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建军 WEI JIANJUN

魏建军,现任长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1990年,魏建军任长城工业公司总经理。在他的带领下,2003年,长城汽车成为国内首家在香港上市的民营汽车企业。2016年,魏建军用自己的姓氏创立了豪华SUV品牌-WEY。2018年,魏建军入选中央统战部、全国工商联《改革开放40年百名杰出民营企业家名单》。截止2018年底,长城汽车资产总计达1118亿元,长城皮卡已连续21年蝉联国内和出口销量第一,哈弗SUV也已连续9年蝉联中国SUV销量第一。

民营车企在体制和机制上都有了很大的创新,也是基于这种体制、机制的优势,长城汽车才走到了今天。

网易汽车综合9月26日报道

【精彩语录】

1. “全球化并不是高端化,不是说进入美国就是一个全球化了,全球化是针对那些非常重点的市场。”

2.“在这种体制下(民营企业)我们只能自力更生,练好内功。企业的性质不同,我认为也是一个双刃剑,因为我们完全是靠市场吃饭。”

3. “我们采取的聚焦战略,到今天看是非常正确的一个道路,没有把更多的资源分散掉,所以我们认为聚焦战略给了我们很大的竞争优势。”

4. “我认为走出去这个时机已经成熟了,多年国内的打拼、历练,现在是走出去的最好时机。假如说退回20年前,我们不敢谈我们要走出去。”

55岁的魏建军,是一位性格非常鲜明的汽车领袖。他坚毅、严苛、极致,甚至“铁腕”。他是一位富有争议的民营企业家,但正是这样的性格,成就了长城汽车近30年的稳步成长。

“聚焦战略是非常正确的道路”

29年前,从乡镇企业起家的魏建军无论如何也难以想到,时至今日,长城将成为中国自主汽车品牌的顶梁柱。

“那时候我的理想实际上是改装车,我接管(长城汽车)的时候是7月份,到年底我们卖了六台车。我就感觉这是一个很大的突破。”

在长城刚刚起步的1993年,魏建军通过外购底盘,在家族企业的前桥和悬架制造技术的基础上,手工拼装出第一批“长城轿车”,为长城带来了第一桶金,但仅仅时隔一年,《汽车工业产业政策》出台,汽车产业开始实行“目录”制管理,无法登上目录的长城轿车难以继续生产。

在长城面临的第一个关键时刻,民营企业快速决策的优势体现了出来,魏建军通过深入考察美国和泰国市场,以及两者与中国市场的部分相似性,决定迅速转身投入到皮卡生产中,这一决策成为挽救长城并让其在市场中站住脚的“关键一投”。

魏建军坦言,“我们公司决策速度快、自主能力强。在这种体制下(民营企业)必须靠我们自力更生,练好内功,这是一个双刃剑,因为我们完全是靠市场吃饭。”

但是,单一产品结构将造成长城汽车抗风险能力不足,魏建军开始探索其他品类产品市场,并曾用几年时间进入客车和轿车市场,效果却不甚理想。

长城2004年,魏建军基于对SUV将持续火爆的判断,决定除了皮卡之外,再聚焦SUV。魏建军表示,“从1996年到现在的2019年,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了,我们的品类只有两个,一个是皮卡,另一个就是SUV。”

“我们采取的聚焦战略,到今天看是非常正确的一个道路,没有把更多的资源分散掉”。目前,长城汽车的皮卡达成了二十一年的销量冠军,SUV也已经是十四、五年的销量冠军。“不管是从产品本身体验,还是在销售、服务满意度方面,(长城汽车)持续多年都是销量第一、满意度第一”。

“让市场说话”的策略让长城汽车充分发挥了其“强战略聚焦”的特点,也意味着,长城汽车必须要付出更多。

在造车起步阶段,外资零部件成本高昂,不想受多方掣肘的长城汽车,不得不自主研发、提高发动机、变速箱等关键零部件自产能力。如今来看,“聚焦的战略,也使我们的技术做得更深,零部件技术也做得更深”。

魏建军感慨,“如今,民营汽车在体制和机制上都有了很大的创新,也是基于这个体制机制的优势,我们才走到了今天”,“这主要归功改革开放的成果,给我们民营企业进入汽车产业创造了非常好的机遇”。

但即便如此,魏建军也表示,“民营企业的危机感是非常强的。”正是这种危机感,推动着长城汽车不断地“布明天的局”。

“退回20年前,我们不敢谈要走出去”

