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汽车频道 > 行业 > 正文

12家共享汽车 8家保险额度"蒙查查"!

2019-08-07 07:34:46 来源: 南方都市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开篇语

2011年,可谓是中国“共享元年”,网约车、知识分享等进入中国消费市场。6年后,共享单车掀起中国共享经济高潮,以摩拜和ofo为代表的共享单车,不仅成为大众出行青睐的方式,也掀起国内资本市场的高涨热情。

国家信息中心的数据显示:自2016年起,我国共享经济市场交易额以年均40%以上的速度连续增长,到2018年,交易规模达到29420亿元,直接融资规模约1490亿元,参与者约7.6亿人。未来三年,我国共享经济仍有望保持年均30%以上的增速。

然而,仅两年之间,以共享单车为代表的共享经济消费方式暴露出管理不善、个人信息易被泄露等问题。但共享经济的故事并未因此结束,共享汽车、共享充电宝、共享衣橱等消费方式层出不穷。他们是否会重蹈过去共享单车的覆辙?为此,南都科创工作室推出“共享经济启示录”系列报道,旨在通过测评、调研等方式,找出这些共享经济消费方式的利与弊。第一篇聚焦共享汽车“陷阱”。

2017年,共享汽车热潮来到广州,PonyCar、幸福叮咚、EVCARD、GoFun等共享汽车品牌纷纷落地。两年间,共享汽车逐渐从一个新奇事物变成马路上常见的交通工具。然而,共享汽车目前的安全程度如何?哪些环节存在漏洞和风险?应该如何提升共享汽车安全系数?南都科创工作室以在广州运营的共享汽车为调研对象,梳理了共享汽车的“陷阱”。

事由

58起共享汽车法律诉讼40起涉事故及保险纠纷

2017年9月28日傍晚,在宁波市鄞州区的一个路口,骑着摩托车的杨某与驾驶一辆GoFun共享汽车的龚某在拐弯时意外相撞。经交警认定,相撞双方对事故负有同等责任。这场意外事故导致杨某多处伤残,各项损失及赔偿合计数十万元。

然而,当时GoFun的运营方首汽智行公司除了交强险外,只为租车投保了5万元的商业三者险(第三者责任险),保险额度无法覆盖。杨某因此将驾驶人、保险公司和共享汽车运营公司共同告上了法庭,诉求赔偿约40万元。

今年6月,该案一审判决首汽智行公司在超出保险限额范围承担20%的责任,赔偿47037.46元,而驾驶人龚某被判赔偿超出保险限额范围的188150元。

法院主张认为,首汽智行公司在其《GoFun出行分时租赁服务会员协议》中关于商业险保额5万元等的条款无明显加黑加粗标识,也没有尽到提示或明确告知义务,“使客户在使用共享汽车出行时对其风险承担处在不尽知状态,使客户不能做出真实意志判断。”因此,共享汽车运营公司应该承担部分保险限额之外的责任。

保险条例模糊不清,是否目前共享汽车的潜规则?南都科创工作室综合微博网友讨论热度、应用商店下载量等指标,选取了在广州有设点运营的12家共享汽车的APP进行了测评。

通过天眼查对这12家共享汽车已判决法律诉讼梳理后发现,12家共享汽车企业共涉58起法律诉讼,其中40起均涉交通事故及保险相关合同纠纷。

需要说明的是,这58起法律诉讼是已有判决结果的案件,未包含仍在审理、和解撤诉等情况。

根据统计结果发现,发生在个人与共享汽车运营公司之间的法律纠纷多是由交通事故引起,其中又以保险赔付纠纷居多。

而在法院的判决主张中,主要以共享汽车的服务协议为主要依据。除了具体条款,是否对涉及用户权责的重要部分加粗、加黑以突出显示,尽到明确告知义务,也是法院重点关注的部分。

测评

12家共享汽车服务协议1/3未突出任何重要内容

基于在共享汽车出现法律纠纷时,法院审理的主要依据是共享汽车的服务协议。南都科创工作室通过综合应用商店、网友反馈等渠道搜集了12家目前在广州运营或曾在广州运营的共享汽车APP,对这些APP注册前的用户服务协议进行横向评测。这12家共享汽车品牌包括盼达用车、响车车、环球车享EVCARD、ponycar、GoFun、立刻出行、驾呗、E流用车、有车出行、幸福叮咚、摩范出行、IGO共享汽车。评测服务协议为截至7月31日各APP在注册环节显示的当前版本。

评测发现,在12份共享汽车服务协议中,有4份全文都没有对重要的协议文字内容做出加黑、加粗等突出显示,分别是响车车、有车出行、E流用车和摩范出行。即便是有对服务协议中的重要部分做突出显示,大多也集中在突出用户责任和公司免责部分。

