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汽车频道 > 行业 > 正文

车型停产无车可卖/经销商欠 猎豹汽车何去何从?

2020-06-06 09:53:55 来源: 新京报 网易号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猎豹汽车还是幸运的,关键时刻吉利伸出了援手。4月27日,吉利控股宣布接管猎豹汽车位于湖南长沙的生产基地。

车市下滑压力下,非主流车企生存尤为困难,猎豹汽车就是其中一个。

从5月19日开始,猎豹汽车的约50家授权经销商陆续前往公司位于湖南的总部,就资金问题与猎豹汽车展开协商,此事引发业内广泛关注。经过两周的协商,猎豹汽车最终给出了解决方案,经营困难、业绩下滑等问题仍然困扰着猎豹汽车。

不仅如此,据新京报记者统计,自今年以来,关于猎豹汽车的投诉多达上百例。面对“内忧外患”的双重夹击,猎豹汽车何去何从?

车型停产无车可卖经销商欠 猎豹汽车何去何从?

2019年6月,猎豹汽车参加第十七届华中国际车展。

经销商:已与猎豹汽车达成分期返款方案

“前天晚上才回来,总共在湖南待了15天,其间厂家与经销商开了七八次会,最后一次终于见到了(猎豹汽车)董事长。”6月4日,去过猎豹汽车总部参与商谈的一位四川经销商告诉新京报记者,商谈的最后结果是,厂家承诺先给予每家经销商5万现金,后期款项按“2233”的方式返还,即7月还20%、年底还20%、明年年中还30%、明年年底还30%。“不过,厂家表示这个分期还款不一定是以现金的方式。”

从5月19日开始,累计约50家猎豹汽车授权经销商陆续前往公司总部,就资金问题与猎豹汽车展开协商。上述经销商表示,从去年4月开始,猎豹就没有再生产汽车,截至目前一年多的时间,经销商一直无车可卖。

他提供的经销商致厂家的函指出了猎豹汽车的多个问题:今年5月复产以来,猎豹汽车方面仍单方面控制经销商账户返利金、现金等使用权利;去年4月至今,售后配件供应不足,导致消费者正常售后服务无法满足,经销商面临诉讼、经营压力;去年4月以来,主机厂让经销商垫付“三包索赔款”后,在长达13个月的时间内未与经销商进行现金结算,导致员工工资无法支付等。

该经销商介绍,猎豹汽车欠他款项有180万元,有一家经销商被欠3000多万元,是他所知被欠款最多的。在与经销商开会协商期间,猎豹汽车方面也坦承了企业目前面临的现状,总共欠全国469家经销商约3.4亿元。

6月4日和5日,记者多次就上述经销商反馈的情况向猎豹汽车方面进行求证,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无车可卖,有4S店已暂停售前工作

猎豹汽车母公司是长丰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始建于1950年,由中国人民解放军原第7319工厂改制成立。1995年曾引进日本三菱帕杰罗轻型越野汽车制造技术,投资3.2亿元建成年产3万辆的轻型越野汽车生产基地。

作为国内最早的一批自主品牌之一,猎豹汽车也曾有过高光时刻。猎豹汽车2005年生产规模达8万-10万辆,实现销售收入200亿元,是当时国内第一大SUV汽车制造商。2017年,借助SUV市场热潮,猎豹汽车凭借CS10曾取得月销量过万的成绩,全年累计销量达12.5万辆,实现销售收入113.2亿元。

然而,随着SUV市场竞争加剧,红利逐渐淡去,猎豹汽车的生产经营受到挑战。2018年初,猎豹汽车曾定下20万辆的年销量目标,但最终全年累计销售7.76万辆,同比近乎腰斩,仅完成目标的四成左右。

为扭转颓势,猎豹汽车也做过品牌向上的尝试。2018年5月,其推出高端SUV车型Mattu,但销量并不理想。2019年上海车展上,猎豹汽车又公布了全新品牌LOGO,但这并未让其销量情况有所好转,去年全年销量更同比大幅下滑61.6%至3.32万辆。2019年汽车排放标准由国五转为国六后,猎豹汽车再未推出全新车型。

6月4日,记者曾多次致电北京猎豹汽车4S店,电话一直无人接听。而上海的2家猎豹汽车4S店工作人员则告诉记者,国五转国六后,因无国六的猎豹汽车可卖,目前店内售前工作均已暂停,甚至其中一家表示已转做其他品牌。

除销量滑坡外,猎豹汽车质量饱受争议。去年1月,因制动踏板存在缺陷,猎豹汽车召回14.71万辆CS10汽车,召回量约为该车近两三年的总销量。汽车投诉网数据显示,2019年该平台上猎豹汽车的投诉率同比上涨26.25%至101例,处理效率统计的一直未回复率为100%。今年以来,该平台猎豹汽车的投诉也已达40例。根据车质网信息,今年截至6月3日,关于猎豹汽车的投诉高达351起。

6月4日,上海一家猎豹汽车4S店的工作人员称,该店的售后还在正常运营,但有些配件需要去厂家订货,时间不能保证。记者同时了解到,已有部分经销商濒临倒闭,售后服务几乎全面停摆。

被吉利托管后,猎豹汽车何去何从?

猎豹汽车也曾开启过“自救”模式。

2019年5月,市场流传的长丰集团内部文件显示,长丰集团和猎豹股份公司高管在2月份已下调预支工资30%的基础上,再下调20%,累计下调工资50%,其他人员工资也有不同程度下调。

2019年10月,猎豹汽车与力帆汽车、众泰汽车等几家车企同时被传出即将破产的消息。随后猎豹汽车发布澄清声明。2019年底,永州国资委官方微博发布的一条消息显示,省国资委就长丰猎豹的企业纾困工作进行了调研,并就企业下一步如何纾困,如何增强信心和恢复生产进行了探讨。今年3月,永州国资委官方微博再次发布消息,称省委常委、省国资委党委书记姚来英一行来永调研长丰猎豹改革脱困和转型发展工作。

猎豹汽车还是幸运的,关键时刻吉利伸出了援手。4月27日,吉利控股宣布接管猎豹汽车位于湖南长沙的生产基地。

6月4日晚,吉利控股方面发送给新京报记者的资料介绍,托管后,吉利将对长沙基地现有生产线进行技术改造、导入新能源汽车产品及技术、授权使用吉利品牌和商标、在猎豹汽车公司产品目录上扩展吉利商标和新能源汽车产品公告、进行技术和质量管理、组织进行生产经营等整套解决方案,利用“长株潭”汽车产业聚集效应,从事吉利品牌的新能源汽车整车生产和销售。

邹楠 本文来源:新京报 责任编辑:邹楠_NA1248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 降价榜
  • 热车榜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汽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