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汽车频道 > 行业 > 正文

从剪刀手到战略家:徐和谊带领北汽走近新四化

2020-03-17 07:56:49 来源: 证券日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从剪刀手到战略家:徐和谊带领北汽走近新四化)

金木

“在春节放假期间加班加点生产负压救护车,我代表工信部感谢你们,感谢所有坚守岗位的职工同志们!”2月22日,工信部党组书记、部长苗圩到北汽集团实地检查了北汽集团及下属企业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工作。

为何车企当中,苗部长仅去北汽集团检查呢?笔者带大家了解些情况,疫情发生后,北汽集团旗下福建奔驰、北汽福田积极响应工信部下达的负压救护车生产任务,自大年初一起就复工以保障负压救护车生产;2月10日起,北汽集团已全面复工复产,是为数不多全面复工的汽车集团,而且3万多名员工返京,目前没有一例确诊病例。这非常难得的,也体现了该集团管理者高超的组织管理能力。

上述一切好的结果都是在北汽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徐和谊带领下夜以继日、真抓实干取得的。

徐和谊何许人也?他曾获中国经济十大新闻人物、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新中国汽车工业60周年领军人物、2014年最具影响力50位商界领袖、中国杰出质量人等荣誉称号。仅去年建国70周年之际,徐和谊就获得“中国杰出贡献企业家”、年度风云人物不下10个人物奖项,成为当年获得人物奖项最多的汽车企业掌门人。

2008年的徐和谊

为什么社会各界给予徐和谊这么多的荣誉呢?笔者梳理徐和谊过去18年的汽车职业生涯发现,他的经历可谓是“惊心动魄”。从北京市委高管“下放”到一团乱麻的北京汽车,拿起镰刀在一片荒芜中创业树立起“北京现代速度”的金字招牌;从2006年10月担任北汽控股董事长起,“剪刀手”徐和谊快刀斩乱麻理清企业结构与权力,将一个松散集团打造成如今固若金汤的汽车集团,连续七年入围“世界500强”。

根据中汽协数据,2019年,我国汽车销量下降8.2%,众多车企处于亏损局面。然而,北汽集团营业收入却逆势上涨为5012.3亿元,同比增长4.26%,成为北京市首家年营收突破5000亿元的国有企业,销量也再次稳居汽车行业第四名。

可以说,北汽集团当前来之不易的局面源于领头人徐和谊,北汽集团离不开徐和谊。无论从资历、精气神,还是思想高度上,这个生于1957年的男人都足以带领北汽集团走得更久更远。

电视剧人物投射在徐和谊身上

10年前,北京电视台曾有一部热播剧《同龄人》,里面主角刘解放放弃市经委的大好前程,转而向经委主动请缨承包濒临倒闭的电子元件厂,并通过合资的方式令企业起死回生,一步步将小企业做到大企业,最后甚至兼并了过去市里面效益好的几家企业,成立了东方集团,最终写下了一个500强的神话。

徐和谊掌权之前,北京汽车工业的结构曾被比喻为“一个头、两条胳膊、三条腿”。“一个头”是由市长任组长、副市长任副组长的北京汽车工业领导小组;“两条胳膊”是北汽控股和北汽投;“三条腿”则是北京现代、北京奔驰和福田汽车。并且企业之间爷爷、儿子、孙子之间的关系异常复杂,属于非典型的“先有儿子,后有老子”的格局。

“爷爷”当然是北汽控股,2006年时旗下拥有全资、控股和参股企业32个。其中,北京现代和北京奔驰-戴克是合资公司,而占据北京现代50%股份的中方是北京汽车投资公司,其中北汽控股则以41.58%的股权控股北汽投;北汽控股对生产商用车的北汽福田和生产越野车的北京汽车制造厂有限公司属于间接控股,几乎没有话语权。

2002年,徐和谊来到北京汽车时,当时北汽旗下好一点的资产只能算是北汽福田和已经亏损的北京吉普。为了改变北京没有轿车的历史,徐和谊从北京市经委副主任调到北汽即担任北京现代董事长,在一片荒芜的杂草中边建设边生产,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圆了他所说的北京人等待了45年的轿车梦,并且连续3年销售势头凶猛,当年他那股子敢拼的劲创造了“现代速度”。

