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声音·访谈 > 正文

车谈风云:警惕大跃进 别让电动车重蹈高铁覆辙

0
分享至
就像急于通车的中国高铁一样,正走在发展快车道上的中国电动汽车行业,也在不顾一切地漠视可能出现的各种隐患急急赶路。我们不愿也不能,等到原本承载我们美好未来的电动车产品造成群体性伤亡等重大事故的那一天,再来反思、痛惜与嗟叹。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为网易汽车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网易汽车8月2日报道 当“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牵动着千万人的心时,事发100多天前的杭州市电动出租车自燃事件,似乎已被官方“盖棺定论”,并逐渐走出了人们的视线。但经网易汽车深度调查后发现,贯穿这一辆小车背后的研发、制造、改装、运营、维护的各个环节,可能存在的各种隐患仍未完全清除,在这背后,各方利益集团的暗自角力也才刚刚开始。

就像急于通车的中国高铁一样,正走在发展快车道上的中国电动汽车行业,也在不顾一切地漠视可能出现的各种隐患,急急赶路。这不得不引起我们的警惕。因为无论是铁路还是电动汽车,这种工业化的产品,事关千万中国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我们不愿也不能,等到原本承载我们美好未来的电动车产品造成群体性伤亡等重大事故的那一天,再来反思、痛惜与嗟叹。

本期《车谈风云》节目,将通过网易汽车对中国电动车“第一燃”的深度调查,邀请媒体同仁及专家学者,与大家一同来谈谈,关于中国电动汽车的那些事。

冒进的惩罚:电动车自燃调查
相关链接:冒进的惩罚:中国电动车“第一燃”调查

以下为访谈实录:

主持人:首先为大家介绍一下做客本期《车谈风云》的两位嘉宾:清华大学教授宋健博士,欢迎您。

宋健:大家好。

主持人:另一位嘉宾是新华社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葛轩。

葛轩:大家好。

网易汽车《车谈风云》节目录制现场
网易汽车《车谈风云》节目录制现场

消费者成“小白鼠”:绝大多数电动车未进行最基本可靠性实验

主持人:看完刚才一段小片。值得欣慰的是,4.11日的众泰朗悦电动出租车“自燃”事件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但令我们担忧的是,就在这一事故原因调查并未能充分给出完全令公众信服的结果,并且各责任方并未完全明确的时候,我们的电动车发展依然疾驰在一条快车道上。首先请问二位,如何看待目前中国电动车发展的现状,目前这一发展速度是否符合产业发展的客观规律?符合还是不符合,为什么?

宋健:我觉得从技术的角度来讲,电动车,尤其是纯电动汽车,基本没有经过普通的汽车——比如燃油汽——从开发到最后投入使用的过程。现在绝大多数电动汽车最起码的可靠性实验都没有做过。

按道理一般的燃油汽车在做一个车子定型实验时,最起码有个三万公里(可靠性试验);一般来讲要是动力总成换了,是全新改造的车,要有八万公里的可靠性实验,我想这个实验基本上纯电动车都没有做过,属于直接拿来就用的,这样的实验基本都没有做。

主持人:可不可以理解,现在在道路上跑的电动汽车应该算实验阶段的产品?

宋健:它应该说是一个试制品吧。

葛轩:对你刚才提出的问题我的看法是这样的:全球性能源危机,中国对石油产品的依赖,发展电动汽车是一个趋势,是我们逃不了的,这是方向性的、趋势性的,但我们在实际操作中、发展路径选择和心态上比较急躁,这个事情在推广力度上,高层和下面的产业、企业层面形成了一种错位,所以就会形成你刚才说的杭州电动车出现自燃的情况。

我觉得这个事情要一分为二看,大体上来看它是符合历史发展逻辑的,但现在要说它有没有问题,当然有问题。

急躁冒进 新能源车或成未来新“马路杀手”

主持人:二位老师的结论给了我们非常惊人的警示,一个试制品跑在大马路上会产生怎样的结果?……我们看到发生特别重大事故的高铁,至少从技术角度来看并不是一个试制品,它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检验。即便如此,依然存在如此重大的安全上的隐患。电动车与高铁的发展相比,是不是要显得还更为急躁一些?我们应该从中汲取哪些警示?

