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汽车频道 > 声音·访谈 > 正文

汽车行业正处技术和产业变革期 主力用户群体改变

2018-05-31 16:24:56 来源: 网易汽车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大众汽车集团(中国)执行副总裁张绥新、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名誉理事长付于武、国家新能源汽车知名专家王秉刚、前江淮汽车董事长左延安、博世(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执行副总裁徐大全、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金沙江联合资本主管合伙人潘晓峰,与主持人寰球汽车传媒董事长兼CEO吴迎秋,围绕“产业变局与开放竞争”议题进行了深度讨论。

汽车行业正处技术和产业变革期 主力用户群有所改变

付于武:汽车的革命确实进入一个新的时代。我记得十年之前,我们汽车产业谈我们的任务是什么?两个关键字,升级。燃烧效率不断的升级,低滚阻,低风阻,内燃机,高效。我记得2008年,在布拉格参加国际汽车协会的常务理事会,那我跟张博士说,大家认为未来新的技术方向是什么?有一个国家,一个代表一票,大家投下来的结果三个方向:一个是动力,第二,互联网,第三,电动化。当然绝大多数代表是选了动力,就是内燃机提高,提高再提高。传统汽车升级,升级再升级。

特别是最近几年,我确实觉得我们整个产业的任务绝不是“升级”两个字可以来概括的,更应该是转型。转型的之深刻,面积之大,规模之大,影响之大,具有颠覆性的,我们现在行业有两种声音,几乎是一样认为技术方向上看我们可能是新的四化出现,一个是低碳化,这是最高境界,第二,就是电动化。第三,智能化。第四,共享化。不要说新势力、旧势力,我们大家都接受这个观点,新生态,共享化,要从一个车辆的提供商做一个运行的服务商。还有一种声音,不要说低碳,就说动力变成电动化、智能化,共享化,轻量化。我认为这四化不管怎么描述,说明我们的产业革命到了一个新的时代。这个变化令人眼花缭乱。所以我们觉得我们这代汽车人在大的汽车变革,产业革命的时候,我们这一代,特别是我和秉刚主任都是70后的,觉得很荣幸。我们干了几代,我们赶上了变革的时代。所以这个变化,这个变革我们一定要正确迎接它,拥抱它。

主持人(吴迎秋):付理事长讲的这次变革两个推动力:一个是技术的推动力,产业升级。这个应该是外部的东西可能更多一些。第二个,内在的,它就是产业革命本身内在的一些动力。这是两个推动力。所以您刚才说,您跟王老两个是,王老应该是80后,您是70后。我想这次的变革在外界来看,新能源是大的推手,您怎么看这个变,怎么看过去几年新能源发展的势头,出现的一些新的现象?而且我前两天还听过您一个报告,我就感觉您对我们整个新能源的发展最近有新的思考,我听完以后是非常感兴趣的,您也可以在这里跟大家再讲讲,结合这个来谈这个变。

圆桌:对话产业变局与开放竞争 混动车或为新趋势

王秉刚:我觉得刚才付理事长讲的非常对,就是说这个变革,一个是技术变革,一个是产业格局的变革。这两方面都是非常新的。技术变革现在最突出的,围绕新能源的进入,汽车能源结果的一个改变。这个改变我认为是巨大的。应该说100多年汽车的发展主要靠石油,现在我们可能要改变这个状态。这个意义对我们来讲是非常巨大的,就是一个中国要继续的汽车工业往前发展,我们汽车进一步的普及,让更多的老百姓享有汽车现代文明,我们石油是不能够完全依靠石油,这个是非常清楚的。

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我这段说的比较多的,就是环境问题。这个我看中央从十九大开始,好几个会不停的在说环境,讲环境要蓝天保卫战,要治理大气环境,三个重大事情之一。我觉得发展新能源汽车也是一个治理环境的一个重要的措施。

现在这几年经过大家努力我们看到了希望,就是电动车能够成功。头几年我们还有很多怀疑。现在问我的想法,就是这个变革是充满了希望。就是说中国新能源汽车的发展的主要的取向是纯电动。我觉得这个越来越深信,这一定不能动摇。我觉得这点体会也是我想的。

另一个,讲产业格局的变化。产业格局也是围绕着新能源汽车,发改委搞了一个新建纯电动车管理办法。最近我们在修改这个办法。这个就是说让一些新兴的企业,新建企业进入传统汽车行业,这个事情我也觉得非常重要的,非常大的变革。也是围绕能源汽车,大家更多人来做。但是现在兴起来的汽车不断在新能源汽车有一些想法,他们在智能化上也有很多想法。

