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同跃,安徽省合肥市巢湖市人,中国共产党党员,现任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20多年来,在尹同跃的带领下,奇瑞汽车成为具备年产106万辆整车、100万台套发动机及95万台变速箱生产能力的大型汽车制造企业。随着智能互联化时代的到来,尹同跃又带领奇瑞人开启了智能化新时代的全球市场战略。

尹同跃:

千万不要把汽车行业看得太简单,也别把汽车人看得太笨。

在尹同跃身边的同事眼中,老尹是一个特别“接地气的人”。录制网易会客厅那天,因为紧接着还有一场电台采访,尹同跃的午饭是电台的一顿简单工作餐。而就在我们采访的前两天,因为北京交通管制,尹同跃为了不耽误时间,还自己坐地铁去参加了一场活动。

尽管掌舵着年营业收入过千亿的集团,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尹同跃依然保持着低调而务实的处事风格,这或许与他早年的经历分不开。二十多年前,奇瑞诞生于安徽芜湖的几座草房里,厂区外除了稻田就是水塘,连饭都是自己做。

回忆起那段艰苦岁月,尹同跃感慨万千:“中国的企业家都是野生的,但西方的企业家可能是批量生产的。所以可以帮助我们培训的体系、老的团队少。所以我们吃过的苦头,犯得错比别人要大,但是吸取的教训也比别人更加深刻。”也正是因为深有体会,尹同跃提醒新造车势力:“汽车不是手机,千万不要把汽车行业看得太简单,也千万别把汽车人看得太笨。”

未来或仍由汽车行业主宰 别把汽车人看得太笨

由于一款新车从研发到上市,常常需要数年之久。作为奇瑞汽车的掌门人,尹同跃也常常需要预判奇瑞以及中国汽车产业接下来几年甚至几十年的发展方向。

近年来,电动化、智能化、共享化和自动驾驶等新趋势的出现,给汽车产业带来了巨大的机遇与挑战。面对未来,尹同跃认为奇瑞未来最大的机会在新能源:“抓住新能源就抓住了未来。特别是现在的移动互联网在中国走在全世界的前面,中国现在正在被架到四个车轮上,同时也被挂到网上的一个国家。这两块都是我们新的机会点,这是中国汽车工业的机会,更是奇瑞的机会。”

2017年,奇瑞新能源累计销量36,882辆,同比增长113%,远超行业整体40%的增长水平。新能源板块也成为了奇瑞新的利润点和重点方向。

电池技术的进步,特别是移动互联网技术的进步,使整个新能源汽车,改变了过去130年的属性。汽车正在从一个简单的交通工具,变成人类的生活、工作的伴侣。新能源和智能互联汽车是风口,不止像尹同跃这样经验丰富的传统汽车从业者这样认为,社会资金和互联网企业也嗅到了机会,开始纷纷涌入。2018年被业界看做是新造车势力爆发元年。

不少业内声音认为,一场汽车工业的革命正在发生,并且汽车很可能跟手机一样,被行业外来势汹汹的新势力所颠覆。面对这场革命,传统造车企业们或向科技公司、移动出行服务商转型;或合纵连横,同其他车企及互联网公司合作,结盟应对即将到来的巨大变革。

奇瑞在2017年发布了Cloudrive3.0智云行车互联系统,它融合了高达500家全球信息供应源,携手百度、高德地图、科大讯飞、中国联通、东软等供应商进行深度合作。此外,奇瑞还宣布将与百度在2020年实现量产L3级别自动驾驶汽车。

对于众多跨行业的新对手,尹同跃认为它们的出现是好事,因为这代表着大家认可这个趋势和方向,不过他认为目前还没有太多成功案例:“汽车不是手机。所以千万不要把汽车行业看得太简单,也千万不要把汽车人看得太笨。”

在和新势力的较量中,尹同跃显得很有信心:“汽车产业是一个非常擅长融合其他行业、其他思想的行业,所以尽管有130年的历史,它总是能够与时俱进,总是能融合其他的技术。”尹同跃认为,移动互联网和空调、收音机等一样,未来也会被汽车吸收融合:“我想这一次有可能汽车行业的人,依然会让汽车行业成为主宰,不会让其他的行业来颠覆它,让汽车行业成为其他行业的附庸。这也是130年的历史所证明的。”

该付的学费都付了 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不要把汽车行业看得太简单”是尹同跃在奇瑞二十多年的造车里程中,从汗水和鲜血里总结出的经验。

今年正好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经历了全过程的尹同跃感慨:“中国过去的四十年,实际上浓缩了西方发达国家接近两百年工业化程度的历程。”和中国被浓缩的工业化历程一样,起步比较晚的中国汽车工业,同样需要在短短数十年中,去跑步追赶那些上百年的国外汽车品牌。

在这个过程中,奇瑞这样的中国品牌久经考验——走过弯路、走过岔路,甚至要在数次碰壁的情况下撞出一条路。尹同跃作为奇瑞这个中国品牌中坚力量的掌舵手,所面临的压力也可想而知。

“因为汽车这个行业产业链条比较长、周期也比较长,所以相对手机、家电等其他消费品,可能大家对我们批评的多,表扬的少,肯定的少,恨铁不成钢的多,我们自己也不满意。”尽管短短二十几年间,奇瑞将年销量从最初的2万多台,提升到了如今的近70万台规模。尹同跃自己却给出了不满意的评价,“不过我们尽心了,当然我们还需要努力。”

