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本期人物

叶磊

叶磊
原东风日产市场销售总部专职副总部长启辰市场部部长

作为启辰品牌创始人之一的叶磊,带领团队冲锋陷阵的5年又42天后,在启辰阔步迈进2.0时代的上升期,他还是选择了离开。他把启辰当作是一次创业,从"濒临崩溃"到"否极泰来",艰辛喜悦滋味,或只有他体会最深。这次漫谈应是他作为启辰人的最后一次的专访,颇有点总结的意味,他也破例给自己及启辰评了一份成绩单。

(袁桂远发自广州、北京)"把我在启辰的最后一次专访给了桂远,也是缘分。"在公司内部宣布辞职的当天,叶磊通过他的部下"羞答答"地转达了他的"感慨"。

或许他认为在接受我的专访之前,没有把"辞职"告知,有些不够诚意,对于一个一贯坦荡的人来说,隐藏秘密应该是一种煎熬,何况他是个性情中人——但我还是理解他:没有正式宣布辞职之前,他仍旧是一个启辰人,接受专访也算是他的工作之一。

直到现在,他仍没有为他的突然辞职,给予任何说法,没有"喊累需要休息",也没有说明去向,甚至没有留下任何可供琢磨的线索,处理得像白开水一样平淡。

但他作为启辰品牌的创始者之一,带领团队冲锋陷阵的5年又42天,即使在离别倒计时的最后一场采访,我分明也能感受到他饱含深情——几次哽咽,几次抬头,硬是把眼眶边上的泪压了回去——那时我以为他只是对启辰及启辰团队不易,而流露出的"喜极而泣",现在想想,他的动容之下,肯定交织着了不舍、感动等多种复杂的情绪。

这位自称"除了汽车不会选择其他行业的"资深汽车人,在东风日产工作年限甚至超过了这家公司本身,早在2000年,他以风神汽车公司营销管理科科长的身份进入汽车业,2003年,风神才改组成为东风日产。

2011年11月,经过半年时间的筹备,东风日产启辰事业部成立,他被选中,成为启辰事业部部长,由此拉开一段从零到一的创业之旅。(2012年升任东风日产市场销售总部专职副总部长)

历经5年野蛮生长的启辰,无论是销售规模或团队都经受住了市场的考验,循序进入了向上的2.0时代。但就是在启辰度过了"最坏的时代",即将迎来"最好的时代",这位启辰品牌创始人,却选择了离去。

纵使这次他突然的离职,只是他个人职业生涯一次选择罢了,但对于启辰他总有挥之不去的情感,而这次采访,颇有点总结的意味,他有几分像个导师,破例给自己及启辰打分。

"内心还是有点喜悦的"

在他宣布离职的前4天,一大早,我和他的一位部下相约去到他下榻的酒店公寓进行采访。打开门,首先映入眼帘除了一张笑脸,还有边上的开放式厨房。

他可惜偌大的厨房没有动过的痕迹,只有开水在"突突突"叫着。走了进来,暖黄色调的客厅,有两张看起来就软绵绵的布艺沙发,中间有一个茶几,孤零零地躺着他的手机。

我们面对面坐下,从落地玻璃窗投射进来的早上阳光刺眼,让我的眼睛有点张不开,但我还是端详了他一番:

浅色西裤搭配蓝色T,黑框眼镜、黑边苹果手表,最扎眼的是他脖子上随着他身体摆动而晃动的大银链——有点"潮",又有点"江湖味",是我对他第一印象。

寒暄几句之后,他客气地给我俩沏茶。突然想抽烟,发现烟没有了,立刻吩咐他部下帮他买烟。

不一会,烟买回来了,剩下的几块钱,他把它当是"跑腿小费"推给了买烟的部下。点上一支烟之后,我们的采访就开始了。

启辰品牌5年了,从零到一,是一个垂直进步的过程。看着从你的襁褓里,长到5岁的孩子,你个人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内心还是有点喜悦的,因为比较少人能去做这样的事:在一张白纸上去画,就靠着一群草台班子的人,现在基本画出了一个雏形,所以说是喜悦的。"叶磊注视着我,平静地说。

