车深度访谈类节目,包括视频、图文访谈等多种呈现方式,分享行业领袖们的思想与哲学,推动体系的变革和创新。

彭业红 编辑

去年大搜车平台B端交易额约700亿人民币,今年预计实现盈亏平衡,交易额预计达到1800亿人民币,这些已经浮出水面的成果,来自于姚军红背后的深度行业思考,来自于他不遗余力的资源积累,就像他所说的,如今既然敢站出来,说明已经做好了准备。

[ 总导演 ]
王昉 +
[ 视频团队 ]
张晓宁 李睿 李昕哲 +
[ 采访团队 ]
鲍家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