徐和谊三步走改变北汽一盘散沙局面

由于北京现代出色的业绩表现,2006年10月,徐和谊执掌北汽控股,命运给了他拯救北京汽车工业的舞台。当年,北汽旗下亏损企业达20余家,规模较大的5~10家。长期以来的亏损,为北汽带来高达42亿元的金融债务,同时还有近3万名职工需要妥善安置,诸多资产、债务问题需要解决。据熟悉内情人士对笔者说,彼时北汽控股管理层有传出“将北汽委身给其他汽车集团的打算”,但早前还是北汽控股副董事长的徐和谊坚决反对。

如何才能改变并不强大的北汽呢?一是剥离不良资产,二是夺权。剥离不良资产方式大同小异,仅说说最为精彩的“夺权”方式。

先是定方向。2006年上任伊始,徐和谊就提出北汽“走集团化道路”,组建北京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将自己改造成为具有高水平自主开发能力、自主制造、品牌管理、财务统一管理、人力资源统一管理、整车和零部件合理配置、制造和服务贸易合理配置的产业主导型集团。

然后统一思想。2007年,徐和谊带领控股公司党政领导、各有关部室,零部件平台、服务贸易平台和调整改革平台领导小组负责人以及北汽投资公司、北京汽车研究总院和各整车企业负责人,前往首钢新基地河北唐山曹妃甸进行爱国主义教育。

最后夺取控制权。2007年底,北汽控股以增资方式重组北汽有限,成为其控股股东;同一时期,北京国资委批复同意北汽摩对福田股权的转让。2008年1月,北汽控股成为福田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

接下来,北汽控股向北京汽车投资有限公司注入北汽有限公司股权,以扩大自己或者说国有股权在北汽投的控制力,这无形中也将使北汽投这只北京汽车工业的“胳膊”听从于北汽控股这只先前就有的另外一只“胳膊”的领导。

自主与合资比翼齐飞

当北汽集团成为一个整体后,徐和谊开始发力。从2006年到2019年,北汽集团产销量从68万辆增长到226万辆,超过3.3倍;销售收入由587亿元增长到5012.3亿元,超过8.5倍。

为何会增长这么快?笔者认为,除了中国汽车市场快速增长的外部环境外,徐和谊带领的北汽集团管理团队共同努力这个“内因”才是关键。

从2006年到2008年两年时间,徐和谊只争朝夕,看看他做了多少事?一是整合与壮大集团旗下所有整车企业;二是与外方斗争取得部分零部件采购权,扶持北汽控股的零部件平台——海纳川;三是壮大北汽控股自己的贸易平台,在原有的汽车销售、物流、进出口业务基础上,新增汽车金融、二手车、汽车租赁、物业管理业务,以12家服务贸易企业为基础成立北京鹏龙汽车服务贸易有限公司;最为其津津乐道的还是自主板块从无到有,组建北京汽车研究总院,这也为后来的绅宝品牌、BJ品牌、北汽新能源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徐和谊善于在与外资合作伙伴斗争中取得共赢。2014年,北京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在香港上市,戴姆勒入股就是一步好棋,本来就是股东,没有理由不支持北汽自主业务发展,包括奔驰工厂管理模式和平台技术都默默的支持了北汽自主业务,后来北汽越野车BJ90里子基本上就是奔驰G级车,可能就得到了戴姆勒的默许和谅解。徐和谊多方共赢的格局,换来的是北汽自主少奋斗20年,以及紧紧把戴姆勒捆在北汽集团这艘大船上。

2018年,戴姆勒入股了北汽新能源。去年7月份,北汽集团战略性入股戴姆。同月北汽新能源斥资20.51亿元打造的新能源汽车试验中心在北京亦庄蓝谷开业,戴姆勒在此地与北汽新能源共建了联合实验室。笔者猜测,一方面北汽不谋求戴姆勒控股地位,或许徐和谊的心思是“不求控股戴姆勒,但求与其分享利益”;另一方面北汽与戴姆勒交叉持股,也是建立某种意义上的联盟,共同应对当下与未来的中国汽车市场。