但喜悦的背后,叶磊说也经历了很多的痛苦,"启辰从无到有,从有想法到落地,如何定位品牌,如何建构品牌,这条路走得比我预想得要艰难。"

"杀人不过头点地,要死也要屌朝天"

"启辰最艰难的应该是2012年,这一年的4月23日,我们的第一款车'423'(即D50)投放市场了,原本信心十足,我个人也是做过销售、做过市场、做过渠道,我们的队伍都是精兵强将,都是从尼桑的队伍中来的,少则也有七、八年的工作经验,多则也有十年的做尼桑的工作经验。渠道的力量也不错,在尼桑的渠道选了100家,一个品牌一起步就有100家像样的4S店,投资都是六、七百万,高的有一千三百万的投资。"叶磊说。

"你们可以说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我回应他说。"对。"他点头回答。

D50上市的第一个月销量仅有3000辆,"之后每个月比上个月少,等七、八月份的时候基本上已经绝望了,觉得这个事情怎么会做成这样呢?"叶磊当时很痛苦。

他原来设想,"含着金钥匙出生,上市场应该是杀鸡用牛刀,不要说一万台,五千台应该是可以的,但是事实给他们当头一棒。"

现在回忆起来,"痛苦"被叶磊视为启辰成长中的"一种经历",他庆幸自己的团队"是一个勇于自我批判的团队,可以马上调整策略。"

"从9月份开始,大概到12月份,月销量终过了一万,这是2012年。虽然遇到过挫折,但是我们看到结果都是挺好的,换句话它是一种正反馈,正反馈带来的就是信心的增强,团队凝聚力的增强,看到了成长的喜悦。"叶磊感叹地说,手里的烟燃去了一半。

叶磊话语间平静,但正是这一年,让他濒临崩溃,甚至害怕退却,但让他后来满血复活的,听说却是个老领导组的酒局。我问他,一个酒局如何把你从泥潭中打捞上来了?

"当年的8月底9月初,我当时针对市场下了药,却没有得到预期的效果,没有反馈,我就觉得很绝望。我当时的老领导知道了这事,专门飞过来,没有多说什么就是来跟我喝了一场大酒。"叶磊说。

喝完酒之后,你就醍醐灌顶了?"喝完之后不能叫醍醐灌顶,但是至少是杀人不过头点地,要死也要屌朝天,反正领导说了这个天塌下来了有个子高的顶,你往前冲就是了,你怕什么?实际上是帮我重新找回自信的这样的一个过程,这种自信来源于哪里?就是来源于你做好你自己就可以了,不用担心后面的事情,有人为你顶着,有人给你擦屁股,这是一种信任。它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奖励或者是奖金可以达到的效果。"叶磊语调变得高昂,然后把燃尽的烟头,"咚"的一声丢进了桌上的纸杯里。

换句话说你当时的纠结和痛苦,是因为你没法接受销量萎靡这种事实,之后你个人更是变得畏手畏脚,放不开?

叶磊比喻说,"所谓病急乱投医,像是得了一场重病,今天吃一个石斛,明天吃一个虫草,后天吃一个什么,指望赶紧好,但是中医的疗效是比较慢的,不能指望今天吃了一个人参大补,明天就什么病都没有了。"

"我当时面临的环境就是这样的,你看着不行,就下个对策,下个对策还不行,就换个对策,这个对策又不行,你就崩溃了,可能事物的发展往往是这样的,可能是你认准了这个方向之后坚持一段时间一定会否极泰来。"

从这个事件之后,叶磊明白,"做事情浮在表面是不行的,不是通过变换的对策去解决问题,而是找到真正的核心原因沉下去逐步解决。心态上,也要完全放开,放手一搏。"

"看来,'酒'对你的影响还是很大的。"我调侃他,实际上我知道,跟他端着酒杯背后的那个人才是关键。

他点头并笑着回答,"酒文化还是有它独到的地方。"——在东风日产,酒文化的确是一道独特的风景线,每在有新车发布或重要事项发布时,各高管总要与你觥筹交错,不醉不归。

你平时喜欢喝酒吗?"有一点,平时也会在家喝小半瓶红酒。"叶磊说。我笑他说,"你看你的酒肚子不小啊。"