主持人(吴迎秋):我们一会儿再来深入的聊。我们现在围绕你们怎么来看这个变。刚才王老其实讲的,就是增加了一条,就是我们对环境的要求,促使我们汽车必须变。

左总,您是我曾经在几十年前就说过,左总是我们汽车行业的小诸葛,现在已经是老诸葛了。在您的脑子里有很多的看法。当年您江淮,那时候江淮默默无闻的时候您已经有很多看法,你是看到了很多的机会,也看到了很多问题。在今天这个时代您回过头来看看我们现在的变,是变成什么样子了?

圆桌:对话产业变局与开放竞争 混动车或为新趋势

左延安:离休六年时间了,所以对汽车行业的大事、小事的关心的也不像以前了。不是诸葛了,能保持正常思维就很满足了。我从一个老汽车人角度来看,我觉得是量变,不言而喻,因为是几十万辆现在到两千多万辆了。

第二个,质变,一条路线就是技术进步。原来传统的燃油汽车在环保、安全等方面,像现在智能网联化,电动化,这个进步是飞速的,很快。同时,从驾乘体验和可靠性来讲,也是非常大的变化。质变从两个维度来讲。

第三个,产业结构的变化。刚才张博士也说了,由过去的一汽、东风,现在国有的、合资的,马上又开始独资的了,新能源汽车马上有独资的了,民营的,还有新造车势力,就是结构越来越丰富。而且我感受这几年感觉到特别欣喜,就是看到像吉利为代表的民营企业的崛起,这可能是中国品牌汽车的一个希望,我认为非常重要的一个变化,从产业结构优化方向是朝这个方向走,包括大企业的。

第四,整个产品,过去(缺重少轻),主要靠进口,现在什么都有了,而且产业链又非常完整,但是我感觉到也有变化不大的地方,我们中国品牌乘用车整体的精准实力还不能够令人满意,进步还不是那么快。第二个,零部件进步也还不尽如人意,我从做整车角度来看,所以也有很多变化的地方,也有一些应该变没有变到位的地方。

主持人(吴迎秋):讲的非常好。这就讲到了,徐总,其实左总给您出一个题了。他刚才讲了,不变的,就是我们现在零部件的水平和现在变的时代好像有点不够。您当然是博世,您是在前面的。您怎么回过头来看,零部件的行业的变化?

徐大全:刚才几位老先生都谈到了技术的变化,对车市未来得影响。但是我个人觉得,作为零部件角度来看,车厂还好吧。大家要互联化就跟阿里巴巴合作,把互联带进去,还可以照样生产车。但是对零部件行业来说,具体到一个一个的公司的角度来说,这个挑战更大。因为过去的50年,100年中间,每一个零部件公司都变成了很专业化的公司。我只生产这一类零部件。好在博世稍微好一点,我们生产的产品还多一点。但是我给你举一个数字你就知道这个挑战对我们来说多么巨大,博世大概全球一年我们汽车业务在400亿欧元。这中间一半200亿欧元左右是电喷,汽油、柴油,这将近有10万员工生产研发制造这个东西。现在突然告诉我们,五年、十年以后我们不要燃油车了,对博世来说我们132年的公司了,不能在我们这一代人手上断送掉。所以大家的这种转型,来找新的投资点,新的产品,跟互联化结合,这个需求更加更加迫切。所以我觉得零部件的挑战比危机感,比主机厂高的多。

主持人(吴迎秋):沈总您今天身份最特殊,跨了两头,我们讲传统和新势力,当然我对这个概念不太认同,一会儿会说,但是无论如何已经把你推到这个上面,您在一些场合也在威马的特点,很有意思,而且代表了你的一派,说一讲讲您怎么看这个变,因为这个变给你带来了威马,如果没有这个变,也没有威马存在了是不是这样的概念?