葛轩:我们的很多事情不单是在汽车领域,高铁出事也是,很多事情都可以发现,我们的经济发展太快了,用几十年走完了人家几百年的路,有时候我们是一种急躁的、冒进的心态,这种心态下我们对人的生命尊重也不像欧美那么强烈,在这种情况下,很多消费者无形当中成为了实验品。

或者说,我们只有在一些情况下付出代价后才会检视,如果不出事情,大家都会怀着一种侥幸的心态,出了事才来检讨,其实这种逻辑是错的。

刚才提到为什么对比高铁后你有强烈的担忧,新能源汽车经过冒进后将来会不会也成为马路杀手?我们想说的是,如果我们整个行业、整个国家、整个政策出发点和心态摆不正的话,这样的事情是不可避免的。

宋健:我觉得现在的电动车成为未来“马路杀手”的可能性从概率角度来讲比起高铁可能要大得多。

今后电动车假如真的进入家庭,都变成业余司机了,他所经过的驾校都是燃油汽车,没有电动汽车的驾校,他对于电动汽车的电气系统都不熟悉。因为在纯电动汽车上,高源都是高压。按道理,在汽车这样一个被金属封闭的物体里,36伏的电压就可能致人死命,一般它都是200多伏,因此出事故是非常危险的。

这次仅仅表现出来的是自燃,可能是液体泄漏、短路,或者连接不好,因为是高压嘛,哪里连接不好电阻就大了,就会发现供电问题。电动车要是发生了碰撞,电路就会短路,会造成人的二次伤害,这么高的电压在金属物体里那是非常危险的。

这一系列的实验都不充分,从整个开发过程来讲都是不充分的,没有验证这些都达到标准了。说实在的,连标准都还没有呢,所有标准都沿用的燃油汽车的标准。此外,纯电动汽车是不是做了碰撞实验?在撞击的情况下电池保护是不是很好?会不会漏电?……

现在应该采取的措施是什么呢?示范运营可以,但一定要对消费者说清楚,司机一定要经过认真培训,甚至于消费者在上车时驾驶员就要告诉他,这车是一辆示范运行车辆,万一出了什么事儿你得听我的,然后按照某一种规范(运作),以避免事故再次发生。

同为示范运营 中国纯电动汽车应用及保有量居世界前列

主持人:综观全球同类行业的发展,高铁其实是有比较成功的运营经验的,而且也经过了比较长时间的检验,无论是日本的高铁,包括德国的一些技术,都经过了时间的检验。中国高铁有着“自主研发”的称号,运用了先进的技术,也是曾经经过了至少一段时间的检验。是不是全球电动汽车都还处在需要可靠性验证的阶段?还是仅仅中国电动车存在这些问题?

网易汽车《车谈风云》节目录制现场
网易汽车《车谈风云》节目录制现场

宋健: 目前混合动力汽车在世界上当然有很多车在走,现在有几百万辆正在运营,应该说是和高铁差不多吧;而纯电动汽车在整个世界范围内就没有多少辆,燃料电池汽车就更少了,还是处于不同的阶段。纯电动汽车,由于我们国家现在推进得比较积极,有可能我们国家还算保有量比较大的国家。

确实,从应用的角度来讲,我们国家这两年有可能已经走到世界前列了。国外呢,说实在的也在很早就在推广纯电动车,并且都有一大堆鼓励措施,我想国外的纯电动车技术很可能并不落后于中国,但到目前为止并没有推广开,一个是在大规模应用时比较谨慎,另一个可能性能方面确实还有很多差异。

从实践的角度来说,纯电动汽车和燃烧电池汽车都不充分,我自己认为也就处于示范运营阶段比较恰当。

学者宋健:太急了!电动车应用第一不等于技术水平第一

主持人:刚刚宋健老师提到现在我国的纯电动车保有量应该走到了世界前列,甚至包括我们的政策支持也是比较积极的,甚至可以说是比较激进的,追求纯电动车的普及速度实际和我们的高铁追求世界最高速度有一些相似。一方面我们会有“弯道超车”的意愿,希望中国人民在这个我们看来是同一起点的行业里取得领先,还有一个,我们在心态上是不是就会想在某些领域走在世界前列,二位怎么看待这种心态和我们这种发展速度?