他低头瞄了瞄自己肚皮上凸出来的一圈圈肉,哈哈大笑,"这是一个正反馈的东西。压力越来越大,酒量越来越大,酒量越大,肚皮越大。"

伴随叶磊酒量与肚皮一起壮大的启辰,磕磕碰碰走过第一年的焦虑之后,迎来它的快速上升期。在启辰首款车上市第二年,年销量就突破了10万辆,创造了国内汽车新品牌的最快成长速度;截至目前,启辰品牌累计销量已经突破33万辆,这在汽车新品牌中无疑也创造了一个奇迹。

有点"潮",又有点"江湖味",是我对叶磊的初印象。

"给天使投资人东风日产打九分"

在叶磊看来,启辰"从根本上讲就是一盘生意",更是一次创业。我问他,以5年为一个时创业间节点来看,你给启辰项目打几分?

"如果是去年的话我会打八分,但是到今年可能要打六分。"他脱口而出。

少去的两分减在哪里?"我觉得少去的分数,有中国市场急剧变化大环境的影响,也有我们当时整个定位上过于乐观的影响,我们可能忽视了市场的波动,忽视了竞争环境的激烈或者说规划,也由于前两年的成功,对自己会有一些盲目的乐观,所以分数要比去年低一些。"叶磊说。看来他给分,主要的依据是销量增长。对于一个销售统帅,这也无可厚非。

你是说,你对启辰的风险意识还不够?叶磊拿起茶杯,"咕咚"喝了一大口,才不紧不慢地回答,"我们一直在顺境中成长,应该说还是经验欠缺,对于逆境准备不足。"

的确,从东风日产体系下裂变出来的启辰,明显是个可以拼爹的"富二代",因为有一个很富的爹,这些年,从资源支持上讲,也算过得无忧。

叶磊继续解释说,"为什么今年打六分,应该说是战略上的不足。2012年的挫折是一种战术型的调整,遇到那种情况的原因是因为我们用了习惯的一些做法,尼桑的那些做法,大兵团作战的一些做法,我们会认为这是个不错的策略,加上我们'空中轰炸',我们认为这个事儿就能成了,但是我们忽略了启辰跟尼桑的消费者是不太一样的,无论是从地域也好,还是消费能力也好,还是他的情感需求也好,可能都是不一样的,但是你用尼桑的框框去框启辰的客户,可能就会有疏漏。"

"我们把整个市场分成三类,一类叫做生死线,就是你必须要突破年销售10万辆,第二类是叫做发展线,是突破20万,第三类是成长线,就是到30万,到了30万的时候基本上这个品牌的知名度也好了,实力也好了,具备了一线品牌较大的优势。所以我们很快的跨过了生死线,原来的期望迅速进入到发展线,但是由于前期我刚刚讲的战略上考虑得不周,可能在相持阶段会停留一段时间,所以这个是为什么打六分的原因。为什么还是及格线呢,因为我们还是通过这五年的时间锻造一支队伍,无论是我们自身的营销团队也好,还是我们的经销商团队也好,他们已经能够把启辰当成一种事业来经营,而不是当成尼桑的补充来看待。"叶磊补充说。

按照叶磊当时雄心勃勃的想法,这一两年启辰就应跨过30万辆的成长线,但现在他认为"这个时间可能会比原先的时间表上推迟一两年,也许要到2017和2018年。"

既然已给启辰项目打了分,我便再追问他:如何给项目的天使投资人东风日产打分?