圆桌:对话产业变局与开放竞争 混动车或为新趋势

沈晖:几个方面的变我们比较关注:一个是用户的变化。用户变化我觉得是我们真正一定要关注的及因为现在咱们新的,用车一族,首先几个大的变化,一个对品牌的忠诚度越来越低一,特别适合中国市场的创业者,就是说中国用户对品牌没有忠诚度,只要好,他们对新品牌特别关注。我记得十年前,二十年前大家买了品牌要露出来,现在年轻人买东西最好品牌不要露出来。这是一个变化。

第二个变化,我们比较年轻用户,不崇尚进口品牌了。现在很多人认为我们国产品牌就好。只要你产品做好了,照样世界水平,不比进口的东西差。

第三个变化,所有权和使用权,使用权越来越重要,所有权相对不重要了。也就是说,我只要有车用,我当然可以买车,我也可以用手机叫车,或者我自己的车有不用的时候分享给人家,或者我需要的时候,长期从人家那边分享车过来。所以这些我觉得都是嫌疑我们中国用户的一个变化。这个是我们最最关注的一个变化。

第二个变化,产品的变化。因为我认为产品将来我们在做的就是移动智能空间。这个移动智能空间其实很多用户逐渐是从自己开,慢慢到全自动的过渡,这个周期当然会比较长。当然一定是按照这个逻辑。这个车本身刚才讲了四化,我们稍微有点不一样,我们讲的四化是共享化这是一样的,电气化这是一样的,但是我们另外将来的是智能化跟自动化,是不一样的。因为我们把自动化和智能化,智能化更强调人和车交互之间更方便,这后面的研发力量跟工程师的专业水平是不同的。自动化更强调自动驾驶,这个更多跟整车集成在一起,智能化更多是软件,人车之间的交互,智能化在互联网上更像当年最早的时候是PC出来的时候苹果用的(猫斯),这个其实就是人机交互的一大步,就是当时人和PC机交互更方便了。后来智能手机出来了,这就是手机和人之间的交互更方便了。当然我们坚信将来的产品是纯电动的,我们是同意王秉刚老师的。什么过程呢,将来智能移动终端,权重驾驶能够做到的时候,它其实就是机器人,形态上不是机器人,但是就是机器人。大家想想机器人的能源一定是电池,它不会背着发动机到处跑。从汽车的特性来讲,纯电动才能从反应周期,从执行方面是远远优势于发动汽车的,特别是高速的情况下,所以这个一定是纯电动,一定是机器人。只是说周期,革命的道路可能有点曲折,这个目标是对的。

第三个变,产业环境变化。首先外资50、50的放开。第二,刚才两位领导也提到了,先就是产业政策的变化。对我们创业企业来讲,我们是欢迎这种变的。因为只有变了,大的产业环境,大的政策环境变了,其实对我们来讲我们才能找到一个生存空间,才能发展。只要我们抓住用户变的心智,打动用户,抓住用户心智,他们怎么变,只要把我们自己产品做好,大的环境怎么变,越变其实对我们越好;越不变,我们这种创业企业越不能生存。当然我个人经历也是,我们开玩笑说也是比较善变的,当年1991年国家鼓励出去留学,我就跑到国外留学。到2000年初的时候,大量留学生回国,我就回中国来接受祖国了。在吉利企业国际化的时候我又参与了。总理说创新创业,我又跑出来创业。但是这个变还是响应国家大的号召,大的市场环境,所以目前还能勉强生存。希望在各位领导支持下能够更好的发展。谢谢大家。

主持人(吴迎秋):沈总很有意思,从他的变看到这个变,你顺是变来的,只有变才有机会,这个话其实说给潘总听的。潘总最早也是汽车行业的人,但是后来他变了,他开始玩儿资本了。但是玩儿资本他看到了汽车的这些机会,不变你是没机会的。你是变中求胜的人。所以在你的眼中,你看看变里的机会,那是很多很多。你给大家讲讲,你觉得现在的汽车行业到底有多少机会啊?

圆桌:对话产业变局与开放竞争 混动车或为新趋势

潘晓峰:刚才吴老师讲了,财富变中求,不是险中求。变成是很大的,我原来自己体会很深,原来我转行做投资,我说看看汽车行业有没有机会,那时候是2002、2003年。基本上一圈看下来我们没有机会,主机厂不需要我们投资,我们的产业也非常的稳定,规模也非常大,也不是我们这些小资本可以介入的。直到真正的电气化推动开始,我们看到了一个围绕着动力系统的改变,逐步的产品的形态,以及随着整个社会技术进步,包括互联网、人工智能、社会变革埃莱了一系列的变化。所以在我们眼中,我是乐观主义,我看到的更多机会。