尹同跃坦言,太多的压力、期待和日益激烈的竞争环境,难免给这一代汽车人的决策产生一定影响。他回首二十多年奇瑞走过的历程,感叹:“这个影响在过去都交了学费,就是一些急功近利的、浮躁的决策,这些都走过来了。”在成长的过程中,奇瑞经历数次重大战略转型,包括数次冲击高端化、以及对自己的多品牌实施“瘦身”等等,每次转型当然伴随着阵痛,不过也给奇瑞带来了更多的机会。如今尹同跃认为奇瑞已经“走在前进的路上,走在正确的路上”。

对于接下来的道路,尹同跃显得从容而有底气,“我们认为我们已经准备好了,奇瑞进入汽车行业比较早,研发投入也比较大,这么多年一直是以技术研发为主线。过去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太着急了,现在企业规模也有差不多快要100万台的年产量,这个规模不算大,也不算小了。所以我们现在反而静下心来,把事情做好。我们不关注别人在做什么,也不要关注别人的评价。我们专注自己,专注客户的感受。”

擦亮“中国制造”招牌 是中国企业共同的责任

除了抓住风口,尹同跃认为对于中国汽车企业未来最关键的,就是打造品牌。在今年的两会中,尹同跃提出了关于重视并加强中国品牌建设的建议。

尹同跃认为,在市场经济的大环境下,要想让企业长期盈利的最好办法就是建立品牌:“品牌是一个企业实行垄断的具体表征,汽车可以是过剩的,捷豹路虎只有一个,它有它的唯一性,它有它的垄断性。在新的时代下这个经济发展,中国就是要变成一个品牌大国。只有品牌才能产生垄断利润,只有垄断利润才能够持续的投入,才能够不断的创新。有了品牌,我们就可以赚钱、可以做大、可以不断的去创新,就能实现良性循环,打造百年老店。”

事实上,奇瑞汽车的品牌高端化之路起步很早,在2009年就推出了瑞麒、瑞麟品牌。之后,奇瑞又与量子公司合作打造观致汽车。但均未达到理想效果。多年的品牌探索之路说明了一个道理,打造品牌需要技术、品质等实力作为基础,营销、服务、网点体系建设等方面也要跟上,同时也需要市场认可度和消费升级的大环境来成就,而并非仅仅推出一个新品牌那么简单。这也是尹同跃提醒新造车势力“别把汽车行业看得太简单”的原因之一。

去年的法兰克福车展上,奇瑞发布了自己酝酿好几年的全新高端产品系列Exeed,并表示“要来面对最严苛观众、专业媒体和权威人士的审视,检验自己的产品和企业实力”。美国媒体Autoblog评价:“曾经,中国汽车仅仅是廉价的代名词;现在,有些中国的汽车品牌已经真正展现出了跻身欧美市场的实力。”Exeed的推出意味着奇瑞正式迈入3.0时代,业界认为其或将成为奇瑞二十年造车累积的一个引爆点。届时,奇瑞将在市场体量、品牌影响力、产品实力等方面迎来质的飞跃。

作为一个连续十五年成为全国出口冠军的车企,奇瑞在海外市场深耕多年,也深知品牌在国际竞争中的重要性。尹同跃希望把奇瑞积累的经验教训,向更多的中国企业,特别是汽车企业分享,让大家走得更顺。在尹同跃看来,提升中国品牌的影响力需要一种整体性策略:“让中国汽车企业的产品不仅仅在中国市场上能够稳步的提高我们的市占率,还要参与全球竞争。这样的话,中国汽车才能够真正的从大到强。”

他强调,所有的中国企业要想长期的去占领海外市场,一定要当一个负责任的企业,不要图眼前。“因为我们出去了,都是一个共同的标签“中国制造”。所以中国每一个企业,每一个企业公民,都要去维护“中国制造”这个金字招牌,给它增加亮度,而不是要给它抹黑。这样我们中国的企业才能越做越久,海外市场才能越做越大,我们才能改变“中国制造”过去在很多外国人印象当中不好的形象。我们这一代人担负着很大的责任。”

在业界媒体口中,尹同跃有着“情感动物”“产业教父”、“圣战狂人”等标签,但当花白头发的尹同跃从这些光环中走出来,坐在你面前的时候,更像是一个语重心长的前辈,真诚而耐心地想要把奇瑞这二十多年的经验分享出来,很多问题的思考,也是基于整个汽车行业的层面。正如他自己所说,只有中国汽车企业共同努力,不仅在中国市场上打出一片天下,还要参与全球竞争,某一天能同德系、日系、美系等一样打出一个“华系汽车”,中国汽车才能够真正的从大到强。

对于自己身上的这些标签,尹同跃表示“不care”,并透露自己内心最关注的事情,是能不能交一个不让人失望的一棒,和接棒的下一代汽车人能不能把中国汽车真正变成一个汽车强国。在尹同跃看来,这是他们这代汽车人真正的责任。

《网易会客厅》是网易汽车精心打造的汽车深度访谈节目,包括视频、图文访谈等多种呈现方式。分享行业领袖们的思想与哲学,推动体系的变革和创新。

张媛 编辑

当花白头发的尹同跃从这些光环中走出来,坐在你面前的时候,更像是一个语重心长的前辈,真诚而耐心地想要把奇瑞这二十多年的经验分享出来,希望更多的中国车企形成合力,让中国汽车“有大到强”。

[ 总导演 ]
王昉 +
[ 视频团队 ]
李亚辉 黎翘楚 张建龙 +
[ 采访团队 ]
王昉 张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