"我想我会打到九分。"叶磊坚定地说,"打到九分的原因是因为2013年之后,启辰的研发能力、成本控制、供应商管理等,得到东风日产的极大帮助,启辰体系进步很快。"

"其他的,我们不说,光是看启辰的广告最后一句总是:启辰来自东风日产。这分明是品牌背书。"我说。

"在前期,我们的经销商打的广告就是:日产的品牌,日产的发动机,比日产的便宜四万。"叶磊说,"启辰的确分享了东风日产的红利,但我为什么没有它打满分呢?其实我们也在思考,实际上东风日产对于我们而言,它是一个厚实的肩膀,我们站在肩膀上能够跳得更高一点,但是充其量它还是一个拐棍,如果始终是靠着这位天使,靠着拐棍去走,永远是走的不顺畅的。所以怎么样去有效地平衡呢?母子关系也好,或者是两个品牌之间的位置也好,确实是我们下一步要解决的战略课题。"

硬币总有两面,对于可以拼爹的启辰如是,"为你付出更多的时候并不是无条件的,这时它可能成为另外一种负担、甚至是桎梏"。

"比如,我听到有人在抱怨,说启辰很多零部件的采购,还是被画圈了,只能在日产常规的供应商里选,并不是完全的市场自由化,这样一来,成本一时半会下不来。"我告诉叶磊。

叶磊使劲点头,"但这个事情也要一分为二的来看,毕竟我们追求的事业是一种长期的、稳定的发展。一方面流程的合规性是比较要去遵守的,另外一方面实际上我们现在的一些流程做法也是保证品质的重要手段。"

"每天进步一点点"

对于启辰的未来,叶磊推崇的商业逻辑是,如同一家著名的家电企业的广告语一样:每天进步一点点。

"无论是我们的开发速度,还是我们的造型能力,还是启辰的整个制造水平的提高,我们天天都能看到有变化。到年底,启辰造型中心便会成立了,我想没有哪一个合资自主品牌会去建一个造型中心。耐心其实也很重要,每天进步一点点。"叶磊说完之后,又点上一支烟。

他注视着我,突然问我,你抽烟吗,要不,来一支?在我婉拒之后,他自行吞云吐雾起来,翘起二郎腿,身体习惯性左右小幅度摆动,脖子上粗大的银项链也显露了出来——面对表情得意,甚至还带点"雅痞气"的他,我突然有一种错觉,仿佛我在采访一个"江湖大佬"。

个人穿着风格,只是个人的喜好罢了,也许相对宽松的启辰环境赋予叶磊更多的自由;反过来,是不是也可以说叶磊奔放的个性,也在影响着启辰的成长历程?

我的思绪在叶磊制造的云雾中,飘得有点远了,得赶紧拉回来。"作为启辰创业团队中的创始人,经过5年之后,你对自己打几分?"我问。

"不及格。"他大声地说,好像特别强调一样。"项目是合格线以上的,投资人也是优秀的,怎么说到创始人就不及格了呢,你太谦虚了吧"我问。

"不是谦虚,我觉得启辰品牌绝对不是某一个领导人的项目,它是一个合伙人的项目,换句话说,就是三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一种集体智慧的结果,我个人在背后起的作用其实对企业来说是不大的,况且这么多年之后也看到了我能力上的短板。"叶磊边说比划着,两只大手上下垂直隔空,比喻自己能力上的差距。

我认为他自己给不及格有一部分是谦虚的说法,他的老领导曾这样评价他,"他勤奋,努力工作,凭业绩说话,主动帮助别人。启辰主要面向年轻人。叶磊是一个心态很年轻的人,他是性情中人,骨子里有文艺范。他可以抛开过往,从头开始,用年轻的心态去尝试。新事业需要他这样的人。"

单凭业绩说话,启辰能迅速成长,自然他也功不可没。

请你评价下这几年启辰跑得足够快吗?"前两年速度是可以的,今年受各方面的因素影响,没有达到预期,但我们奔跑的信念还是有的,团队向前的意愿及行动力还是有的。"

你所说的跑得快的标准是什么,指的是销量吗?我问道。"销量当然是衡量的一种纬度,市占率也是一个纬度,我们跑的快,还要健康的快,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经销商的收益,不能说量上去了,经销商一直在'放血'。"

叶磊似乎更喜欢用一些江湖术语来表达,粗放直接又自然生动。

"目前,我们的经销商大部分还是处在一个盈利的状态,相对比较健康,启辰销量还是在持续增长,只是增长的速度没有以前那么快了,而且我们已经布局了未来到2018年的产品线,我相信我们未来的产品出来的时候,一定会让启辰的速度加速成长。"叶磊补充说。