前面各位讲了很多,我想提三点:第一,我特别赞成沈晖老总的。首先从任何一端,我们从消费者,我们的客户来开始看,这个确确实实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们的观念,理念,互联网这一代成长起来了,包括对品牌发生了悄然的变化。包括我们经常提到的小镇青年。这个正在成为咱们购车主力。这些人可能我们说的是小镇,包括我们在北京、上海、广东奋斗的这一批的年轻人,以及包括物理上居住在三四线城市的,这些正成为中国消费升级的一个主力军。我们在设计产品的时候有没有考虑到他们?包括他们的一个需求满足?这个我觉得是核心的出发点及首先我们解决,我们这个是服务谁,卖给谁的问题?所以刚才沈总已经讲的很到位了。

第二个我们看到一个比较大的变化,实际上是跨界。不简简单单的是说新的势力来造车。其实更重要的是我们要去关注,像戴姆勒也好,大众也好,大家不再说自己是一个汽车制造公司了,它们不想说自己是一个公司。就像小米,它不会说是一个手机公司,它坚决否认自己是一个手机公司。它虽然绝大多数业务量来自与卖手机。如果小米手机公司,它今天不是这个估值。所以它一直说自己是互联网公司,自己是新零售的公司。卖手机是它获客的一种方法,我通过这个方法不断获得客户,还挣了他的钱,所以我是负成本获客,然后我来经营他,你会成为一个小米粉,你会在它的生态链里消费,所以购买一次它的产品,会终生成为它的消费对象,这是投资者看到小米的投资价值。

看到国际汽车领先的,大家都把口号改了,大家说我们是出行服务提供商。所以这个是我认为正在发生一个最大的变化。就是一个产品制造企业,通过互联网技术,人工智能技术,以及现代金融业的工具,正在原初的制造延展到服务业。实际上中下游坍塌了,会重构,像我们国内,像吉利它会跨到网约车,实际上这个趋势才是最大的。所以我可以大胆的预测,像滴滴这样大的平台,它将来,如果从今天看,它五年、十年后可能和宝马变成同一种公司,只是大家从不同的渠道在介入。这个推动者就是技术,拉动力就是消费者。消费的改变和社会结构的改变。

第三点,我觉得看中国汽车行业的发展,我们其实大家都是比较乐观的。但是现在最近一系列的动作,包括开放,股比放开,而且中国竞争的态势,我觉得还有一个变化会即将发生,就是我们从以前车相对是好卖的,会慢慢走向车相对难卖,也就是会对你的产品定位,以及后面的营销会带来很大的,这是一个质的转变。我们看到进行汽车金融渗透率不高,实质的原因是车还相对来说算比较好卖。但是再到3千多万,4千多万,外资进来,再降价,消费结构在改变,我想所有的会从相对好卖变的相对难卖。怎么样发挥现代金融的工具,怎么样把渠道下沉,下沉贴近客户,或者上浮到网络,我想这是车企大概非常关注的一个趋势。这是我们从秋天慢慢转向寒冬的,我觉得这个可能是个趋势已经在发生了。所以我们现在除了造车,除了出行服务之外,我们也非常关注这个领域里,你必须提前去转型,提前去布局,不但要能够生产出一个产品,还要能够把它会非常顺利的送到消费者的手中,最好终生能粘住他,成为你的用户。

张新颖 本文来源:网易汽车 责任编辑:张新颖_NAB7458
分页导航:
  • 第01页:圆桌:对话产业变局与开放竞争 混动车或为新趋势
  • 第2页:汽车行业正处技术和产业变革期 主力用户群体改变
  • 第3页:新造车势力挑战为交付 量产关键在成本控制
  • 第4页:付于武:与国际差距大 汽车产业短板是核心技术缺失
  • 第5页:降低进口零部件关税对企业影响较小
分享到:

热门车型推荐

1

奔驰E级 (合资)

  • 厂商指导价(万):42.58~61.68万
  • 级别: 中大型车
  • 上市时间:2004年
  • 在产车型:10款
  • 排量(L):1.5~2.0 AT
  • 油耗(L):6.8~7.5(官方)
2

雅阁 (合资)

  • 厂商指导价(万):16.98~25.98万
  • 级别: 中型车
  • 上市时间:2008年
  • 在产车型:10款
  • 排量(L):1.5~2.0 CVT
  • 油耗(L):4.0~6.6(官方)
3

别克GL8 (合资)

  • 厂商指导价(万):25.29~44.99万
  • 级别: MPV
  • 上市时间:2000年
  • 在产车型:7款
  • 排量(L):2.0 AT
  • 油耗(L):8.5~9.0(官方)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 降价榜
  • 热车榜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汽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