2019年,长城汽车全球化战略开始全方位落地。外界跟随长城汽车的目光与车辙,看到了其在人才储备、技术储备、市场开拓等全产业链背后的实力。

回想一路走来,魏建军提到,“假如退回到20年前,我们不敢谈要走出去,走向欧美”。事实上,这场让SUV车型“进军海外”的长征,或许早在长城皮卡出海中东的1997年,就已经注定。

经过多年积累,眼下的长城汽车,已经是一家拥有1.5万名全球研发人才的自主汽车企业,研发中心遍布亚欧北美三个大洲,并在全球60余个国家中建立了营销网络。

而对“走出去”的理解,魏建军有自己的标尺与思考。

“走出去,一定要为中国品牌负责,为中国制造负责,这是第一”。

今年6月5日,在中俄两国元首见证下,长城汽车图拉工厂正式投产。在走进俄罗斯的过程中,魏建军就提到,“汽车不能像快速消费品一样,因为汽车是讲生命周期的服务和管理的。目前,哈弗在俄罗斯打下了耐用、性价比高的基础”。

“第二,就要考虑你自身的条件。走出去,一定是渐进的过程”。

在魏建军的理解中,“全球化并不是高端化,不是说进入美国就是全球化了”,而是能真正走进全球的重点汽车市场。这也就意味着,长城汽车不仅将进军发达地区,还将走进发展中国家。

在他看来,北美消费者多偏向喜欢大车,欧洲用户更钟爱紧凑型车,而中东地区越野车销量较好,每个市场特征差别较大。因此,未来,长城汽车将根据政策法规和产品热度差异,为全球各重点市场提供不同的产品。

魏建军表示,“2021年正式进入欧洲,要去标志性的几个国家,德国、法国、意大利。当然,我们也有进入东盟、印度,以及进入北美的计划”,“通过走出去,长城汽车要为中国的产品和服务做证明”。

事实上,今年在不同的场合,魏建军已反复强调其国际化战略,从思路上看非常清晰:

1.品牌为先,把产品精简,提升效率,集中优势做好“大单品”;

2.谨慎再谨慎,掌握好不同地区的法律法规。

从自身来看,长城汽车加速国际化进程,是品牌扩张的必然结果。另一方面,从市场竞争的大环境来看,也是市场竞争加剧下的另一条横向发展的路径。并且,在今年如此艰难的大环境,一向市场嗅觉敏锐的他,亦在挑战中看到了机遇。

“尽管在市场周期下行阶段,但如今机遇大于挑战”

据中汽协数据,8月中国品牌在华市场份额继续下滑,至37.2%。放眼全球,几大跨国巨头车企皆以裁员、重组等方式进行自身调整。

基于此,魏建军的判断是,中国乃至全球经济和车市或处于周期性低谷时期。

“我觉得每一次周期性的,不管是经济周期性还是行业周期性,都是危机与机会并存的。危机是有的,但是机会也是很大的。”

“所以您认为,是机遇大于挑战?”

“是的。”魏建军的回答几乎不假思索。

保定哈弗技术研发中心主楼一层展示厅中,长城汽车四大整车品牌和四大零部件板块的近期技术成果尽数陈列,“诚信责任、发展共享”八个大字默默注视着这些展品和一整面墙的奖状。

魏建军表示,“过冬的正确姿态,还是要看长远,不能为眼前的得失而误判中国经济和全球的经济,或者整个行业。”

在他的观念里,“做汽车,首先你要看十年,不管是新势力还是传统汽车制造商,你要有长期的战略准备,不是看国家是否又有了一轮刺激。”

从过往历史看,经济周期的低谷往往促使着企业进行机制创新、技术创新、模式创新,以及人才使用的创新。

魏建军说到,“长城也不例外,从2017、2018年到今年,长城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发展豪华SUV WEY品牌、成立新能源独立品牌欧拉,如今已实现旗下四大品牌和零部件业务的独立运营。

“我希望公司有更良性的运作战略,所以我们越在经济周期性的低谷,或者是行业的低谷,越要更加清晰、更加稳健”。

而聚焦中国品牌们,魏建军同样也一直坚信,“合作是一个必然趋势,可以发挥各自的优势”。

去年3月,长城汽车便与比亚迪达成电动压缩机采购合作,同时为比亚迪提供部分底盘零部件。而后8月,又与北汽集团签订发动机变速箱采购合作。

据悉,在多番考察交流后,长城汽车已分别与比亚迪、吉利、东风、北汽,达成了在技术、平台或商业模式等方面的合作,“未来合作也会越来越深入”。

同时,跨行业的合作也开始增多。“我发现凡是走出去的反而跨行业的合作就变得更容易”,魏建军表示,“我们确实感谢先走出去的那些产业,比如说华为也为我们提供一些咨询,在当地法律、文化、人文等方面,我们也确实在向他们学习。”