10家保险额度“神隐”未作突出

综合12家共享汽车服务协议来看,目前没有对保险险种和保险额度做专门突出显示的情况十分普遍,各家共享汽车的投保额度各不相同,多数在服务协议中“神隐”于大段文字之中。真正突出显示了保险险种和保险额度的仅有两家。

这让一般消费者很难在驾车之前就分辨各家保险额度的区别,相应地也难以在驾车前就充分了解到安全风险。从保险的角度来看,这意味着各家共享汽车的安全系数差别远比一般消费者想象的要大。

测评发现,各家共享汽车的投保范围和投保额度差别很大,几乎没有完全一样的两家。除各家均有基本的交强险和车损险外,三者险保额从10-100万元不等,并有4家未注明保额。而在注明保额的8家中,也有4家使用的是范围说法,如“不低于20万元”、“10-50万元”等,明确具体保额的只有4家。

险种方面,除交强险、车损险和三者险外,司乘险投保较多,共有7家投保,保额分别为1万元、5万元和最高50万元,其中5万元/人居多。另外出现的险种还包括划痕险、车上人员责任险、盗抢险、玻璃险等个别保险。

事中事后条款大不同 内容含糊随意是共性

综合12家共享汽车的服务协议可以看出,关于租车安全系数的款项主要包括几个方面:驾驶人资格审查、驾车前检查车况、驾驶过程安全规范、意外发生时的反应救援、事故发生后的保险种类和额度等。在整个链条中,事前的驾驶人资格审查、车况检查和安全规范提示,在各份服务协议中的内容大致相同且均较为详细,不少协议中的突出显示内容也主要聚焦在这些事前部分。

但是,各服务协议对事中事后的条款则大不相同。根据测评主要呈现出以下共性问题:一是不做突出显示,这种现象十分普遍;二是条款内容含糊不明,比如在提供交通事故救援服务上,尽管有9家均表示会提供救援服务,但多家只说明了发生事故时企业会提供救援服务,可拨打相应电话申请,而未对具体救援流程和内容进行明确显示和承诺;三是随意性较强,各家事中事后条款的内容各不相同,差异较大,比如在保险险种和保险额度方面,呈现出尚未有政策规范或行业规范的特点。

综合来看,虽然服务协议是共享汽车企业与用户间签订的,需要用户知情同意,主要是市场行为。但是如果这种市场行为缺乏规范,则企业容易通过隐藏重要信息等方式,对用户形成不平等优势,进而引发法律纠纷、社会对共享汽车业态信任度下降等问题。另一方面,在单纯市场调节、缺乏标准和规范的情况下,企业也可能因缩减成本而降低车辆安全系数,对于驾驶事中事后等需要较多责任和工作的安全环节减少投入,乐当“甩手掌柜”,只租不管,使消费者驾驶共享汽车的风险提高。

观察

投放车辆多,不代表安全系数高

自2017年以来,多家共享汽车品牌在广州落地开花,如今两年过去,南都科创工作室再次对这几家曾经大热的共享汽车进行追踪时发现,12家共享汽车中有3家在APP地图上已无车辆运营,再加上已经正式宣布暂停运营的一度用车和已经全面撤离的TOGO途歌等企业,共享汽车和共享单车,似乎经历着同样的遭遇,“来得快,去得也快”,同时也成为打击消费者对共享汽车业态信任度的一大原因。

目前在穗仍有成规模车辆运营的共享汽车品牌中,以GoFun、驾呗、幸福叮咚、摩范出行4家运营车辆相对最多,网点覆盖了广州主要城区,这也使它们成为目前较多用户接触的品牌,微博上网友围绕它们的相关讨论较多。另外,也有数家共享汽车在投放上采用重点投放策略,例如番禺区大学城是一些企业集中投放区,也有企业将车辆主要投放在黄埔开发区,这些品牌目前运营的车辆相对较少。

值得注意的是,对12家共享汽车的服务协议评测显示,运营车辆多的共享汽车品牌并非安全系数就高。GoFun、驾呗、幸福叮咚、摩范出行4家运营车辆最多的品牌中,保险额度最高为50万元,2家为20万元,还有一家未标明额度,其中仅1家突出显示了保险额度相关内容。此外,4家共享汽车品牌中有1家服务协议完全没有突出显示的内容,两家没有提供交通事故救援服务。

以首汽集团旗下的知名共享汽车品牌、在广州运营车辆较多的GoFun为例,其服务协议目前已突出显示了保险额度,三者险提高到50万元。但在这12家共享汽车品牌中,50万保额只处在中间水平,而对于整体汽车保险市场来说,有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平均商业三者险保额为57万元,GoFun保额也尚未达到平均。并且,除交强险、车损险和三者险外,GoFun也未投保包括司乘险等更多险种。