宋健:无论是电动汽车、燃油汽车,首先它是燃油汽车,假如你车的技术比人家落后,只是换了一套动力装置,就想超越人家,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我说这话的意思是,就算纯电动车的应用达到了世界第一,纯电动车的质量、品质、水平也不见得就是第一。

因为纯电动车和燃油汽车差的只是动力装置,动力装置在一个汽车上差不多占三分之一左右的比例,三分之二毕竟还是其它的性能。

现在有时候确实是太急了一点,再加上很多老百姓觉得我们应用了以后就会超越人家,也不是,它毕竟是一个综合系统。

缺乏核心技术  电动车冒进或重蹈高铁覆辙

葛轩: 这次之所以高铁出了问题,就是因为我们的系统集成是大杂烩,这两天相关部门各自撇清自己的权利和利害之后说“幸好系统出了问题。”

但反观汽车,从建国后长春生产第一辆汽车到目前为止,我们汽车技术在核心技术购买上一直是买不到的,其实我们拿市场换技术换来了多少?没有多少。

这种情况下太冒进,太不脚踏实地,所以我们可以想象未来会出现什么情况,也许高铁这次出现的事情就是电动车冒进的下一个命运,有可能就是这样的结果。

这些东西如果我们不去仔细看待、去检视,将来我们付出的代价远远比现在的投入成本要大得多。

电动车跃进暗含国家意志 部门利益之争难以调和

主持人:如果请二位做预警,宋健老师您从技术的角度预警一下,如果我们持续用这样的发展速度而忽略存在的隐患,可能会产生什么样的问题。葛轩我想请你从政策的层面、从整个市场环境的层面来看一看,可能我们会涉及到汽车行业发展体制存在的问题,又可能会带来哪些后果?宋健老师。

宋健:现在我倒觉得纯电动车的发展要想带来很严重的后果也不容易,最主要就是由于它的性价比太差了,没有谁去用它,它并不像高铁那样用国家意志一下铺开了使用。

比如纯电动车,原来推出补贴以来……原来是准备贴50个亿,好象现在只发出去1%,就是5000万,那99%没人领,为什么呢?就是因为普及程度不够,大家觉得这个车子,就算享受你的补贴,价格还贵,再加上性能又差,一个价钱又贵性能又差的东西当然不容易普及开来。由于它没有普及开来,目前它能带来多大危害倒不好说。

我觉得开始用的时候一是要加强对驾驶员的培训,要知道可能会出什么故障,出了故障如何处理;任何一个车只有在应用中才能不断地去完善,另一个就是在开发过程中,基础实验一定要做够了。

我觉得,把这些东西注意了以后,倒不见得会发生多么严重的事故,假如这些东西都不注意,那当然还是有可能的,盲目普及。

主持人:在您看来,我们现在缺失的基础性实验如果要全部完成,大概需要多长时间段?

宋健:最主要的是由于纯电动车不赚钱,由于不赚钱,各个企业都不希望投入去做这些技术实验,大家没数,做那个东西要花钱的。

主持人:但我们看到国家也给了巨额补贴呀。

宋健:国家给了谁补贴?有人领了吗?比如卖一个车你补贴六万块钱,补贴以后仍然比燃油车贵,再加上它性能还差,预计不到这车有什么市场,因此你贴给谁了?

国家科技攻关863项目倒是发了很多电动汽车研发的费用,说句实在话,那些费用完成得都不好:从教练员、运动员、裁判员基本都是一个队伍,最后就导致了钱倒弄下去了,真正的工作实际是不充分的。

之所以还推出一些车,那是国家要求的。领了你的钱,最后什么车都没推出来好象很没面子吧?最后就弄出来一些没有经过严格考核的车,这是目前的实际现状。

主持人:我们看到政策导向对消费者引导还是具有非常强力的作用的,比如我们看到大家都在纷纷期待国家会不会马上推出……比如北京这种摇号限购的城市,可能你买了电动车就不用上牌,类似这样的优惠政策如果陆续推出,会不会促进消费者把选择方向转到这些车型上,形成产业的发展。