四方豪杰汇聚北汽

所谓筑巢引凤。在构筑北汽集团发展框架的同时,徐和谊积极引进外部人才,从2008年起先后引进原上汽集团副总裁汪大总、原昌河汽车总经理蔡速平、原奇瑞汽车销售公司总经理李峰、原南京依维克总经理兼南汽MG项目总指挥张欣、原奇瑞汽车公司汽车工程研究院院长顾镭、原一汽丰田营销副总经理董海洋、原长安PSA副总裁蔡建军等“四方豪杰”。

四方豪杰汇聚北汽集团,北京人徐和谊没有门户之见,海纳百川。笔者此前听着几个北汽高管的口语,一直误以为是北京人,但一问才知道,北汽越野车总经理王璋是山西人,北汽越野车党委副书记、常务副总经理张国富是内蒙人、北汽越野车销售公司总经理彭钢是贵州人。整个北汽越野车经营班子就没几个北京人。

就在去年下半年,北汽集团再次从外部引进原比克动力电池有限公司总裁廖振波担任北汽集团副总经理。疫情期间,苗圩部长检查北汽集团工作时,廖振波也在陪同人员名单,这也是其第一次参加企业事务见诸媒体。

徐和谊应时而变:做新四化先行者

面对汽车行业百年一遇的大变革(新四化:电动化、网联化、智能化、共享化),北汽集团即是较早响应新四化进行变革的汽车企业,也是最早布局纯电动市场的车企之一。

北汽集团旗下北汽新能源一直是国内新能源市场的一棵“常青树”,连续六年位居国内纯电动汽车销量排名第一,同时也是国内首家年产销超过十万辆的纯电动车企。

出于品牌升级考虑,2018年6月,北汽新能源与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巨头麦格纳合资打造高端电动汽车品牌ARCFOX,首开行业先河。去年日内瓦车展上,北汽集团高端电动汽车品牌ARCFOX全球首发。

2017年4月份,北汽集团成立出行服务平台——华夏出行。仅两年时间,华夏出行运营城市50座,车辆总规模超4万辆,注册会员490万人,车辆出租率达80%,已经构建了全出行场景开放式综合服务生态。

“战略家”徐和谊转型新四化的道路是如此的决绝,以至于“金句频出”。2018年7月份,徐和谊宣布停止在北京地区自主传统燃油车的生产销售工作,将在2025年全面停止燃油汽车,实现企业的全面新能源化。一时间,舆论哗然,毕竟北汽自主燃油车曾仅用5年时间累计销量达到100万辆,被誉为超越“北京现代速度”的“北汽自主速度”,放弃燃油车有些可惜。

2019年12月份,北汽集团旗下蓝谷信息与西北工业大学大数据存储与管理工业和信息化部重点实验室宣布,正式成立归藏(cang)数据库联合实验室,成为首家拥有自主产权数据库。

如何过好未来的“苦日子”?

面对汽车市场白日化竞争和产业革命性转折,徐和谊努力将北汽集团转向“高新特”新发展战略,不仅成功打造中国最佳新能源汽车企业,还整合优势资源在北京牌越野车之外创建英文BEIJING新品牌,开启北汽自主新篇章。

2019年年底在一次媒体活动上,徐和谊点评未来中国汽车市场也是一针见血:“我原来在钢铁行业工作,对钢铁特熟。多年前我就说过钢铁行业的今天就是汽车行业的明天。”

过去14年北汽集团之所以能够由乱到统,有小到大。毋庸置疑,离不开徐和谊对于汽车产业发展规律的认知和实践,但也离不开当初特定的历史环境下北京市委市政府主政领导们的支持。

进入2020年,汽车行业与汽车市场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个60多岁的汽车老兵依然保持着敏锐的产业洞察力、国际化视野实在难得。在严峻的市场环境面前,尤其是此次疫情令2020年整个汽车行业雪上加霜,徐和谊清晰认识到“汽车行业的苦日子到了”,及时调整产能与营销策略,同时也希望各地政府给予一定的支持。

郑菁 本文来源:证券日报 责任编辑:郑菁_NA1415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 降价榜
  • 热车榜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汽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