另一家运营车辆数处于同一量级的“驾呗”,虽然额外投保了划痕险、司乘险,但包括三者险在内均未注明额度,且整体服务协议中均未突出显示关键内容。

由此可见,目前消费者在选择驾驶共享汽车时,不能盲从车辆运营较多的品牌,而是需要认真阅读服务协议,明确安全风险。而对于共享汽车运营公司来说,在扩张投放车辆的同时,也应该不断加强安全管理,提高租车安全系数,提高品牌信任度,否则只能陷入低质量同质化竞争中。

事实上,无论对于消费者还是对于企业,安全问题都至关重要。GoFun相关负责人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共享汽车车损概率和相应产生的金额较大,且用户使用过程中出现违法概率较大。仅2018年,GoFun平台就产生超20万条违法记录,其中用户主动履约率近40%,被动履约率超50%,如不及时干预和处理,会严重影响平台正常运营。

市场研究和咨询公司君迪发布的《2019年中国消费者共享汽车使用情况调查报告》显示,中国消费者对共享汽车领域的分时租赁服务处于“尝试期”,品牌忠诚度不高。最看重的前三大因素分别是还取车方便(29%)、价格及服务(27%)、安全及保险(26%),而关注汽车运营品牌的用户仅占5%。数据显示安全及保险所占比例依然很大,而用户关注的问题也是共享汽车行业亟需解决的问题。

背景

2017年,时任全国新能源汽车产业数据中心副秘书长的吴小员曾在“2017国际共享汽车大会”上直言,我国共享汽车起步较晚,虽然有几家企业蓬勃发展,但总体来看举步维艰。

当时吴小员认为,共享汽车发展的风险既包括在消费使用中的安全风险,也有运营企业大投入、回报慢等风险。“从政策制定方面来看,随着运营商的增加、资本的涌进,对一个城市来讲到底需要多大的规模?如何有序投放?投在哪里?牌照、额度怎么规划?对企业来讲,何时能够盈利?用什么盈利?还没有答案。”吴小员认为,要想让共享汽车可持续地融入城市,避免给消费者带来损伤或者巨大风险,需要政、产、学、研、用一起创新,从城市的层面规划,让共享汽车规模适度、投放有序、布局合理。

两年来,随着共享汽车的持续发展,有关政策陆续出台,目前来看,关于共享汽车业态的政策主要为“指导意见”形式,尚无强制性的法规或规范出台。从政策文件的具体内容来看,共享汽车的安全管理已被关注。

2017年8月,交通运输部和住房城乡建设部联合发布了《关于促进小微型客车租赁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重点关注了规范租赁车辆管理和落实身份查验制度两个方面。其中专门提到了保险问题,指出车辆购买交强险、第三者责任险等相关保险时按照登记的使用性质对应的保险费率投保,鼓励经营者与保险公司根据小微型客车租赁业务特点和风险大小,开发保险产品,提高企业抗风险能力,保障承租人合法权益。

此外,《指导意见》还提到小微型客车租赁经营者应加强对租赁车辆的日常使用管理,建立租赁车辆技术档案,定期检测维护,确保租赁车辆性能及安全状况良好,车容车貌卫生整洁。

随着国家层面政策的推出,地方也开始推进共享汽车相关管理政策。2018年底,广州市交通委员会印发《关于征求促进广州市共享汽车(分时租赁)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要求企业收取押金须专款专用,还对鼓励共享汽车经营者安装视频监控系统、使用者多次交通违法将受限等方面做出要求。可见,这些政策的出发点是为解决共享汽车发展的难题,但落脚点终归是用户的安全问题。

出品:南都科创工作室

统筹:南都记者

任先博 徐劲聪

采写:南都记者

徐劲聪 实习生

李竹 陈秋璇

注:本期共享汽车服务协议测评评分将与后续APP功能等其他部分测评评分结合,形成最终的测评结果。敬请期待。

张天琪 本文来源:南方都市报 责任编辑:张天琪_NBJ10752
分享到:

热门车型推荐

1

奔驰E级 (合资)

  • 厂商指导价(万):42.58~61.68万
  • 级别: 中大型车
  • 上市时间:2004年
  • 在产车型:10款
  • 排量(L):1.5~2.0 AT
  • 油耗(L):6.8~7.5(官方)
2

雅阁 (合资)

  • 厂商指导价(万):16.98~25.98万
  • 级别: 中型车
  • 上市时间:2008年
  • 在产车型:10款
  • 排量(L):1.5~2.0 CVT
  • 油耗(L):4.0~6.6(官方)
3

别克GL8 (合资)

  • 厂商指导价(万):25.29~44.99万
  • 级别: MPV
  • 上市时间:2000年
  • 在产车型:7款
  • 排量(L):2.0 AT
  • 油耗(L):8.5~9.0(官方)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 降价榜
  • 热车榜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汽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