葛轩:其实政策导向固然有政策导向的力度和作用,但我们首先应该看到一点,我们现在所处的市场环境是由市场价值规律来起作用的,消费者买不买你的电动车,把讲究的是性价比、实用性和安全性,如果这三点做不到,你就是补贴给他10万块钱,买了以后开他会要命,他敢买吗?这是一点。

另外一点,如果谈到高铁是国家意志的话,电动车多多少少也有这么一点影子。现主管我们汽车行业的最重要的是几个部门,工信部和科技部,这两个部门的最高领导人都是做汽车行业出身,应该说他们对汽车技术是比较理解的。

为什么两个部门之间会出现技术路线上的争论,每个人的想法是不一样的,我认为在这里面各自有各自的打算,说得难听一点——用一个词就是“部门利益之争”。但这里面固然有部门利益之争,也有对整个国家经济形势发展的担忧。

有一点很担心,正是部门之间的难以调和,才让我们的政策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来。

主持人:您刚刚谈到的利益之争,整个电动车行业会有哪些产业链涉及到部门利益?

葛轩:看一下杭州自燃的电动车入局的有哪些?有整车制造企业、有做电池的,还有国家电网,比起传统的内燃机汽车产业链,打造电动车产业链,除了新增的电池、电机、电控电池之外,其它相关的整车制造基本还是跟以前的产业链重叠。

新增这块的电机、电控和电池,再多加一点,将来这个行业要想正常运转,或者进一步健康发展,应该有专门的技术检测部门,检测标准要跟得上,要有这样的专门队伍。

另一点,以后资本市场也会动起来,关于在这一类市场切入时,比如保险、理赔等相关的也会切入,你说它的产业链有多大?我说的这些,都是这个产业链上依附的点,任何一点它都可以做大,所以应该是新增了一些产业链上。

鼓吹新能源者或为利益寻租 或为政治资源

主持人:在这个过程中消费者处于什么样的位置?

宋健:我感觉我们的消费者基本只受舆论的导向。对于电动车、技术水平都没有清楚的认识,再加上现在鼓吹新能源的人嘴比较大,把舆论基本控制住了,就像您一开始说的,发展电动汽车一定是终极趋势,是目标,但像我这种做汽车的,我从来没有把电动车作为终极目标,为什么?100年前左右燃油汽车超越电动汽车,最后把电动汽车基本淘汰时,那是靠性价比,是靠优越的性能和低廉的价格,而现在的电动汽车看不出来从哪条技术路线上使得它的性能超越燃油汽车。

先不说普及,就现在的原型机都做不出来一个,哪怕你能花巨资做出一辆电动汽车,使得它的性能超过燃油汽车,哪怕花一万倍的价格,这样的原型车都造不出来。

那些鼓吹新能源汽车(此处代指纯电动汽车)的人,他没有任何依据,甚至于节能环保的依据都不充分。

为什么?纯电动汽车,电从哪儿来?就我们国家来讲,80%以上的电是来自于煤电,烧煤发出来的电最后用来驱动汽车:第一,效率是不高的,第二,碳排放是高的,这两个结论是肯定的,既然碳排放是高的,烧煤发电,有害气体的排放要远远大于汽车尾气的排放,这也是个事实,因此实际连节能环保这个结论都不能下的。所以这么看来,几乎是一无是处。

现在就说它会淘汰燃油汽车,是终极目标,这样的话是不能说的。

葛轩:有些部门的嘴比较大,他觉得中国消费者消费不理性,新能源应该是一块可以忽悠起来的市场。

主持人:消费者是被忽悠了?

葛轩:可以这么说,因为会上一些噱头,比如节能环保。

宋健:事实上你仔细去计算,不可能节能环保。

主持人:可以为我们算一笔账吗?

葛轩:要提到很有意思的一点,就是电池的价格,中国南方有一个城市,也是国内现在所谓做电动车忽悠最厉害的,车可能卖到13万,但一块电池就卖7万,如果电池拆掉,还剩下的汽车散件卖掉,我们知道拆掉卖散件会比买整车贵,这样一来他每做一辆都是赔钱的,他为什么还要做?