他桌上的手机响了,他拿起便接,说了几句,转头跟我说,"继续吧。"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似的。

从历史纵向来看,启辰的五年除了是一个新品牌的成长史,同时也折射出当初一大堆合资自主品牌寂寥乃至消逝——目前存活得比较好的只有仅有启辰和宝骏。淡出视野的这些品牌,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大概是迫于政策压力而为之,一旦压力放松,很多人并不愿意再做吃力而很难赚到钱的合资自主。

"当初启辰在启动合资自主项目时,你们有没有受到政策影响?"我把这个问题抛给叶磊。

"不否认政策因素绝对是有的,在一些新工厂的建立、新项目的核准上,自主品牌一定是受到影响的,你想我们做这个事情加分项是一个因素,但更重要的是我们看到了这个事情背后的机遇。"叶磊并不避讳,"换句话说启辰品牌成立之前,实际上中国汽车市场是有一个明显的空白的,作为性能好、价格好的产品还没有,功能完善、空间够大的产品还没有,这是一个机遇。"

你是说创立启辰的初心就是把它当作一盘生意,属于商业的行为?

"的确是商业的行为,我们希望在商业的空间内能够有所发挥,另外一方面我想我们自身也有这样迫切的要求。"叶磊继续说,"共同经营实际上解放前叫买办,现在是叫合资企业,合资企业更多的时候是扮演的国际品牌工程落地、攫取利润的这样的一个工具,但是之间能够发挥的空间是有限的,我只是把现有的产品给它做好,这些产品是不是真正的能够符合中国消费者的需求,不一定。同时我们并没有在合资产品上享受到全价值链的成长的快乐,换句话说我们的人还是有想做自己的事情的意愿跟冲动,这样的一个自主品牌也提供了我们这样的一些空间跟机会,我想政策、市场、团队三方面的需求,集合到一块,这才是这个品牌的一个原动力,也是能够支撑我们能够走下去的一个动力吧。"

从结果倒推,启辰的确已成为东风日产体系一个不容小觑的市场增量,极大延展了其的客户群,也算实现了当初设立该品牌的初衷。

谈起启辰,你会发现叶磊总能侃侃而谈,几乎不用思索,便能说出一二三。不过,他的烟瘾也比较大,趁我喝水的间隙,他又抽起来了。而他面前的水杯,倒没受到他的青睐,仍旧是满满的。

"其实,我应该挺90后的"

当初你的领导委任你去做启辰品牌时,你有不愿意吗,犹豫过吗?我问他。"没有不愿意,有点犹豫。"叶磊说。

在负责启辰品牌之前,叶磊历任东风日产网络发展部副部长、销售部副部长、市场部部长。在叶磊看来,能够参与一个自主品牌创建,是一件难得的事,他犹豫的原因在于:对自己的能力有怀疑,也觉得压力不轻,而且资源也是有限的,可能做起来不像尼桑一样,大品牌作战,飞机、大炮一起上的这种快感。

如果现在让你回到尼桑品牌你愿意吗?

叶磊笑着回答,现在肯定不愿意了。还没等我说出为什么,他就给答案:已经习惯了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你还能回到办公室去朝九晚五吗?

说完他自己哈哈大笑,我也被他感染,禁不住也笑了起来。他是个乐观,爱笑的家伙,即使回答严肃的问题,有时我也能发现他的嘴角微微上扬。同事说他,是个爱玩的老顽童,"有时玩起来,比任何人都要疯,前不久,一起唱K,他一边手舞足蹈,一边大唱小苹果。"

这是叶磊的风格,在爆出公司的内部晚会上,你也可以看到,他有模有样地扮演鸟叔,大跳《江南style》。还有他的同事说,他的网购水平一点不比年轻人差,"很多东西都在网上买,有时也叫我帮他拿。"