今年3月,董明珠在央视一档节目中直怼中国汽车,称之为“粗制滥造”。

对于质疑,魏建军并不避讳,“前段时间董明珠老骂汽车产业,但其实家电手机企业与汽车企业面临的竞争对手是不一样的,汽车是最复杂的消费品,一个家用空调的价格,只占汽车产品价值比重的2%,所以希望其他产业对汽车有所包容”。

可以看到,以格力、华为为代表的家电、手机企业在经过价格战、产品战和品牌战等多轮较量后,已经在海外市场占据一席之地。宏观看,汽车产业也将与两个行业的发展道路大体相似。

但细究来看就会发现,三个产业在每阶段所面临的生产制造研发市场等压力并不对等。在海外市场,与手机、家电领域不同,全球各个国家对汽车产品有着不同政策法规要求,同时在油耗、排放、主被动安全等方面有着更加严苛的标准。因此,在走出去的道路上,这也势必决定了汽车企业要比手机、家电企业们的付出更大的努力。

魏建军表示,“真正涉及汽车的时候,他才知道这个产业是非常难的。所以我觉得从本身要敬畏,也希望新势力也要敬畏这个产业”。

“我们现在还没有走出去”,“但长城一直在敬畏中发展,所以我们要走出去,要尽最大可能做到稳扎稳打,不要走大跃进道路或做更多盲目决策。”

时至9月下旬,保定的早秋仍留有夏日的余威,但企业制定的节能规定,已经不允许这里再有空调启动。访谈间隙,魏建军会用纸巾擦拭额头汗珠,却没有喝水,以便迅速继续投入录制。

作为一家企业的掌舵者,处事作风和对事物发展的判断,往往左右着该企业的兴衰荣辱,作为将聚焦战略发挥到极致的车企,“有胆识、有魄力”是外界对魏建军的评价,“实际上,我们这家公司是胆小的,每一项技术都不想错过”。

动力板块方面,发动机热效率的目标是达到45%或50%。变速器领域,蜂巢易创自主研发的1.5GDIT发动机和7DCT变速器,被评为“世界十佳变速器”。在“Ⅰ纪元”动力总成技术方面,长城汽车自主研发了包括4N20发动机、9DCT变速器、6001系列电驱动等多种产品。

作为汽车生产制造最重要的一环,零部件板块的发展对成本利润都至关重要。除了此前引入第三方供应商参与自身零部件板块竞争,身处汽车工业当下的变革时代,魏建军选择让零部件业务独立运营,面对更大的市场竞争。

2018年,长城汽车分别成立了蜂巢易创、曼德电子电器、诺博汽车系统和精工汽车,这样一来,四大零部件板块都将“参与纯市场竞争”,也让它们开启了“走出去”的征程,与整车板块形成合力。

访谈进入尾声,魏建军表示,“新中国成立的70年发展是有目共睹的,尤其是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我们在物质文化、精神文明方面得到了快速的提升。作为民营企业,也作为汽车产业,我们要给国内外消费者带来更多的惊喜,我们长城一定要做一个创新的带头者、标杆。”

70载砥砺奋进,在中国汽车工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崛起之路上,长城汽车无疑是一位有力的推动者、建设者与见证者。如今,以魏建军为代表的中国汽车品牌们担负着更大的使命,走向世界。

在汽车工业新一轮变革时代,合纵连横和“走出去”将是中国品牌们的绕不过的发展阶段。我们相信,未来也必将如魏建军所言,“中国一定会出来几个有代表性的自主品牌,与外资展开竞争。而且,也会像中国家电、手机企业一样,在全球范围内,不断提升市场份额”。

编辑/王昉 张新颖

魏建军是一个能持续自我激励的企业家,在执掌长城29年时间中,他的理想与目标不断进化,始终让长城在“奔跑”中进步。站在新变革时代起点,长城汽车与魏建军正在为了更大的目标奋斗,那就是走向世界。

《汽车强国路-对话》是网易汽车精心打造的访谈类栏目,献礼建国70周年,深度对话汽车工业发展史的亲历者、掌舵者和开拓者。