主持人:这就是我们很奇怪的,纯电动车没有优势,甚至一无是处,又不赚钱……为什么这些人要鼓吹纯电动车,要忽悠消费者相信它?

葛轩:为什么会这样呢?我们国家和别的国家不太一样的地方:一个是政策导向,另外一点是企业在发展中最好的资源是政治资源。

如果这个东西炒作出来成为标杆,这个社会上最优质的资源就会向你这个企业倾斜,你就会获得社会荣誉,国家的财政补贴,政府领导的高度关注。

这些东西出来之后经过媒体的包装和渲染,可能消费者就会觉得你做的真正是好东西,但是不是好东西,真正理性来看我们要打个问号。

为什么他要这么做呢,除了真正卖车,电池会赔钱之外,在其他方面它是会得利的。

主持人:比如哪些“其他方面”?

葛轩:比如我刚才提到的财政补贴,国家领导人对他的重视,甚至他从银行贷款也很方便,社会资源向它附寄,不是哪一点的,而是方方面面的,这些企业的产品也许不怎么的,但这些企业的领导人都被包装成了明星,你明白吗?在中国发展企业,这是很重要的。

宋健:过去也有一些企业,他过去做汽车很不出名,由于他的电动车做得好就变得非常出名了,实际上他获得了无形的广告,或许他花100亿都做不出这样的广告效应来,一大堆媒体宣传他,那都是没有花任何钱就宣传的,用其它方面得到的东西来补贴这方面。

再加上他所做的那几个车很可能就是拿国家财政补贴做的,最后他也没赔,但他绝对不会大规模去做,因为大规模做可能他就赔了,他只做少量的,打个比方,国家给了他一千万块钱,其中只拿出三百万块钱做出这几辆车,哪怕一分钱没卖,他也没有赔呀,就是这个事儿。

主持人:说到根儿上还是利益。

葛轩:可以这么说。

宋健:广义的利益,因为你把名誉、无形的广告也都当成利益的话,那也是利益。

资源配置应“防忽悠” 向实干者倾斜

主持人:谈到这个问题,实在令人痛心且遗憾。看到了经过这么长一段时间的被忽悠、张望与期盼,消费者目前确实很难得到我们预想中的美好的电动汽车未来,同时纳税人的钱还被拿去做了一些可能永远看不到结果的事情。

有时候我们也会给自己打气,会不会是我们必须要做这件事情,放眼全球的话不做我们就落后了,这是我们必须要付出的代价?

葛轩:理论上来说应该是一定要做,就是资源给谁的问题。我认为资源应该给做真事儿的人,忽悠的那一种……

中国社会上有那么多人、那么多媒体,说白了这个社会的监督力量和媒体的公德心、道德感给做实事的人、做实事的企业。

宋健:实际上做实事的人由于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宣传,他反而得到的少,而那些会忽悠的人得到的多,因为他就是到处宣传嘛,因为政府的钱你不宣传是拿不来的,说实在的,你不忽悠,也是拿不来的。

葛轩:对于资源配置,我有这么一个想法:一方面有限的社会资源和财政补贴向做实事的企业倾斜;另外国家应该有侧重的,对于重点几家大学实验室以重点扶持,使科学技术研究从实验室向现实转化。

当然企业发展到现在,也有一些企业有自己的独立实验室,一方面做市场的同时一方面也在做研发,但毕竟独立学者、社会大学可以做到第三方(独立)。因为做学问的人、做技术的人本身有专注性,不像商人那么逐利,这种情况下,资源的配置效果可能会更高一点。

如果大学实验室都空着,学者们都坐而论道,那些忽悠企业忽悠来忽悠去,让所有的社会资源都配置到他那儿,那对我们来讲绝对是灾难。

宋健:从另一个角度来讲,由于国家在新能源研发上——尤其是科技部,在汽车领域里研发的科技领域头子——很可能三分之二都放在电动车上了,总是没有很好的结果出来。

这些人好象就绑在战车上了,反正要不然就要受到人家的谴责——花那么多钱什么也没做出来——那就站在审判席上了,还不如就硬挺着做下去。这样就导致钱越花越多,也可能是浪费得越来越多。也或许什么时候取得了突破,那就好下台。