他似乎从来不认为自己老,即使他的女儿已上了大一。

作为一个60后的品牌负责人,叶磊让自己活得年轻一点,显然对发展公司业务是帮助的,因为他要把产品卖给的人,是一帮年轻人。我建议你,多跟你的女儿交流,多观察下她,或许有帮助。

"其实,我应该挺90后的,你看,智能手环、智能手机、智能手表,我也都用了。"说完,他咧着嘴,笑着,露出因为抽烟而变黄的牙。

"还有我的女儿挺宅的,我倒可以考虑下交个90后的女朋友。"他开玩笑说道,笑得更厉害了,爽朗的笑声充盈了整个空间。

等他缓和了下,我向他求证,据说你正在看《罗马人的故事》这一套书?"我现在看到第六本,看到凯撒要死了,我就看不下去了。"他说。

"似乎每一个企业负责人,都爱看攻城略地,野心勃勃的书,比如广汽的吴松就看《德川家康》、《凯撒大帝》。"我说。

"我看《罗马人的故事》其实是想补充世界史的一些短板,包括宗教的起源跟它后续的发展,以及罗马希腊文明的故事,这是我比较感兴趣的原因,我希望能有时间好好的通读一下。"叶磊的回答,让我有点意外。

那我是不是过度解读了?他猛地点点头,"过度解读了。"

即使你没有罗马人远征建立帝国之心,但外界对于东风日产和启辰团队,还是贴上了狼性企业的标签,你怎么看待?

"我理解的狼性倒不是这种茹毛饮血或者说是狠,更多的是强调一种团队配合、团队精神,这个应该才是东风日产的企业文化的内涵。"叶磊说。

狼或说狼群总是时刻保持警惕,有着狼性文化熏陶的你,是一个充满危机感的人吗?

"我是一个乐观的人,当然我也焦虑,这种焦虑主要来自你希望这个事变得更好。"叶磊回应道。

我盯着他,还在期待他更多的回答,但没有更多了。他的回答突然变得很简单,让我有点不太适应。

我看了手表,已经过去一个小时。我想,他应该抽支烟提神,边提醒他,如果他抽烟,我不会介意的。

他果然不客气地拿起烟,往嘴里塞,"啪"一声,点上了。如果当时有酒的话,想必我会和他喝上几杯,估计漫谈效果加倍。

他说他挺90后的,智能手环、手机、手表都用上了

"好好学习,不要打麻将"

如果要有一个榜样的话,你觉得哪一个车企比较值得你们关注或者是学习的?

"可能五菱确实值得我们学习,当然五菱它有它先天的优势,它有非常大的棋盘,如果把这个棋盘维系好、吃透,它等于是坐在一个金矿上,只要把握住了未来的升级的趋势就可以了。"叶磊很快回答,"我为什么说把它作为一个标杆呢?我认为它在产品研发对于客户需求的准确把握的能力,确实是值得我们去学习的,但在战术方面不自负地讲,启辰应该不差。"

掌握客户需求永远不会错,但我认为,对于启辰产品要在颜值方面要下多点功夫,因为以后年轻人买车首要就是要看脸,看颜值,不好看的一票否决。

他点头表示赞同,"从VOW开始,启辰的设计会更注重原创和潮流,这是启辰的2.0时代,一个全新的时代。"叶磊的回答,听起来像广告,但从VOW概念车来看,的确长着一张原创而好看的脸——目前启辰现有的产品更多的是利用日产原有平台的车型,进行二次局部研发而来,算不是全新平台车型。

"VOW是一款值得期待的全新产品,我们要给到消费者一个超越期待的品质。造型是潮流的、动感的,也有一点点骚,但是内在是非常好的。"叶磊笑着说,眼睛眯成一条缝。

VOW除了是一款有一点骚的新车,我听说你也是个闷骚文艺男?我调侃他说。

"我闷骚吗?我比较骚吧。"他很是得意地说。瞬间,我仿佛看到戴着墨镜,梳着油头的他在台上大跳《江南style》的模样。

你平时的减压方法是什么?