葛轩:宋老师说的这个情况他应该是深有体会的。

宋健:再比如工信部部长是做传统汽车出身,对于汽车毕竟他站在汽车产业的角度来讲、从市场的角度来看,很可能觉得:你那个确实离产业化远着呢,我这是实实在在的产业,不能去做那些虚的东西啊。

葛轩: 谈到另外一点,科技部的最高领导人本身也是学者出身,也有自己的学者情怀,希望在他的任内能做出一些对中国老百姓实实在在的能被历史记住的东西。

但新能源这个东西,很多人的看法是一场赌博,如果你突破了,确实可以青史留名,如果做不到的话,也许很多媒体将来会毫不留情地审判你,所以两个部委之间的态度就成了企业的分野。

大国企,可能跟工信部的想法多一点,而中小企业,不太知名的企业,知道科技部有这样一个心态,国家更高领导层也希望能够在自己任内做出更多的值得在历史上书写一笔的成绩,钻了这个历史时机的空子。

搞不搞噱头,现在为时过早,但我们可以看见确实有冒进的苗头。所以提出了一个问题,部委之间在路径选择上有自己不同的看法,消费者也许是能被忽悠住的,但有些事情确确实实需要有些人脚踏实地地去做,我们不能因为整个行业乱象纷呈就觉得这个行业(不好)。

两个方面要杜绝,一方面觉得这是一场豪赌,前途黯淡,也不能这样说,因为中国这几十年来参照资本主义一两百年来的工业化进程,人家因为工业上的创新获得了很多诺贝尔奖,我们在这个领域上经过自己的不懈努力也许也能做出自己的一番成就来未可知。但也不要过分乐观,过分乐观的情况下全民冒进那也是一场灾难。

纯电动汽车处于基础研究阶段 不应急于大力推广

主持人:我们谈了很多行业纷乱的怪象,也谈了很多利益之争,作为普通的中国老百姓,我们并不想关心哪个企业得了便宜,也并不关心未来谁的政绩怎么样,会在青史上留下怎样的名声,但我们需要知道如何安全、高效地过上自己未来的城市汽车生活。

最后也想请二位谈谈各自的观点,在这样的乱象中,二位认为我们应该怎么去赌,应不应该赌,应该怎么走新能源车这条路呢?

宋健:我觉得新能源车目前的做法确实有很多激进,很多技术路线走得也不是很恰当,起码不是一条实用的路,有点儿类似于赌博、弯道超车(的意思)。

说实在的,弯道超车本身就是赌博,因为本身弯道超车就是违章的,因此你在违章的情况下,要是你的水平不高,很可能会车毁人亡。用它来形容这东西确实也很恰当,一个是心情,一个是你确实很嫩,急切的心情,加上水平也不是非常老道,才会选择这么一条路。

觉得正确一点的新能源的路还是应该先加强基础研究,不要急于应用。

为什么我们国家非要选择不节能环保的车(纯电动车)来使劲鼓吹、使劲推广呢?我非常不解,我只能把这个东西当成……也可能是有些人为了实现一些人或一些集团的利益吧,最后选择了这么一条路,也可能他觉得混合动力汽车国际上已经走得很远了,我们追也追不上,干脆就赌一把,看看纯电动汽车我们是不是能走在前列。

但实际上我自己感觉到纯电动汽车现在是基础研发电池的时候。说实在的,电池性能只要不过关,(电动汽车)性能是不可能和燃油汽车相比的。

主持人:现在不是争既得利益的时候,也不应该是赌的时候。

宋健:对,我觉得应该踏踏实实地做基础研究,因为这样的话你也在做研究,并不会被落下,现在不是纯电动汽车被推广的时候。

葛轩:在我们这个国家有一句话,我们是一个“集中力量干大事”的国家,也是因为这样,我们在过去几十年中集中了全民力量搞出了两弹一星,值得全民骄傲。但针对新能源汽车,谈点我个人的看法,它也应该有分工,反观现在的现实,所有汽车企业,不管大小,都在搞新能源,全面开花,全面开花的结果就是都没有开出花来,所以这种状态是不好的。

主持人:有人认为全民开花是百花齐放。

葛轩:那要拿出真东西来,没有真东西那就是胡扯八道嘛。

如果全民乱糟糟的大家都在往前赶,假干的得到了社会资源,干不出事儿,真干的默不出声,没有得到社会资源,可能就会拉长时间线,拉长时间线后我们在和国际市场竞争上就会失去市场先机,这样就会损失市场,将来也就损失话语权。

因为这都是相互循环的,损失了这一点,一旦时间落后,可能我们损失的就不仅仅只是这一点,就像多米诺骨牌,推倒一块,后面全部都落后了。

主持人:二位最后还有没有对企业和消费者说的话?

葛轩:对企业,怎么说呢……现在的企业都在看国家政策怎么出来,现在的消费者也不傻,这东西好不好他是有判断的,传统汽车造的样子大家会买,毕竟它技术过关了,但新能源毕竟关系到个人的生命财产安全,我觉得消费者还算是理性的,没人敢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你要让我说什么,可以等等看。

消费者这块我觉得好说,企业这块在等、在看,我们做媒体的也在观察,如果将来过了一段时间国家的政策出来后还有这种不足之处,或者是有利益寻租空间,被一些不做实事的企业钻空子,作为媒体的立场,我们还会写文章呼吁,让国家来修补这块。

宋健:实际现在企业是看国家政策的,因为新能源这块,想在市场上通过这个来获取利润,现在没到这个时候,国家在哪些政策上扶持得狠一点,它就往哪个方向做呗,现在企业基本是这样,我觉得企业在目前阶段以这样的态度来做也无可厚非。

我觉得我们国家的消费者相当理智,作为个人消费者来讲,比如国家现在使劲推的纯电动汽车,几乎没有人买,但国家有点儿禁止的什么小型低速电动汽车,根本不给上牌照的,这些东西在山东,每年几十万辆的生产,都是老百姓买走了,那个没有任何补贴,通过这个事实的对比就说明我们国家老百姓不那么好忽悠(笑)。

主持人:“防忽悠”不只是老百姓,其实我们整个国家在政策领导层也应该学好“防忽悠”,感谢各位收看今天的节目,时间关系到此告一段落。

其实就像我们并不怀疑未来火车会越来越快一样,我们也并没有放弃对电动车解决方案的探索,但核心问题在于,我们应当如何对待转换过程中所出现的各种问题,带来的各种冒进和垄断,以及我们刚刚在探讨中谈到的各种不够严谨、混乱以及冒进导向下带来的各种问题,未来我们希望在电动车领域不再让消费者充当实验室小白鼠的角色,也不再拿人民的生命财产开玩笑。

节目最后,再次感谢二位专家的到来,也谢谢各位的收看,下期节目再见。

1 2 3 4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每经12点新华社评论:鼓噪“外交抵制”严重违背奥林匹克核心价值 ;中国选手王艺迪战胜伊藤美诚晋级4强;吉林越狱犯朱贤健被抓获

每经12点新华社评论:鼓噪“外交抵制”严重违背奥林匹克核心价值 ;中国选手王艺迪战胜伊藤美诚晋级4强;吉林越狱犯朱贤健被抓获

每日经济新闻
2021-11-28 12:16:14
全果出道的“龙妈”身高157cm,为啥能成为全球性感女郎?

全果出道的“龙妈”身高157cm,为啥能成为全球性感女郎?

娱圈有料
2021-11-27 12:40:17
空军最尴尬的三代机:服役200多架的歼-10A,为何很难再担重任?

空军最尴尬的三代机:服役200多架的歼-10A,为何很难再担重任?