"打游戏,我现在玩的是'穿越火线',还有一个'坦克世界',剩下的就是玩玩X-BOX"叶磊说,"其实开快车,也是算一个我的一个减压方式。"

"开快车不值得提倡吧。"我说。面对我的回应,他有点"敷衍"地点头,并摆动的他的双手。

临近采访尾声,我问他,如果可以让你回到20年前,你会对那时的自己说点什么?

"好好学习,不要打麻将。"他的回答,让我哄堂大笑。

如果你是一名记者的话,你可以向任何一位企业家提问,你会问谁?叶磊说,"我想,我会问五菱的沈阳,问问他成功的秘诀。"——看来五菱还真是他的榜样。

你最想感谢的人是谁?当我提出这个问题时,只见他沉默而犹豫了好一会,似乎在冥想什么,又似乎在寻找着什么,然后把枕着沙发扶手的手掌放到鼻下,眼眶里有泪光在闪动。

"最想感谢的,是我的老领导。"他声音有点哽咽。

你感谢他什么?"感谢他,让我在合适的时间做了一件合适的事,有了一个合适的领导,交了一帮合适的朋友。"说完,他猛然抬头看着天花板,大概过了十多秒,才缓缓低下。

我知道他所感谢的是谁,也知道他抬头是为了不让眼泪留下了。果然跟他的老领导曾评价他的一样,"性情中人。"

为了缓和气氛,我赶紧进入了下一个问题,"如果你不做汽车行业,让你重新选一次职业,你会做什么?"

"除了汽车之外,别无选择。我记得这是我中学时候的理想,说起来有点可笑了,我中学时候的理想是做一个司机,为什么要做一个司机呢?因为做司机以后可以开不同的车,我就可以经常开车,换句话说我觉得如果你能把爱好跟职业做一个相承,是多少的幸福啊。那你要把我的幸福剥夺掉,是多么的残忍啊,所以没有别的选择。"叶磊回答道。

那你觉得你现在幸福吗?

"幸福,只要能让我有机会摸到方向盘,我就觉得很幸福。"说完,叶磊嘴角又开始上扬了,像个大男孩的脸,很快就阴转晴。

最后一个问题,假设你的生命只剩下一百天,你会拿它做什么?

"那只有放下所有的事情,开着车出去,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说完,他很快起身与我握手告别,头也不回地拎起行囊,夺门而去,只是留下我和一个烟味缭绕的空间。

果然是"说走就走"的人,只是当时的我,未能参悟到他说的走,在4天后还有另外一层深意:辞职。

直到现在,他仍未肯告诉我,他的下一站将去往何处,但可以确定的是,他未来选择之所必定仍是汽车业,因为他说"除了汽车之外,别无选择。"

"尽管不舍,但对于谁的人生来说,变化永远都不会是一件坏事。"这句本来感慨于《康熙来了》解散的话,似乎也同样适用于这个有点"骚"的汽车男。

记者后记

本期主笔:袁桂远

中国汽车新闻奖获得者

叶磊是个个性鲜明的人,不拘小节,喜欢开玩笑,嘻嘻哈哈的,完全是乐天派模样。

我完全也没有想到,我们第一次促膝长谈竟成了他在启辰作为部长的最后一次访谈。将近两个小时的访谈,他对启辰五年来的历程如数家珍,却丝毫没有让我感觉他即将要离开的意思,唯有那么他声音一度哽咽、几乎掉下眼泪的那一幕,现在想想有过一丝端倪。他的确也是一个性情中人。

漫谈结束后几天,我问他下一站去哪里?他说,还没想,也否认去乐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唯有祝福。

《漫谈》是网易汽车打造记录"现场故事"的一档全新访谈类栏目,我们聚焦每一个在汽车领域演变进程中掀起波澜的人物,并以此关注瞬息万变的商业变革,为围观的人提供有营养的内容。

一句话,我们只生产有料、有趣的人物故事,无关职位高低、平台大小。

  • 团队及联系方式
  • 栏目监制:袁桂远
  • 漫画创作:黄司
  • 专题制作:袁桂远
  • 美术设计:李雪
  • 技术支持:庞威
  • 栏目联系:yuangy@corp.netea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