星空军事
2021-11-28 10:15:33
60岁老太六千万招募男友,10万小鲜肉争相报名,喊话:不给钱也行

60岁老太六千万招募男友,10万小鲜肉争相报名,喊话:不给钱也行

娱乐下饭菜
2021-11-28 23:31:16
张兰建议封杀“黑人陈建州”因为政见不同殴打大S前夫汪小菲

张兰建议封杀“黑人陈建州”因为政见不同殴打大S前夫汪小菲

游娱视界
2021-11-28 22:46:47
11.28真的都一致看跌了

11.28真的都一致看跌了

五柳滚雪球
2021-11-28 20:50:07
热议曼联1-1切尔西:完全发挥不出C罗的特长!只是互相折磨

热议曼联1-1切尔西:完全发挥不出C罗的特长!只是互相折磨

贝塔说体育
2021-11-29 02:56:24
32岁大龄剩女感叹:相亲男太现实,没把握得到我的人,不愿意付出

32岁大龄剩女感叹:相亲男太现实,没把握得到我的人,不愿意付出

秋酷子
2021-11-26 21:55:30
微信两个功能突然收费,数亿人受到影响,网友大喊不用了

微信两个功能突然收费,数亿人受到影响,网友大喊不用了

资讯沸点
2021-11-28 15:13:42
下周A股重要看点:昨夜全球股市突遭断头杀!A股会走独立行情吗?

下周A股重要看点:昨夜全球股市突遭断头杀!A股会走独立行情吗?

晓兰生活
2021-11-29 01:52:03
4-0!王曼昱:这个比分没有想到,谈到对阵陈梦:一分一分去拼她

4-0!王曼昱:这个比分没有想到,谈到对阵陈梦:一分一分去拼她

月下追寻者
2021-11-28 15:17:49
刘敏涛穿低领装拍写真,拍照动作惹争议,被质疑“打擦边球”

刘敏涛穿低领装拍写真,拍照动作惹争议,被质疑“打擦边球”

娱乐圈的阿三
2021-11-28 01:04:16
怀疑生产线被“克隆”,郭台铭状告比亚迪,王传福回应:故意捣乱

怀疑生产线被“克隆”,郭台铭状告比亚迪,王传福回应:故意捣乱

60秒商业解读
2021-11-28 00:13:00
答秦朔先生:柳传志是独一无二的?

答秦朔先生:柳传志是独一无二的?

司马南
2021-11-28 16:44:30
原太原市委书记吴政隆当选江苏省委书记,原山西省财政厅厅长潘贤掌跻身江苏省委常委

原太原市委书记吴政隆当选江苏省委书记,原山西省财政厅厅长潘贤掌跻身江苏省委常委

山西品位生活
2021-11-28 19:25:39
保罗:哈登目前打得很不自在,因为篮网没人像火箭那样宠着他

保罗:哈登目前打得很不自在,因为篮网没人像火箭那样宠着他

Only篮球
2021-11-28 15:43:11
超40万人涌入拉夏贝尔直播间!供应商:快倾家荡产了

超40万人涌入拉夏贝尔直播间!供应商:快倾家荡产了

21世纪经济报道
2021-11-26 10:03:54
林彪评价说:跟陈独秀、张国焘、王明相比,毛主席就是英明的

林彪评价说:跟陈独秀、张国焘、王明相比,毛主席就是英明的

【历史客栈】
2021-11-27 11:23:00
联想出昏招,拉格力垫背

联想出昏招,拉格力垫背

妈妈的好帮手
2021-11-29 01:54:11
苏贞昌女儿也想不到,自己父亲刚被大陆惩罚,岛内又传来了坏消息

苏贞昌女儿也想不到,自己父亲刚被大陆惩罚,岛内又传来了坏消息

前沿时刻
2021-11-28 00:01:22
2021-11-29 07:22:44

头条要闻

媒体:美太平洋盟国或投奔中国 美国议员"急红了眼"

头条要闻

媒体:美太平洋盟国或投奔中国 美国议员"急红了眼"

体育要闻

陈梦女双2-3负伊藤/早田 王曼昱/孙颖莎3-0进决赛

娱乐要闻

私生饭直闯明星住处 拿走私人物品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钟南山张文宏吴尊友对"奥密克戎"最新发声

汽车要闻

真香预警?日系豪车开启插电混动的大门

态度原创

亲子
艺术
教育
数码
军事航空

亲子要闻

“妈妈,为什么别人都开车你骑电动?”孩子的敏感问题怎么回答

艺术要闻

达蒙·加尔古特谈《诺言》

教育要闻

2022国考今开考:报考首破200万人 平均68人竞争1岗

数码要闻

RTX 4070售价曝光 网友:这价格能买到就好了

军事要闻

张思南:澳防长言论是对中国人民的侮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